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选出新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引起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有很多人基于保守派的比例较强而表示悲观失望,笔者看法有异,因为中国是中央集权的国家,总书记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一把手的思想性格非常重要,无疑地,习与以前所有的领导人不同,他不仅有父辈因文字狱被整的经历,而且有下乡插队的切身体验,他不是某一个领导人指定的,而是党内小范围选举产生的,是各派争斗妥协的结果,而且由往昔仕途看,他的人品确实不错,同时他又有一个眼界开阔,满腹经纶的搭档李克强,目前两人合作得较好,所以,我不认为十八大报告的一纸空文能束缚他,更何况世事瞬息万变,不是他想不想改,而是必须改,改革则生,倒退得死,他刚上任就有了一些新的动向,正是一叶知秋,细微之处看巨变。

2012-11-20

据新华社11月19日报道,日前,中共中央决定:周永康不再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孟建柱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这等于说,中共高层已经承认以高压维稳为基点的治国方略归于失败,习近平要仿照大禹治水的榜样,以疏导的办法解决社会矛盾,至于成效如何,尚待观察。常委九变七,表面上看是接受薄熙来和王立军事件的教训,不得不减少两名常委,但实际上是壮士断腕,国策有变,他们一方面想摒弃意识形态的谎言,一方面要改变动辄武力镇压的蠢行,习将学习胡耀邦,以德治国,以法治国,立志有所建树,而京城的知识分子十分敏感,是“春江水暖鸭先知”,于是,11月16日,李锐等自由派领军人物100多人,在北京四环亚运村的五洲酒店举行研讨会,由《炎黄春秋》和北大法学院联合主办,张千帆和吴思共同主持,国内10多家媒体到场。这是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可以想见,如果周永康还说了算,这会怎么能开成?

几乎与此同时,香港和中国内地的20多位知名异议人士和学者,周日在北京为因“六四”事件入狱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举办祝寿聚会。虽然公安和国保在现场监控,但是并没有阻止或干预。这又是一个好消息。

报道说,今年11月5日,是中共13大中央委员、前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鲍彤的80寿辰。由于正值中共十八大前夕,无法庆祝,鲍彤只得将聚会改在十八大以后。鲍彤告诉美国之音说,20多位新老朋友相聚在北京铁道饭店旁一家餐厅为他庆祝生日,其中包括揭密萨斯疫情的前解放军总医院军医蒋彦永,前新华社高级记者,《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杨继绳,“六四黑手”之一的异见学者陈子明,宪政学者曹思源,前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赵紫阳生前好友姚监复,前新华社高级记者、中共老人戴煌等人。如此阵容能风云际会,实属不易,其象征意义远超过一场祝寿宴席。

毫无疑问,在中国这样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里,既使是保守派,只要是下级,也得看习近平的脸色行事,谁都非常清楚,他是不喜欢搞运动整人的,他更讨厌文字狱,所以,还是参加聚会的陈子明说得好:这个领导层偏保守,这是大家一致的看法。多数人都不悲观,因为认为这些保守的人对习近平没多大影响。习近平想改革的话,他上边的婆婆两个也好,十九个也好,都是拦不住他的。其他几个偏保守的常委也拦不住他。主要是看习近平想不想改革。我认为这是真知灼见。

正因为张德江深知习近平的处事风格,一回到重庆就督促当地法院加紧审理薄熙来留下的冤假错案,一是11月15日,原先操控李俊旗下的沙坪坝区公安局的091专案组宣布解散,困扰了两年多的这家民企终于可以自主经营了;二是11月19日,被判劳教两年、已在劳教所呆了一年多的重庆大学生村官任建宇获释。《南方都市报》当日下午4点多,在其南方深度部的新浪官方微博发表消息称,重庆彭水被劳教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的父亲任世六,16时许向南都记者透露,任建宇下午被江津公安从劳教所接出,现已恢复自由,任世六得知儿子没有撤诉,重庆三中院则通知明日15时将开庭宣判。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为任建宇与方迪不同,方迪只是发表了一段嘲讽薄熙来和王立军的顺口溜,指向性是单一的,明确的,而任则是转发了一百多条批评中共高层领导和社会制度的文章,这些信息是长期以来被中共严厉封锁的,张德江之所以在十八大之前迟迟不下决心纠偏,是因为对上级的人事布局和治国理念摸不透,他想进常委,不想冒风险,必得小心谨慎行事,显然,下面听命于他的法院和政府的劳教委都在等和看,现在,他放心了,不仅任建宇希望法院做出撤销劳教的决定,而且,实行多年的违宪的中国劳教制度将终结,不久之后,中共还将为胡赵恢复名誉,“六四事件”会平反,包括重庆黑打受害者在内一切冤假错案将获得平反,中国又回归胡耀邦时代。

报道说,2012年10月10日,任建宇起诉重庆市劳教委违法劳教一案,在重庆三中院开庭。此前一天,10月9日,中国首次就司法改革发布白皮书。据南方周末网报道,在当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姜伟表示,劳教制度的一些规定和认定程序也存在问题。改革劳动教养制度已经形成社会共识,相关部门作了大量的调研论证工作,广泛听取了专家学者和人大代表的意见和建议,正在研究具体的改革方案。这一事件起于重庆,却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任建宇没有犯法,也没违规,那么,已经入狱的刘晓波也是因言获罪,是不是也应当释放?

当然,政改不是一帆风顺的,当张德江离任,孙政才接掌重庆市委书记之时,重庆三院令人失望地做出了错误的判决,报道说,11月20日,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公开宣判原告任建宇诉被告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一案。宣判前一日,重庆市劳教委以处理不当为由撤销了对任建宇的劳动教养决定,任建宇已解除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法院对重庆市劳教委的自行纠错行为表示认可。法院认为,任何公权力的行使都须依法、审慎,尤其是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严厉处分措施时,应遵循目的与手段相适应的原则,即使面对公民的过激不当言论,公权机关也应给予合理宽容。凡实体、程序存在违法的行政行为都应予以纠正。但是,法院同时认为,公民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应当保护,但也要依法行使。任建宇的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因此裁定驳回其起诉。

显然,这是一个荒唐无理的判决,谁都知道,在薄熙来当政时,任建宇既使按时起诉也是无用的,而且还得蒙受更大的灾难,按照法院的说法,两万多名被薄王黑打而劳教的人都永远失去了改正的机会,也无法解释方迪案件平反的理由,再回溯过去,被“四人帮”整的人都不能纠错,他们无一没有所谓时效的问题,习仲勋也不应当平反,因为他手里根本没有判决书的原件,而法律规定,申诉是要原件的,我自己的判决书原件,是在2003年初被大连看守所的领导,大连市公安局七处副处长姜明抢走了,他是奉薄熙来之命而这样做的,相信同样遭受薄王迫害的600多个黑社会的数以千计的人员,也大都存在类似情况,重庆三院的无理判决表明,习近平治国思路有变,但体制未变,下边的人跟不上。中国政改任重而道远。重庆现在和以后都是一面镜子。

不过,我依然相信,习近平为首的新的中共领导人,在中国改旗易帜,搞多党制的可能性不大,但习一定会仿照胡耀邦,比较宽容和包容地对待异议人士,按照宪法言论自由的规定办事,依法处理复杂的社会问题,这就可能遭到党内保守派的抵御,现在,江泽民成了老朽,胡锦涛已裸退,习近平站在中国的船头领航,我不知道彼岸如何,但我预测有两条路,言论放开之后,政治形势会表面上不稳,这是转型的阵痛,中共只有两条路,一是党内派别公开化和合法化,变虚假团结为两派竞选,互相监督;二是与国民党公开展开选举,把选票交给人民,进行第四次“国共合作”,而所谓的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即维持现状,小修小补,不可长治久安,当然,我主张一切的变化是渐进式的,因为人民付出的代价较小。

2012年11月1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