海外“公民力量”组织发起者杨建利获得丹麦政治研究中心2012年度自由奖,他希望通过该奖影响力可以帮助更多中国的异议人士,他同时认为当局启动政改第一步应是释放刘晓波,而陈光诚事件也是考验当局试金石。

2012-04-30

海外公民运动团体“公民力量”的发起人杨建利日前获得丹麦政治研究中心2012年度自由奖,颁奖仪式将于本周一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举行,杨建利认为,自己获得这个奖项不一定是最合适的,但他希望通过这个奖的影响力帮助更多中国大陆身处困境的异议人士。

杨建利星期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获得这个奖的心情,是感觉自己在海外并不是很合适获得这个奖,既然有这个国际机会,我就抓住它,利用它为更多的人服务,让我在国际上的活动空间更大些,可以帮助更多的国内朋友,颁奖结束后我还会去“奥斯陆自由论坛”介绍国内的公民运动,尤其是要介绍刘晓波,因为刘晓波一直受到国际上很高的关注,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尤其是温家宝谈到政治改革的事,有的人也谈到“六四”的问题的解决,我个人认为中国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就是释放刘晓波,因为释放刘晓波比任何事情都更容易,六四问题则显得复杂的多,所以释放刘晓波也更具有释放信号的作用,我觉得考验中国政府是否有决心政治改革,就看刘晓波有没有被释放。

丹麦政治研究中心是丹麦一所民间机构,今年已举行第二届自由奖颁奖,去年获奖的是一位古巴异议作家。丹麦政治研究中心CEPOS的负责人Jacob McHangama说,中国在经济上有很大的发展,使得它和北朝鲜、古巴有所区别,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急剧增长的财富并没能帮助中国公民在自由权利和法治上有所改善,中国要成为国际上真正有影响的大国,必须改变它对待自己公民的方法。而在中国推动人权和民主是危险的,杨建利付出了代价。

杨建利祖籍山东,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曾在八九年参与了学潮,之后移居美国,分别成为哈佛大学和柏克莱加州大学的数学博士,杨建利在美国期间创立了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同时也担任中国民联阵副主席、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会长等职务。有不少人认为中国目前迫切需要启动政改,而杨建利认为,启动政改的第一步并不是平反六四,而是释放刘晓波,他认为释放刘晓波的阻力将小于“六四事件”同时也具有信号灯的作用,检验北京当局是否有诚意进行政改。而近期备受传媒关注的陈光诚事件,杨建利则认为也是试金石,是中国人权事件中标志性的事件。

杨建利还提到,刘霞的弟弟刘晖近日被刑拘,他十分担心刘晓波及其家人的情况:我们现在正在了解这个拘捕是政治迫害还是其他的原因,我们也正在了解,按照中国政府之前的做法都是拿家属的状况作为要挟,涉及到的方面都要噤声,我想可能是中国政府为了限制家属对外透露刘晓波的情况,所以我们也在进一步了解。

刘晓波的辩护律师尚宝军就刘辉被刑拘的问题告诉本台记者:要等到节后,因为现在还有一个律师,目前侦查阶段我们还没有介入,我们会跟家属商量好,我们会在审核起诉阶段介入。

记者:为什么她弟弟会被刑拘呢?

尚宝军:涉嫌的罪名是诈骗,我听家属说的。

尚宝军律师表示,由于他们目前尚未介入案件详情不方便细谈,但他呼吁外界继续关注刘晓波及其家人情况。

北京中国科学技术馆本四月中举办了一个名为“走近诺贝尔奖”的专题展览,展示了诺贝尔奖的历史、科学发明及得奖者名单,当中唯独没有提及和平奖。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曾颁该奖项给刘晓波,以及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