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在国际社会压力下,中国政府被迫释放到德国的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高度评价陈光诚事件的结果,认为这是一次里程碑式的突破。在六四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他希望进一步努力,使更多的人和他与陈光诚一样获得正常生活的权利。

2012-05-22

陈光诚一家五月十九号到达美国纽约,使得举世瞩目的这一事件终于有了完满结果。流亡德国的著名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九二年因为到天安门广场公开要求平反六四,而被当做精神病人关押十三年。对于陈光诚事件,他感慨地说,“我是在胡锦涛在党政军三个权力都拿到手之后,以国家人权会谈的方式放出来的。从我出来后的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二年大约有七年期间,在胡温时期没有公开再从监狱里释放过一个人!”

他认为,陈光诚事件对于中国民众的维权运动可称作是一次里程碑式的突破,“第一,大家看到,零五年以后,对于任何异议人士的镇压,国际上的反对声越大,中共就越强硬。这尤其反应在奥运会前后,这种现象直到去年年底,例如对高智晟、力虹、严志学、胡佳、陈光诚,以及刘晓波,中共采取的都是向国际社会和中国民众显示他们的蛮横。但是这一次,胡锦涛在实行了长期的蛮横后再次像江泽民时期那样也采取了”明智“手段,不过他是在丢了脸之后。

第二,维权人士主动逃进西方使馆,逃离迫害,并且取得了成功,这当然是胡锦涛当权后的暴政的结果,但是也是民众积极采取各种办法维权的一次突破性结果。

第三,有了陈光诚事件,国际社会有了样板,中国维权人士也有了样板。人们会采取和平的、更为坚决的,更为团结的各种维权策略。如最近的秦永敏结婚事件。

第四,给那些迫害陈光诚的人发出警告信号,如山东那些迫害陈光诚的人,即便共产党现在没有把你们当做替罪羊,以后善恶也绝对会都有报。“

为此,对于陈光诚事件王万星先生进一步说,“不是共产党变好了,变得明智了,而是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迫使共产党变得所谓‘理智’了。我们欢迎共产党的‘理智’,但是我和陈光诚经历的事情告诉我们,共产党的这个所谓‘明智’是不能够歌颂的,歌颂只会使他们重新回到残暴。我们只有表示我们的决心,迫使他们理智。只要我们在人权问题上不做任何出卖,陈光诚个案就会逐渐变成越来越多的个案。我希望越來越多的人和陈光诚及七年前的我一样,重新获得正常的生活。”

后半生与“六四”紧密相连的王万星先生最后呼吁说,“在六四二十三周年到来的时候,我呼吁,希望尽快地释放高智晟,释放六四还在压的六四勇士们,释放已经被关押了十四年之久的四位法轮功人士,释放刘晓波先生,释放王炳章、彭明和一切组党人士,释放一切良心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