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晚23点到今天凌晨4点,我一直坐在电视机前看“凤凰卫视”对俄罗斯北奥塞梯人质事件的直播节目,硝烟中的爆炸声、射击声和直升机的轰鸣声,只穿短裤、光着身子的男孩女孩,或背或抱或躺在担架上或自己奔跑,地上一排排蒙着白布的尸体,……恐怖的鲜血、凄惨的呼喊、悲伤的眼泪、绝望的表情……随着事件的持续恶化和人质死亡人数的迅速上升,我的心也被一点点揪紧。

身在信息封闭的大陆,当然看不到其它国际大媒体的现场直播,而开办了“新闻频道”的中央电视台,像三年前的9.11惨案时一样,非但没有连线的现场直播,甚至连详细的一点专题报导都没有。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感谢凤凰卫视,这家唯一在场的华语电视台,为大陆观众提供了五个小时的现场直播。

虽然,俄罗斯官方的封锁信息之无理和救助方式之拙劣,普京处理车臣问题的方式,皆有可批评之处,然而,即便车臣人的独立要求完全合理,但极端分子用恐怖主义的方式谋求独立,非但越来越远离正义和国际同情,而且其屡屡绑架平民的行为早已突破了人类文明的底线,只能是与人类文明为敌的野蛮。

以绑架人质来换取政治或经济的利益,早已成为恐怖分子的惯用手法。在战后的伊拉克,人质事件和斩首暴行频繁发生,但与俄罗斯刚刚结束的恶性人质事件相比,以前的所有人质事件皆是小巫见大巫:俄罗斯北奥塞梯人质案,被绑架的平民1200多人,其中百分之七十为儿童,最大的10岁出头,最小的年仅2岁。据最新消息,死亡人数已经上升至322人,其中155名儿童。相信死亡人数还将上升,因为,爆炸现场还未清理完,一些尸体已被炸得身首异处、支离破碎、面目全非、无法辨认。

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已是公认的野蛮和残忍;斩首、鞭尸并向全世界公开砍头画面,更是野蛮中的野蛮、残忍中的残忍;而绑架儿童和妇女,无疑是超常的残忍,再以血腥的方式杀死儿童和女人,就是超常野蛮中的野蛮,极端残忍中的残忍,甚至,这样的野蛮和残忍已经超过9.11的恐怖行为。

如果说,上个世纪,法西斯主义制造了“种族灭绝”的灾难,共产主义制造了“阶级灭绝”的灾难,那么,本世纪刚刚开始的几年内,专门针对平民施暴的恐怖主义,就是正在制造着“平民灭绝”的灾难。多亏这世界还有坚定奉行先发制人的反恐力量,能够遏制恐怖主义的实力增长,否则的话,恐怖主义泛滥必将导致类似塔利班掌权时期的大规模的人道灾难。

画面上,一个躺在大人怀中小男孩,四肢和头都无力地下垂着,粘着血污,看上去已经死亡。他的身体那么瘦小,四肢那么细嫩,已经来不及长成壮实的青年。

侥幸逃脱恐怖魔掌的两个女孩,只穿着短裤,全身基本裸露,慌张地斜穿过马路逃命。是的,与那些已经死去的或伤残的孩子相比,她俩是幸运的,毕竟完整地活下来。然而,这恐怖的两天的所有野蛮和残忍,将留在她俩和所有活下来孩子的记忆中,将为所有孩子们投下终生阴影。

这样的画面,在呼唤全世界的反恐力量的协作行动的同时,也应该成为人类文明的永远记忆,如同人类记住法西斯主义的种族灭绝和共产极权的阶级灭绝一样,记住恐怖主义的“平民灭绝”!

9.11之夜,我认同“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

9.4之夜,我要以“今夜,我是俄罗斯人!”,遥寄我对北奥塞梯的孩子和女人的一份同情和悲悼!

2004年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