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令中国作家备受鼓舞,感到诺奖评审似乎有了变化。

2012-10-12

著名评论家白烨原来预测,中国作家很难获奖。他觉得诺贝尔文学奖这几年,在文学的标准和尺度之外,还有另外的一种考量,比如作家的政治态度。因此别人告诉他莫言获奖了他还不相信。

白烨:“为什么获奖?我觉得除了莫言自己的文学成就之外,背后还有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影响、中国的力量、中国的市场背后的支撑。同时我觉得诺贝尔奖在一定程度上是不是也调整了对作家衡量的尺度、政治因素淡化了。”

莫言每年十月会回到山东老家高密。据悉,高密所属的潍坊市连夜开新闻发布会,家乡“一片欢腾”。获奖之后的莫言接应采访直到夜里一点多。记者当地时间上午致电时,他还在关机休息。

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白烨正在参加中国作家协会扶持重点作品的评审会。他说与会的领导和作家已无心讨论正题,都在热议莫言获奖这件事。

白烨:“大家觉得这几年由于各种原因,中国的纯文学、研究文学被边缘化了,被市场产业化的东西不断的挤压,处在坚守的状态。莫言获奖之后给大家一个极大的激励和信心。”

他认为坚守文学理想是有光明前景的,对于提升中国文学的关注度有好处。

对于莫言抄写“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白烨表示,在体制内的作家,有些活动不能不参加。但是这个活动让很多作家陷入被动,组织者应该讲清楚,尊重作家个人的意愿。

莫言去年获得中国作家协会的矛盾文学奖,又当了作协副主席,显得“跟体制过于密切”。因此这次莫言获奖使人感到诺奖尺度放宽了。而纽约的艺术评论人荣伟猜测,这次诺贝尔文学奖给中国,有点弥补和示好的意味。因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尽管诺贝尔奖评奖委员会是民间机构,挪威政府却受到中国政府的报复,出口到中国的产品被禁运。

从莫言本人的创作来看,荣伟认为他在语言上有独到之处,对于党文化的文艺创作风格有一定的颠覆作用。

荣伟:“到了49年以后,由于党文化、毛泽东这一套体系,中国传统文化的语言彻底被破坏了。所谓的延安文艺座谈会这一套东西啊。实际上他(莫言)的作品对他们的这种文艺创作风格是有突破的,在语言上有自己独到的创作。但是他不能够恢复到我们中华文化那种优良的语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的采访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