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引起各方关注。虽然他是第一位中国国籍的作家获此殊荣,中国民间却并不完全是欢呼声。

2012-10-11

莫言原名管谟业,因文革辍学,在农村劳动多年,1976年入伍,后就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三十多年来,莫言发表了很多作品,获奖无数。小说《红高粱》随电影的问世使更多的人有所了解。

他的作品《生死疲劳》用中国文化中“轮回”的概念,讲述了土改被枪杀的地主转世成猪,带领牲畜反击人类的统治,建立自己王国的故事。长篇小说《蛙》描写了追随“组织上的政策”、亲手杀死两千八百个婴儿的计划生育干部。

根据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的评价,“莫言将魔幻主义与民俗小说,历史与当代完美融合。”

但是,也有人批评莫言在强权面前不敢仗义执言。“莫言”是他开始创作时所起的笔名,为了告诫自己少说话。

纽约当代艺术国际策展人荣伟发文表示:大约是前年莫言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参加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为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所谓“当今中国是有史以来创作最自由时期”背书,并在中国独立作家贝岭、戴晴出席书展时,与中国作家代表团集体退出书展,成为当年法兰克福书展的国际笑话。今年初又在国内出现玩手抄“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纪要”的著名作家之一,为“一千元出卖灵魂”,这样的作家获诺贝尔文学奖,这表明这个文学奖已经彻底堕落!

现在台北的中国诗人贝岭提前公开自己09年写的回忆录中,关于莫言的的片段。他与戴晴参加“中国与世界——感受与现实”的国际研讨会,中国代表团坐在听众席前排。德国笔会秘书长维斯纳尔(Herbert Wiessner)强调了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重要性,并邀请戴晴与贝岭上台就座、致词。

“当我们在听众的鼓掌声中走上讲台时,中国前驻德大使梅兆荣、小说家莫言等与会的中国代表团成员集体起立,鱼贯离席。维斯纳尔恼火地说:’中国代表团的退席非常不礼貌,也是对研讨会及来宾的不尊重。’”

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前,就已经流传出莫言有可能获奖的消息。因为央视微博说受邀采访,这是莫言获奖的信号。微博上有人调侃式的预先恭喜他。淘宝网上,莫言的作品早已打上新的头衔销售。

莫言获奖后,有人转述中国官方以往一贯的说法:“诺贝尔文学奖像个笑话”来讽刺现在的态度。有的网友调侃:终于有一个自己承认是中国人,官方也承认是中国人,而且没有呆在监狱的人获奖了。

博联社马晓霖在微博上恭喜莫言成为“第一个获得官方承认并高调宣传的获奖者。当局终于与讨厌的诺委会握手言和。”

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发微博,表示对莫言“不久前参加手书《讲话》颇遗憾”,“期盼莫先生关注前一位获奖者(刘晓波)的自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