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政府之外的在野党或民间势力接受外国的金援,是很犯忌的事。三十年代中国文坛上的左、右两派笔战,就常以XXX拿了某某国的钱来相互指责。左联时期的鲁迅就曾被指控拿了苏联的卢布,鲁迅着实为了证明自身的清白而浪费了不少笔墨。

现在的中共,也经常以接受外国资助为理由打击政治异见,美元与新台币是最麻烦的钱。凡是被指控为台谍的异见人士,中共必要拿出接受台湾情治机关资助的证据,哪怕只有几百美元(比如,对高瞻的指控证据是五百美元);凡是被指控为美国反华势力走狗的人或组织,中共也必定要制造出拿了美元的证据(比如,指控法轮功拿了美帝国主义的上千万美元)。然而,掌权后的中共在编写党史时,却从来不提当年在野时接受过大量斯大林金援的事实。

感谢中共党史的专家杨奎松先生,他的专著《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记述了中共接受斯大林金援的详细清单。

早在1920年中共正式建党前,苏共派驻中国的代表维经斯基就为当时的共产主义小组提供经费,第一笔有明确记载的金援,是在中共“一大”后陈独秀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从1921年10月到1922年6月,中共机关的支出为17655元,其中有国际协款16655元,自筹1000元。陈独秀还在中共“三大”会议上公开承认:“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从共产国际领来的。”

中共从斯大林控制下的共产国际得到的经费按年排列如下:

1923年,中共每个月平均得款1875元,共21000元左右;另有1000美金用于救济受政府迫害的同志和1000金币的额外帮助。
1924年,中共每月平均得款3000元,全年36000元。
1925年,最初每月平均得款3300元,全年39600元。
1926年,中共支出大大提高,平均每月得款不少于万元,全年12万元左右。
1927年,中共每月平均得款3万元以上,全年不少于40万元。
1928年─1932年,中共每月平均得款5万元左右,每年60万元,5年就是300多万元。

国共第一次合作破裂后,从1927-1930年,斯大林为了帮助中共的生存和发展而拿出大笔金援,这些名为“特别费”的金援,被用于处理特别事件,每年不少于几十万元。比如:1927年,援款3万元用于组织上海三次工人武装起义;援款2.32万元用于开办党校;援款5万元用于湖南农民运动;援款1万元用于秋收起义;援款10万元用于广州起义及善后救济。1927年6月29日,莫斯科紧急汇给中共100万美元,并决定日内再汇50万美元,以帮助中共组建军队和挽救危机。再如1929年,仅“特别费”一项就100多万元,1930年的济难费11.4万元,团费7万元等等。

虽然1932年之后,斯大林金援没有逐年的明确记录,但是从一些零星的记录上看,只能越来越多。

1936年,为了打通国际援助的路线和对国民党军队进行武装反击,中共接受援助物资1600顿左右,汽车150辆连同司机和汽油。但这次行动最后以失败告终。

1937年1月,斯大林批准向中共提供援款180万美元;

1938年,先是王稼祥7月份回国带回一笔不小的援款;之后,季米特洛夫批准给中共紧急援款30万美元,还有一些武器、药品、印刷机器和其它物品;

1940年,仅季米特洛夫批给中共的援款就有35万美金;

随着德国入侵苏联,美苏英中反法西斯联盟建立,国民党军队成为中国战场的抗日主力,苏联为了避免腹背受敌,开始把主要援助给了抗日主力的国民党,估计有上亿美元。中共虽然还能得到苏联的一些援助,但是与国民党得到的相比,实在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当时中共抱怨说:武器给了资产阶级,书籍给了无产阶级。

随着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苏联的援助又开始向中共倾斜。1944年,在中共高层的会议上,毛泽东用手比划了一个砍头的动作,信誓旦旦地说:苏联一定会援助我们,“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国际援助一定要来,如果不来,杀我脑袋。”

果然,在国共内战的决定性时刻,苏联不但给予中共大量金援,还有数量极为可观的武援。

1945─1947年,武援中共30万枝以上的步枪。更重要的是,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后,斯大林公然违反苏联与国民政府签订的协议,也违背与美英之间的承诺,私下里把东北主要城市及其兵工厂和缴获的日军武器无偿地移交给中共军队,共有步枪70多万枝,机枪15000多挺,各类野战炮4000多门,汽车约2000多辆,坦克约600多辆。

可以说,没有斯大林的背信弃义和中共接受的大量苏援,林彪能否在东北战场取胜,即便不是绝无可能,起码也要大打折扣。所以,中共取得内战的胜利后,苏联人米高扬曾质问毛泽东:你们怎么能说是靠“小米加步枪”打败了蒋介石?毛笑而答曰:这样宣传有利于鼓士气、壮军威和聚民心,并让全世界知道,蒋介石用美援武装的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一个世纪过去了,这种历史仍然在继续──中共在钓鱼岛、在南沙群岛、在印度尼西亚迫害华侨、在驻南大使馆被误炸……等问题上的对外软弱,与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形成了令人心寒的鲜明对照。同时,江泽民为抗衡美国而拉拢俄罗斯,又作出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未敢作的决策:通过白纸黑字的秘密协议,承认了中国历届政府没有接受的中俄边界的领土划分,也就等于向俄罗斯出卖了中国的领土。

2004年8月14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