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社被允许采访刘霞,这是旧领导所不允许的,显然是新领导的新手笔,有目共睹,可喜可贺。我为刘霞喜,这可能是一线光明。我也为新领导贺,这样一步一步前进,你们在国人和世人心目中肯定将有可能得到应有的位置。

2012-12-07

相形之下,134位受到世人尊重的诺贝尔奬主的善意要求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斥为“干涉内政”,就不可解了。不可解!不可解!非常不可解!洪磊在代表谁发言,新耶旧耶?目前尚不得而知。

就其傲慢无礼而言,我认为肯定代表不了新领导。姑不说134位诺贝尔奬主是举世尊重的社会贤达,仅以国际人士对中国当局的提出要求是“干涉内政”而言,仅以其对朱镕基内阁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不屑一顾的胆大妄为而言,就不具备能够代表中国发言的形象。

特别在新领导刚刚提出了“民族复兴”的任务的关键时刻,洪磊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身份发出如此我行我素旁若无人的信号,就足以使人为之侧目。人们很自然地会问,什么是“民族复兴”的含义?它将对世界格局产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影响?

新旧交替是重要时刻。惟其交替,难免出现误会和混乱。但这是应该力求避免的。不应该因此误事,尤其不应该因此误大事。

补救是可以的,现在还来得及。震荡最小的补救之道是这位“发言人”从此在发言中不再代表中国。

做“发言人”难。在新旧交替时做“发言人”更难。本来,他完全可以实事求是地用“没有新的话要说”或“没有得到新的指示”之类的中性语言来应付。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