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4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胡鞍钢的文章“9常委制度 中国特色‘集体总统制’”。胡鞍钢是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11年前以发表“一个中国,四个世界”走红,展示中国贫富差距的扩大,激起人们对“胡温新政”的期望,他也成为胡锦涛的智囊。

2012-07-11

然而胡温执政10年,中国的贫富差距未有明显改善,这期间胡鞍钢没有什么吸引人的论述,只是为中共政策进行辩护而已。而在18大前夕忽然发表这篇文章,显然也是要释放出某些信息,尤其是在《人民日报》发表。

海外的评论认为胡鞍钢如此肯定9常委,显然是要说明18届的政治局常委将维持目前的9人。但是如果只局限在这点,显然低估了胡鞍钢要表达出来的意思。它更深远的意义应该是说,中国既然已经创造出这样好的制度,也就是符合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那么还需要进行政治改革吗?这完全符合胡锦涛“维稳”的保守思想。

为了肯定这个制度,胡鞍钢在文章一开始就说:“过去10年是中国全面发展的‘辉煌十年’,不平凡的10年。”这10年就是胡锦涛的10年。对这个10年这样吹捧,完全失去知识分子应有的风骨而成为统治集团的吹鼓手。当然,胡鞍钢列举这10年“崛起”的成就,例如北京奥运、世博会等等,然而他怎么没有列出中国的群体性事件在这10年也翻了几番,抓捕维权人士比江泽民时代更甚,包括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还在狱中;也忘了三聚氰胺及一系列危害人体健康的伪劣商品风波;还有一系列贪腐事件;

这是哪门子的新政?今年经济的下行,以致一个月内紧急降息两次,难道可以与过去10年经济的某种畸形发展切割开来?

尤其是如果有了这样良好的集体总统制,那么曾经为海外亲共人士所吹捧的领导人接班形式已经制度化,为何还会出现王立军、薄熙来事件?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在全国掀起的恶浪,又为了什么?薄熙来、谷开来“红二代”的“共产共妻”也“辉煌”到国际领域;而“中国威胁论”在中国周边国家流行,掀起围堵中国的热潮,又是怎么一回事?

抛开这些宏观问题,就“9常委”的“集体总统制”来就事论事,也是站不住脚的。首先,为何9个常委就是最好的制度?难道7个、11个就不行?有什么理论根据?按人口比例,还是9字是“长长久久”的吉祥数字?我们所知道的是,16大开始的9人常委,经过长期的讨价还价,到16大召开前一天才决定的,江泽民得以他的人马的绝对优势控制政治局常委会,架空胡锦涛。如今胡锦涛也认为这个数字最有利于他?

其次,把政治局常委集体领导制度(不管是多少人),说成是“集体总统制”,是非常荒谬的说法。因为政治局常委是党的制度,总统是国家的制度,怎么可以混淆?那不是公然以党代政,把国家主席与副主席放在什么地位?

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是“主席”,应该是“集体主席制”,为何胡鞍钢要扯上“总统”?现在也看不出明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会改主席为总统。因此要解释胡鞍钢的这个做法,不要忽略文章的发表日期是7月4日美国国庆节,再看题目的“中国特色”,显然要以“中国总统”与“美国总统”、中国独裁制度与美国民主制度来分庭抗礼。

但是胡鞍钢的最终目的,恐怕还是针对习近平。江泽民有“核心”的称号,胡锦涛不是“核心”,但是还有“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的公式化表态,但是一旦是“集体总统制”,总书记只是9分之1总统,那只要“团结在9个总统周围”,习近平的名字大可拿掉。

今年3月31日《北京日报》发表“总书记不能凌驾中央”的文章,是该报社长梅宁华的杰作,他是薄熙来的人,藉此攻击胡锦涛。但是越接近18大,被攻击的就是即将在位的习近平了。

因此胡鞍钢这篇文章是胡锦涛授意写的,还是胡鞍钢拍马之作,关系到党内的派系互动与未来走向。但是最要紧的还是观察未来的9常委是不是9头鸟,这关系到中国的前途。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