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8日,全世界无数的目光都聚焦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因为在这一天,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将宣布2010年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花落谁家。在这众多的关注目光当中,有很多身处中国大陆的人士,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无法直接通过互联网观看网络直播,而只能“翻墙”搜寻消息,他们的政府更不会允许电视直播,因为其中一位热门候选人曾被他们的国家电视台称作“幕后黑手”,即便在如此恶劣的信息传播环境下,大家依然在热切的期待着,兴奋而紧张的心情此起彼伏,用一位男推友的话来说:“媳妇在产房生孩子都没这么焦急过”。

北京时间下午5点,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向全世界宣布,2010年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民间运动代表刘晓波先生,以表彰他为中国基本人权所作的长期的、非暴力的努力。而此刻,刘晓波还在辽宁锦州的监狱里服刑,他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被当局判入狱11年。与此同时,闻悉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后,广大网友利用Twitter、新浪微博、腾迅微博、手机短信、电子邮件、QQ签名等草根自有“媒体”,让“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通过移动网络平台迅猛传播开来,而神秘的“有关部门”也“积极”参与进来:大量删除带有刘晓波获奖信息的内容、QQ无法正常登陆、含有刘晓波字样的短信无法正常发送……,然而网友的智慧是无穷的,在“刘晓波”三字被封杀后,“文刀晓波”、“刘晓庆的弟弟”、“刘刘晓晓波波”等代名词被大量使用并成功突破封锁,青年学者@winkho这样感慨,“政府的打压让人感到憋闷,但热爱自由者的智慧却给生活增添了眼前一亮的感觉”。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庆祝活动不仅仅局限在网络上,人们从网络得到讯息走进现实,又将现实中的信息公布在网络上,如此快速衔接地循环使现实与网络形成了千丝万缕的连接,互为推动。在济南,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燃放鞭炮庆祝刘晓波获奖而被当地警察带走,面对困境,孙教授仍不忘告知警察晓波获奖这一喜讯,众多网友在网络上声讨警察的粗暴行为;在北京,数十位网友自发饭醉庆祝,结果全部被警方带走,据当事人发出的短信,在出警过程中,王荔蕻(女)、天天(女)等人遭到推搡和踢打,阿尔、许志永、屠夫、何杨、赵常青、包龙军、天天、小路、高健、刘京生、赵枫生、张永攀、王国齐等人,被带至不同的派出所讯问,截至9日上午10点,所有这些人都没有获释,他们失去自由已经超过16个小时,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艾晓明发起签名呼吁警方尽快释放这些无辜者,众多北京网友也表示要去派出所围观;在上海,知名媒体人石扉客等因要聚餐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在人民广场被警察带走,直至午夜才获得自由;在杭州,二十多位网友顺利相聚庆贺刘晓波获奖,虽然很多人与刘晓波素未蒙面,但是听到晓波获奖的消息,大家都难掩兴奋之情,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对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大家开玩笑讲到“这次晓波获奖真的要感谢党和政府,没有他们的助选,晓波是得不到这个奖的”,同时也对北京警方和上海警方的违法行为给予谴责。不仅仅是这几个地方,在全国很多地方包括海外,很多网友都用聚餐或鸣放鞭炮的方式祝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稍不如意,哪怕是加班也要强烈谴责别人的外交部,这次也意料之中地及时放出了发言人马朝旭,他称“诺贝尔委员会把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不仅如此,中国政府还在8日晚召见挪威驻华大使,提出抗议,中国驻挪威大使也要求会见挪威外交部长。此类行为,用人大教授张鸣的话说:“刘晓波获奖,中国政府的反应很程式化,让人事先都能料到。难怪古人言,智可及,愚不可及”,而网上盛传的诺贝尔奖定律也很好的阐述了当局的心态:1:肯定有美国人。2:肯定没中国人。3:如果有华人,肯定是外籍。4:如果不是外籍,八成是台湾。5:如果万一是大陆土生土长而且又没换国籍的,那中国政府一定会强烈抗议并不予承认。或许中国政府不知道,在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评奖规则中有这样一条:“瑞典政府和挪威政府无权干涉诺贝尔奖的评选工作,不能表示支持或反对被推荐的候选人”,意思就是说诺贝尔评选委员会是具有独立性的,谁获奖与挪威政府无关,召见挪威驻华大使提出抗议的行为,无疑是可笑的,或许在当局看来,一个机构居然能独立于政府之外存在才是可笑的。不知道马朝旭在说“诺奖颁给刘晓波是对和平奖的亵渎”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政府每年会把“优秀共产党员”、“人民优秀检察官”、“人民最喜爱的警察”等奖项颁发给多少贪污腐化、以权谋私、滥用公权的公务员,这种行为又是亵渎了谁?

往年每逢诺贝尔奖评选时,形形色色的中国人就像过年一样热闹,语重心长地讨论中国人为什么不能获奖,高瞻远瞩的预测中国人何时才能获奖,可当眼前出现了这么一位货真价实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时,“他们”却表现得异常淡定,装蛋之心,路人皆知。难怪有网友建议崔卫平老师再来一次“午夜凶铃”,挨个打电话问他们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的感受。10月初,温家宝接受CNN记者采访时表示“外界对中国缺乏了解。中国有四亿网民和八亿手机用户,他们可以上网表达自己的意见”,对此,自由写作者@kunlunfen说,多位网友测试“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手机短讯发不出去,难道这就是温家宝所说的八亿中国人民拥有手机可表达意见而证明的言论自由吗?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令很多熟知他的人欢欣鼓舞,进而也会影响到更多不熟悉他的人,这种影响是深远而不可控的,对于无数热爱自由民主的人来讲,纵使他们的理论水平高低不同,但是在思想的大方向上却是一致的,而这种大方向里,已经不可避免地含有了“刘晓波因素”,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仅仅是给中国民主思潮作了一个总结,同时也是一个新的开端,但随之而来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著名媒体人@mozhixu说,“初步想了一下,晓波获奖对贤斌可能是好消息,总不能再制造出一个热门候选人出来,但对于草泥马们来说,短期内可能面临相当大的压力,执政当局必然要通过压制来防范可能因晓波获奖而来的进一步行动”。所以在庆祝之余,我们要不忘那些依然被扣押的北京网友、不忘声援刘贤斌、不忘北海银滩的暴力拆迁……,用温家宝的话来说就是“风雨无阻,至死方休”。最后,再次感谢党和国家,感谢诺贝尔委员会,感谢温家宝对此文的贡献。

(本刊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