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最近拒绝了英国首相卡梅伦的访问,并拒签挪威前首相邦德维克到中国出席一个国际会议。党的喉舌《环球时报》明白表示,那是因为卡梅伦在5月中旬会见了达赖喇嘛,而挪威则因为前年诺贝尔奖委员会颁和平奖给刘晓波,两者“对中国的核心利益构成了触犯”,因此进行报复。

2012-06-19

评论还公开宣称,“中国是大国,大国应当有‘脾气’”。能够向全世界宣布:“我发脾气了!”倒也坦白得有点可爱,如果不是装腔作势的话。这也与过去“革命大批判”的陈词滥调不同,宣称自己发脾气,的确颇有新意,应该给中宣部记上一功。也因为这个新意,就值得我们探讨一番。

若干年前,中国先后出版了两本书,一本是《中国可以说不》,再一本是《中国不高兴》,这其实就展示了中国的“脾气”;只是那时是由民间发出,现在则是官方版本了。

《中国可以说不》在1996年出版,市场上形成一个“说不”热潮,《中国还是能说不》、《中国仍然可以说不》、《中国为什么说不》等相继出笼。但当时中国还没有崛起,过分鼓吹民族主义担心有损形象,外资驻足,也引发“中国威胁论”,所以《中国可以说不》曾一度被禁。

2009年,《中国不高兴》出版,与军情背景的凤凰卫视有关,当然也是鼓吹中国民族主义,主张与西方“有条件的决裂”,但是市场反应已经远不如前者,不久就销声匿迹了。现在由官方公开说中国发脾气了,显然是比“说不”更要“说不”,比“不高兴”还要“不高兴”,也可见前两者其实都有官方背景,只是时间还不够成熟而已。

现在中国不避讳自己是“大国”,因而也要有大国的“脾气”,显然从“自卑”走向“自大”。但同时也暴露了过去所主张的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的主张是多虚伪。

从眼前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的紧张,与中东、非洲国家的友谊也转趋恶劣,自吹自擂的“亚非拉”同盟军日趋瓦解,连缅甸也出走,即使关系最铁的朝鲜也敢掳人勒索……中国不检讨自己的外交路线,还表明要发大国脾气,这个“大国风范”的确难得一见也。

那么中国会发什么样的脾气呢?这恐怕是大家最感兴趣的问题,例如会不会脾气来了就发动战争?这点中国人民的智慧也做了回答。

两年前中国就流传一个段子,叫做“九国军力”:“美国:想打谁就打谁;英国:美国打谁我打谁;俄罗斯:谁骂我我打谁;法国:谁打我我打谁;日本:谁打我我让美国打谁;韩国:谁打我我和美国一块演习;以色列:谁想打我我就打谁;朝鲜:谁让我不痛快我就打韩国;中国呢?谁打我我骂谁。”

如果的确是这样,这个脾气不就是阿Q大骂“儿子打老子”的脾气?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沉默是金”,少夸夸其谈,少出洋相。

6月16日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举办“当前两岸关系与周边安全环境”研讨会,中国的两位少将临时缺席,他们是中国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罗援和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部长任连生。

其中罗援大名鼎鼎,是太子党中最好战的,经常接受凤凰卫视等媒体的访问鼓吹打仗,今年1月他在《解放军报》说“该出手时就出手,该亮剑时就要敢于亮剑,善于拔刀亮剑。”在多次公开谈话中,他也一再呼吁当局在南海问题上要“有所作为”,中国只动用南海舰队的部分战舰,便可对付菲律宾海军。

他还预告2012年南海可能爆发事件,而中美若交战,“中国必胜”!

罗援缺席,相信就是中共最高当局担心他在香港又要胡说八道,不但增加南海的紧张局势,对18大的召开不利;也是因为胡锦涛将在七一来香港出席“回归”庆典;因为李旺阳冤死事件已经引发香港2万5千人上街,并且要联署10万人交给胡锦涛,如果罗援再火上加油,不是给胡锦涛增加难堪吗?

看来虽然中宣部宣传中国要发脾气,胡锦涛的想法并不完全一样,因此罗援只能对内部发发脾气,对外还是隐忍一些好。尤其是薄熙来案还没有落幕,中宣部鼓吹中国应该发脾气,似乎是在给胡温找麻烦,难道他们不想“稳定压倒一切”吗?要骂要打也是18大以后的事情。他们真是居心叵测啊。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