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是美国的独立日,相当于中国的国庆节。放假、旅游、放焰火都差不多,但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过去一直都没有细想过,只不过人家高兴咱们也跟着凑凑热闹,而且大家休假咱也跟着休息休息,挺好的,所以就没细想过。

2012-07-10

刚看完美国的国庆焰火,第二天起床就看见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租赁老外,说的是在崇洋媚外成风的中国,许多单位举办活动时一定要弄几个外国专家学者之类的提高风景。没有真的,就是租赁个假的也不能煞了风景。于是很多无业的老外,就有了凭借脸蛋吃饭的就业机会。

给人家个吃饭的机会不是什么坏事,可崇洋媚外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我突然就想到这可能就是中美两国的国庆节给我造成的印象差距的原因。不但是国庆节时的表情;就是日常生活中的态度,也充满着很大的差距。

中国人特别是官员们崇洋媚外的丑态,大家早已经见怪不怪。美国人的自信,我可是到美国来才逐渐体会到。我在中国常被所有人指责是过于自信,骄傲自满,目中无人等等。就是到现在还有朋友常常这样批评我。可是美国和欧洲的很多政治家和作家们总是说我很谦虚,平易近人等等。

对比了一下我才发现,不是我特别谦虚谨慎,而是我其实很正常。欧美等国的人民充满了正常的自信和自尊,而大多数的中国人和亚洲人都充满了自卑和自我下贱。对比之下人们就觉得我这个稍微正常的人不像一般中国人那么自卑自贱,所以就觉得我很谦虚了。这可真是对中国人的极大的羞辱,让我有点儿反感这种民族羞辱了。

为什么我们中国人普遍自卑呢?有人分析说是因为我们一百年前落后挨打,所以造就了自卑的心理。甚至有人感到没给人家当殖民地是一种损失,大声疾呼要给谁谁谁当上三百年殖民地,才有现代化的资格。

说实话这还真不能冤枉人家刘晓波,这不是他的发明。早在几十年前,共产党就认真地想给人家苏联当殖民地。连国号都定了,不过没有成功,人家苏联不接受。如今苏联不时髦西方时髦了,换个主子当奴才顺理成章。

很多反对共产党集权专制的朋友们以为。学习西方的先进文化就要崇拜西方;就要崇洋媚外,就要当汉奸把中国殖民地化。这样做其实和共产党没什么区别,共产党始终都是把中国当作殖民地。先崇拜苏联;苏联不行了又改为崇拜西方,变成了西方国家的世界加工厂,以廉价劳动力帮助西方大资本赚取超额利润。这和当年以廉价农产品帮助苏联争霸世界,没什么区别。都是牺牲中国人的利益讨主子的欢心。

同样是经济落后的国家,日本和台湾也有崇洋媚外的社会心态。但是为什么没有中共统治下那么严重呢。这是因为他们是日本人和中国人的政府,是人当然就有自尊心和自信心。没有官方的推波助澜,崇洋媚外只是少数人的心态,不会发展到太严重。

例如有人嫁到日本就崇日;嫁到美国就崇美。这属于正常心态。可是反过来蔑视、歧视中国人,这就不是正常心态了,而是从中国带出来的奴化心态。这种奴化心态正是中共多年来洗脑和培养出来的结果,已经超越了崇洋媚外。

殖民主义的拥护者们大都拥护一种理论,就是中国人素质低,没有民主自由的资格。这个理论的最高峰就是江泽民和李光耀的亚洲价值观。这种歧视中国人和亚洲人的种族主义理论之所以盛行一时,它的社会意识形态基础正是中国极为流行的崇洋媚外。

共产党发明的这种新殖民主义,可以说是既顺应了中国社会普遍的洋奴心态;也顺应了一部分西方人的种族歧视心态。使那些在本国不那么牛气的人,到中国可以享受人上人的待遇。我碰到的极少数这种西方人,几乎都是自认为在本国受到了挫折,不那么得意的人。

要学习和赶上西方,就要学习西方的文化。这首先包括做什么样的人,要学会人家的自尊和自爱。我认识的大多数西方人都很崇拜我,但是没有人表现出一点儿自卑。后来我发现他们把大家都当作正常人对待,没有中国歌迷和粉丝们那种自卑和自贱的表情。

美国的总统们和我勾肩搭背的亲热不奇怪,有趣的是和我一起打猎的朋友,按中国人的观点都是下层社会的人士。有的连正经的住房都没有;也没有正常的收入,是很穷的人。但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感觉,和跟总统们在一起的感觉没有多大的不同。他们和总统一样不缺乏自尊心和自信心。而且这种不缺乏自尊心的表现之一,就是不会歧视别人,更不会歧视自己。

不管是种族歧视还是其他什么歧视文化,都产生于奴役他人的社会环境。一些人被强制下降到不平等的地位,丧失了做人的一部分权力。让这个社会没有歧视的观念和自卑的心理,是不可能的。歧视他人和自卑都不能算是罪过;有罪的是这种制造出歧视现象和自卑心理的奴役性的制度。

所以,不改变这种专制的制度,就无法改变崇洋媚外的社会心理,不能使中国人恢复为正常的人类,所谓的中国模式只能是猴子戴金项链——贵贱也不是人。这正是现在国内的一些官员和大款们丑行的写照。奢侈和人类的现代化没什么关系?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