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后其作品受到关注,但引发的争议也持续不断。上周末,有中国民间人士联署抗议对他的授奖,而香港则有民间组织发起游行恭喜莫言,同时要求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2012-10-15

瑞典文学院上周四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本届的诺贝尔文学奖,也成为首位中国官方承认的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之后,外界开始了解这位中国作家,书店将他的书摆放在推荐位置。网店中的销量也一直居高不下。目前中国大陆语文出版社确定将在中学生的《语文》中选莫言的作品为选修课,但也有不少人担心,孩子未必能读懂莫言的作品。

联署公开信抗议莫言获诺奖

莫言虽然获得不少赞赏,但民间却有人士联署公开信抗议诺奖颁给他。作家古川、学者夏业良,媒体人北风等几十位人士周末在网络间发表公开信抗议瑞典文学院评委颁奖给莫言,并认为这是在亵渎诺贝尔文学奖。

公开信表示“在文学脱离政治”这样一个并不靠谱的借口之下,将本来备受尊敬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莫言这样一个身上充满红色基因、赞美中共体制、摒弃良知、道德冷漠的作家,这是对中国民间社会的侮辱,对人权和自由价值的背离以及对勇气和良知的诅咒。“

联署人之一,在美国的中国作家余杰周一向本台表示:他作为一个作家和知识分子,却和体制保持了一种非常密切的关系,正如我们在信中所提到的。他也没有对中国的现实发出声音。所以我认为将诺奖颁发给他是一个很大的错误。第一,如果从文学这样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不会要求每个作家都来关心政治和人权问题,作家当然可以做一个私人的文学探求。如果从这个标准来看我认为最应该获得诺贝尔奖的是残雪,她在纯文学方面的探索和创新比莫言走得更远。第二,如果从政治的标准来看,莫言作为中国作协的副主席,他为审查制度辩护,本身就是政治体制的一部分。如果从小说的互动和对当代社会的影响力来看,我觉得像余华这样的作家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还有小说的艺术成就比莫言还要高。第三,如果从对专制体制的批判力度,对中国底层社会和民间社会那种真实的发掘和描写来看,最有资格获奖的是廖亦武。

外媒披露早年心路历程

法国解放报前驻京记者哈斯基周五刊发文章《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曾经吃碳灰的作家》,文章说莫言是一个自由人,是一个头脑自由,下笔自由的作家,他的作品是如此的丰富独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莫言曾接受他采访时表示,早已对共产党失去了信心。八九年六四时期后他仍然保留着党员证,因为他不想给自己增添麻烦。莫言出生在一个动荡的年代经历过大跃进和大饥荒,他曾因为难忍饥饿而吃下炭灰。他也感谢共产党,因为军队教会了他写作,也会欣赏艺术。

有网民找出了莫言早年在香港演讲的视频,其中介绍了他的童年生活,他是一个放牛娃,白天放牛夜晚恐惧,他介绍山东高密的老家一天最多十八个人死亡,每天夜晚都笼罩在恐怖的鬼神想象中,而这段经历也为他的作品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灵感。

民间发起抗议颁奖行动

莫言的获奖也让外界想起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正在狱中的异议人士刘晓波。香港十几名民间组织社民连和四五行动成员周六游行到中联办,祝贺莫言获奖,同时也要求北京当局释放刘晓波,他们沿途高呼“恭喜莫言毋忘小波”同时也呼吁停止软禁刘霞和李旺玲并分别说明她们作为刘晓波的妻子和湖南异议人士李旺阳的妹妹的身份。社民联成员吴文远向本台表示:我们抗议也最主要是要求这个国家记得,虽然莫言是拿了诺贝尔奖,但是另外一位我们的同胞刘晓波也是和平奖得主,但是他现在还在监狱里面,还没有获得自由。他的妻子刘霞也还是在软禁中。我们抗议的对象不是莫言拿奖是好还是不好,而是抗议刘晓波现在还没有获得自由。我们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