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莫言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参加诺贝尔奖盛典活动期间多次发言,都避谈同为诺奖得主的刘晓波,又说没听过很多中国作家被关监狱。他因此被一些人批评为“犬儒”的典型代表。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周二发社评,抨击拿言论自由问题逼问莫言的人是装孙子。

2012-12-11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莫言周一下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正式领奖,在他参加的多场活动中,都被批评者指发言避重就轻,回避所谓的敏感政治问题。

莫言今年10月11日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中国官方大肆宣扬,与两年前刘晓波获和平奖时却封锁消息、限制报导并抓捕一批庆祝他获奖人士的做法有天壤之别。两个月以来,莫言不断被外界问到对刘晓波仍然在狱中的看法,他只在获悉得奖后隔天说:“我希望刘晓波能尽快重获自由。”之后便拒绝再对此事发言。

莫言被指让诺奖蒙羞

莫言领奖之后,网络议论不止。许多网民都表示莫言的获奖是让诺贝尔奖蒙羞。有推特网民说,莫言身上凸现出在这个体制中生存的油滑。获奖对他个人肯定是好事,但对中国文学的形象,以及对年少缺乏判断能力的下一代的影响都会负面多于正面。作家张林说,“把诺贝尔奖颁给一个共产党员或纳粹分子是西方的耻辱。”艺术家艾未未也表示“诺奖无底线堕落,自由精神的灾难”

在上海的异议作家、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蒋亶文就莫言称没听过很多中国作家被关监狱,周二向本台表示:他作为一个诺奖获得者,一个作家,却罔顾事实,对国内的言论自由现状的问题和官方采取统一的口径,为中共打压言论自由作辩护,这点让人感到失望和愤怒。刘晓波就是一个作家,莫言很清楚他现在在监狱里。作为一个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他虽然有苦衷,但是他起码可以沉默,而不是为当局辩护。但是他现在已经突破了底线,我想很多人对他的失望和愤怒就在于这一点。我们可以理解一个人的懦弱和苦衷,但我们无法容忍一个人这种公然的谎言。他可以不说,但他不可以这么说。

官媒:拿“言论自由”逼问莫言就是装孙子

面对各方对莫言的质疑和批评,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周二发表题为“拿言论自由”逼问莫言就是装孙子“的社评,表示西方媒体逼问莫言关于中国的言论自由是想让莫言表态,或者让莫言给中国政府制造难堪,或者让他自己难堪。社评还说,”迄今为止世界上并没有完全靠言论自由成功带动社会全面发展的国家榜样,言论自由“独自冒进”把社会搞乱的例子倒是比比皆是。“

对此,在浙江的自由撰稿人昝爱宗告诉本台记者:我认为有时候环球时报是自己在装孙子。刘晓波获奖之后他们就说是诺奖颁发错了人什么的,对此大加批判。这一份报纸的存在是很滑稽的,如果中国真的有言论自由的话,那么这个报纸无异于小丑行为了。莫言其实在国际平台上也是一种装孙子行为的代表。我在北京曾经见过他一次,别人问他说他的书的书名为什么叫做《丰乳肥臀》等等比较低俗的词语,他却说下流才是真实的。现在刘晓波在官方眼里就是一个犯罪分子,而在中共眼里莫言是中国作家的典范。但是实际上刘晓波代表的是普世价值,而莫言则是为中国官方辩护和在国际场合上装孙子。所以我觉得这个词用在莫言身上才是最好的。

北京学者莫之许在推特上表示,为莫言辩解有两个互不兼容的途径。一是强调被迫,但体制的压迫性会因此凸显。对参与作恶,授奖显得很不道德;二是强调无论抄写毛泽东的讲话还是当副主席,都不具有实质意义,而只是一种残存的形式。但这在免除莫言参与作恶嫌疑的同时,却突出了莫言的犬儒和功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