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异议作家余杰今年一月来到美国后,美西时间8日首次到访洛杉矶,带来新书《河蟹大帝胡锦涛》和读者见面。余杰以“出走,不是流亡”自我定调,也已向美方申请政治庇护,未来考虑把在美国出版的第一本书《刘晓波传》延伸制作成记录片,甚至是一部电影。

2012-09-09

yj1
图片:余杰抵洛杉矶活动。(记者萧融拍摄)

下载视频文件

余杰将在洛杉矶停留五天,参加公开活动包括海外书友会,以及为中国家庭教会呼喊信仰自由发表演说。

他说:“我已在美国提出申请政治庇护,今年一月来美至今已有八个月,完成了两本书,一是〈刘晓波传〉,分有港台两个版本,六月先在香港发行四十多万字,五百多页的版本,九月份在台湾发行精简版,精选香港版一半内容,以故事情节为主。第二本著作就是眼前这本《河蟹大帝胡锦涛》,在国内根本不可能出版这样的书,既然来到这个自由的国家,不能白白享受自由,一定要让自己的声音发出来。”

尽管余杰已向美方申请政治庇护,身在异乡写故乡的海外生活仍遭遇“被和谐”不成,进而被威胁的压力。

yj2
图片:余杰今年初来美,已出版两本著作。(记者萧融拍摄)

余杰表示:“出版《河蟹大帝胡锦涛》一书过程中遭遇很多压力,包括国安方面不断找我在四川的家人,透过他们给我施加压力,要求我不要出版,告诉我父母‘我以后再也不能回国’,即使亲人想飞来美国看我也成问题,甚至还给我发来电邮,称不要以为到了美国就非常安全,因为在美国也发生过‘江南案’(1984年华裔作家江南在旧金山遇刺),使我感觉到来了美国仍处于自我约束状态。我特别喜欢中国作家哈金在书里写过的一句话—很多中国知识份子流亡到了自由的美国,从表面看来已像是自由的鸟在天上飞,实际上他们还是风筝,风筝下方的线仍被共产党拉在手里。”

记者问余杰,来美至今是否已遇过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他回答:“还没有,我觉得他们(发出电邮)可能只是虚张声势,因为台湾当年的国民党政府为了‘江南案’不仅付出非常大的代价,也让中共看到在美国暗杀特定对象,是一桩非常重大的外交事件,终将得不偿失!”

余杰来美八个月期间完成第二本书,以《河蟹大帝胡锦涛》为胡锦涛冠名,也以胡锦涛暴力维稳的十年,取代官方媒体所谓“黄金十年”。

他指出:“在中国除了少部份腐败家族之外,大部份人民的看法都和‘黄金十年’之描述是相反的。我在中国表面上看见大国崛起,经济力量逐渐强大,但是,存在这表面背后的危机是愈演愈烈,胡锦涛在位期间是一个用暴力维稳的十年,人权状况急遽倒退,官员腐败也到底部的这十年。”

针对香港民间为了“反洗脑”相应发动绝食和示威,余杰尤其佩服香港青年学生敢于上街发声,也从中体现这一代年轻人对当前社会问题并不冷漠。

余杰说:“我对香港未来状况还是比较担忧,毕竟香港仅是一个城市,跟庞大的中国大陆相比不是一个平衡关系。共产党在香港回归十五年来,在港布局的底限已被触动,诸如新闻自由、教育独立,以及廉洁高效的公务员系统都已发生巨大动摇,如果以上三点不复存在,就说明香港已经完全‘内地化’。”

余杰偕同妻子一家三人来到美国,他强调“这不是流亡,而是出走”。未来除了继续独立写作,也尝试以先前的作品为文本,筹拍刘晓波筹记录片。

他说:“我特别喜欢托玛斯曼(Paul Thomas Mann,德国作家)说过‘自由在哪里,祖国就在哪里’;上星期我到普林斯敦探望余英时先生,我也很喜欢他说的‘我在哪里,中国文化就在哪里’,最重要的是自由。我没有所谓的乡愁,我诉说现在处境的用词也不是‘流亡’,而是用‘出走’。未来几年,我还是会尽力去做关于刘晓波的事情,也在想是否可能把他的故事做成记录片,甚至拍成一部电影,正如昂山素季一样。如果能拍成电影,相较于书籍的读者数目,我相信受众人数一定会扩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