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莫言走上诺贝尔颁奖台前夕,难脱倾向中共当局立场的言论成为媒体报导热点。旅美文革史学者宋永毅在洛杉矶接受本台访问表示,就纯文学的角度评论莫言,他并非唱和主旋律的作家,但是,就诺贝尔奖的意义和高度而论,人们有权要求莫言为刘晓波呼喊、为人权和自由讲真话。

2012-12-07

syy
图片:宋永毅指诺贝尔奖可抵莫言言论风险,应为刘晓波讲真话。(记者萧融摄)

莫言在瑞典拒绝为有关刘晓波的问题再度表态,强调他获得的是文学奖,而非刘晓波的和平奖。

对此,文革史学者宋永毅点评莫言在领取诺贝尔奖前夕的态度和说词已显推托。

宋永毅指出:“我有两个观点,一是我还是以平常心来看待莫言的小说,不会把文学作品和他的政治身份扯在一起。二是莫言之前在中国就是公众人物,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更是一个公众人物,对根本的是与非应当有一个说法和标准,你做为社会的良心,我们当然有所要求。所以,外界对莫言的批评,以及对他有较高期望,我认为并没错,因为领了奖即承认你的文学成就,同时也承认你已是世界知名公众知识份子地位,那你就更要表现出对社会、对世界的人权和良心负责。”

一座诺贝尔奖把莫言带上文学和政治交锋争论的平台,宋永毅肯定莫言有其文学成就,但也认为,要求他为刘晓波和人权自由开口讲话皆合情理。

宋永毅说:“如果说,莫言以前人在体制里,为了得到一张安静的书桌,带有一点鲁迅所言‘农民的狡猾’,但求作品能够发表、能够生存下去,要加入共产党做一些表态性的工作。现在随着他拿到诺贝尔文学奖,应可说中共政权对他的威胁已是愈来愈小,所以,我们有理由对莫言提出更高要求。他应当为刘晓波出来讲话,之前他讲了一次,很好,但我认为仅有一次还不够,如果以前有危险性,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

回首诺贝尔奖百年历史,以及历届得主放诸世界文明的高度,宋永毅估计可为莫言开拓更宽广的言论空间,也必然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宋永毅表示:“我并不要求莫言站出来喊打倒共产党,也不以绝对观点宣称‘刘晓波是对的,当局判他(有罪)是错的’,但是,莫言至少可以从人权角度来谈问题。因为人权自由都是普世价值,中共自己也承认,当局不也说要改进人权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