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参加诺贝尔奖颁奖典礼的中国作家莫言6号在记者招待会上,拒绝重复他早先就中国异见作家刘晓波作出的表态。他还就中国的言论自由以及新闻审查发表了看法。

2012-12-06

my1
图片:莫言12月6号在斯德哥尔摩瑞典文学院的记者招待会上。右边是瑞典文学院行政院长奥德·施德里赫。(记者申铧摄)

原计划12月5号抵达斯德哥尔摩的莫言一行被困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因为斯德哥尔摩下大雪,机场停运。好在6号天公作美,大雪停了,莫言一行得以在上午抵达银装素裹的斯德哥尔摩。

每个诺贝尔奖得主都必须面对记者的提问,莫言也不例外。从莫言在瑞典文学院举行的记者会上的表现来看,他显然是有备而来。

记者会在瑞典文学院负责人奥德?施德里赫的主持下拉开帷幕。出席的记者有大约上百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中国大陆的记者,也有来自香港、台湾以及其他国家和当地的记者,前后持续一小时。

莫言说到这次斯德哥尔摩之行的目的一是领奖,二就是举行这个记者会。可见他对此的重视。

my2
图片:莫言在斯德哥尔摩瑞典文学院的记者招待会上。(RFA记者申铧摄)

拒绝就刘晓波问题再次表态

他先后两次被问到有关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现在锦州监狱里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服刑的刘晓波。

10月12号,在莫言刚刚获知得奖的消息后不久,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曾经表示,他希望刘晓波能够尽快获得自由,引起外界的强烈反响,使得一些对他持批评态度的人改变态度。

但是,在6号的记者会上,莫言先是要记者上网搜索:“关于刘晓波的问题,我在获奖当天晚上的新闻发布会上已经很明确地表达了我的看法,你可以上网去搜看。”

后来,一名香港记者再次提到刘晓波,说就在当天,美联社报道说,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感到在刘晓波获得和平奖后被软禁两年实在荒谬,这与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当局的大肆庆祝形成鲜明对比。记者请莫言谈他的看法。莫言这次显得很不耐烦。

“刘晓波获得的是和平奖,我获得的是文学奖,这在中国国内引发的效应肯定是不一样的。有关刘晓波的问题刚才我已经回答了那位记者的问题,我在获奖的当天已经明确表达了我的态度,请你上网查去。”

香港记者紧追不舍,接着表示希望把他说过的话重复一遍,但是莫言表示时间宝贵,拒绝重复。

中国言论自由:很难说

还有记者问到有关中国言论自由的问题。莫言并没有直接回答。

“对于中国是否有言论自由,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说。你如果懂中文的话,你去看看中国的网站,你就会知道中国有没有言论自由。”

新闻审查:真实的就不应该审查

另一个记者提到的敏感问题就是中国的新闻审查。此前有人批评说,莫言曾经赞美中国的新闻审查制度。这次他首先反驳说,他从来没有赞美过新闻审查制度。

接下来他说:“新闻检查在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是存在的,但是就是检查的尺度和方式不一样。如果没有新闻检查,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报纸上、电视上污蔑、诽谤其他的人。这个在任何国家都不是被允许的。但是我也希望,所谓的新闻检查应该有一个最高准则,就是只要不违背事实真相的,都不应该检查。”

当另一个记者再次提到新闻审查的问题时,莫言说他要讲点真心话。

他说,如果一个作家认为,他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就能写出伟大的作品,我想这是一种幻想。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作家在不自由,或者不太自由的环境下,就必定写不出伟大的作品,那也是假话。他提到写出好作品最关键的因素。

“关键是作家内心深处是否有自由,他是否是站在超越了阶级和政治的立场上来写作,关键是他是否有爱心,包括哪些在背后咬牙切齿咒骂你的人。”

批评人士眼中的莫言是另一个莫言

莫言获奖后,除了中国官方媒体以及很多读者、同仁们对他的一片赞誉之外,也有一些批评声音,认为他是共产党员、作协副主席,是体制内的作家,所以他的作品是对中共政权服务的。

也有人批评说,莫言是“大众民族主义”的代表。莫言在记者会上,也对就别人对他的批评作出了回应。

“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以后,刚开始我确实有点不适应,包括网络上对我的议论和批评,我也感到很生气。后来我渐渐感觉到,大家议论、批评的这个人,好像跟我本人没有什么关系。很多人用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塑造了另外一个莫言。”

有记者还提到,这次诺贝尔奖的其他得主在斯德哥尔摩都是有宝马汽车代步,但是莫言和妻子到瑞典文学院参加记者招待会时,却是走来的。莫言说,他是农民的儿子,获奖后,还是农民的儿子,他会保持谦虚的本色。

莫言还一再表示,他获奖后,除了感到高兴,也感到很惭愧,因为觉得自己不够好,还有很多优秀的作家都应该获奖而没有获奖。他还提到作家一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就很难再写出优秀作品的所谓“魔咒”,他说希望能打破这个魔咒,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瑞典文学院:对政治不感兴趣

记者会结束后,我还采访了负责挑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瑞典文学院负责人奥德?施德里赫。我问他围绕莫言得奖有一些人有不同意见,认为他是共产党作家,给他文学奖是违背诺贝尔奖所标榜的独立的人文精神的。

施德里赫说,过去也有共产党人得过诺贝尔奖的各种奖项,他们看重的不是政治观点,而是作品。

“我们听到了这样的批评,但是我们并不把它当回事。因为这是一个文学奖。你可以是保守派或者社会主义者,你都可以是一个好的作家。我们对作家的政治观点不太在意。”

陈思和:莫言的“生存智慧”

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文学文章中评论家陈思和是莫言的好朋友,他也到了记者会现场。他在一篇谈到莫言得奖的文章中,特别将莫言的成功归功于他的“生存智慧”,也就是用奇特的表现方式来表达对中国社会深刻的揭露和批判。

陈思和接受我的采访时再度提到这一点。

“莫言首先是个艺术家。他对中国最尖锐、最严重的问题都关注,但是他都是用艺术的方法加以表达,这是中国作家当中非常难得的。”

这次诺贝尔颁奖活动要持续一个星期。7号将是莫言的重头戏,在瑞典文学院发表演说。10号举行颁奖典礼。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发自斯德哥尔摩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