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宪章是三十年以来民间力量积累的产物,不仅是思想积累的产物,而且是实践积累的产物。它体现的是普世价值,集中了联合国文献对社会发展的整体诉求,并结合实际进行了中国化表述。它没有以极左的面目出现,也没有以极右的面目出现,而是以一个中性的面目出现,这标志着中国反对派在精神上的成熟。以权利诉求和宪政制度为核心内容的零八宪章迅速成为中国民间社会的一面旗帜,自由主义者和维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聚集到这面旗帜之下。

因为零八宪章以鲜明的态度反对专制,并包含着集体表达和集体行动的含义,是民间社会长期以来鲜见的政治行动,所以专制当局也以鲜见的手段对零八宪章起草者之一的刘晓波先生判处重刑。这个重刑表面上是针对刘晓波先生个人的,其深度的含义是针对零八宪章全体签署人的,在一定意义上也是针对整个民间社会的。当局对刘晓波先生施以重刑,意在警告和吓阻中国民间社会的活跃力量,目的是阻止人们在零八宪章的旗帜下进行思想聚集和组织聚集。

零八宪章发布以后的日子,虽有刘晓波先生被捕在先,又有宪章签署人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在后,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签署人至今也已经有一万多,而且没有一个人屈服于当局的压力而公开退出。当局对零八宪章群体的打压在短期内也没有扩大的迹象,而只限于判决刘晓波一人十一年徒刑。所有的宪章签署人都是与刘晓波先生一样的理念和一样的表达,但现在却是刘晓波独自坐牢,像耶稣一样在为我们一万多人受罪。当有人提出愿意与刘晓波承担一样的责任,愿意陪刘晓波坐牢的时候,当局却暧昧地予以拒绝。除了陪刘晓波先生坐牢,我们做为宪章签署人还应该做些什么?我想,所有签署者应该深刻理解签字的含义,并以此确定应该如何去做一个合格的签章签署人。

首先,在零八宪章上面签个名字,这就表明所有的签署人与零八宪章有了一个契约,同时所有签署人相互之间也有了一个契约。所有的零八宪章签署人无疑都是崇尚权利的人,都是追求民主的人,那么就应该理解权利和民主离不开契约,就应该尊重契约。在这样一种契约精神下,零八宪章签署人应该坚守零八宪章的信念,因为零八宪章的信念已经通过契约成了我们不得不坚守的信念。为了这个信念,我们不赞成某些人为了出于投机的目的而签名,也不赞成某些人为了一个反对者的漂亮名头而签名。如果有的签署人在内心里质疑零八宪章的精神或者故意贬低零八宪章对中国社会的意义,那么,他应该不是一个合格的零八宪章签署人。

第二,在零八宪章上签个名字,这具有在专制者的审判台前画押的意义,画了这个押之后,每个签署人都背负一个专制反对者的“罪名”。在专制社会里,这个罪名是非同小可的,刘晓波先生被重刑此后,还有很多零八宪章签署人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受到非正常的干扰。但是这个“罪名”从长远的历史镜头里看,又是责任与荣誉。但是,签名以后就杳无音信的人显然难以享有这个荣誉,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也只有承担起对零八宪章的责任,才配享有这份荣誉。那么,我们就应该宣传宪章的主张,传播宪章的精神,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宪章签署人。

第三,在零八宪章上签个名字,就等于把我们的“别有用心”公布给世人,也公布给专制者。零八宪章一开始就主张人们用真名签署,这本身就是意义非凡的。只有坦然地抱着真实的心态,中国社会才能坦然面曾经有过的成就,才能坦然面对必须背负的沉重负担。《宪章》中说:“厘清真相,寻求和解”,这没错,但这也要求每个宪章签署人首先是一个真实的人。有什么真实的事情,就光明地去面对它,有什么真实的想法,就光明地去表达出来。假如我们设定专制是黑暗的,民主是光明的,那我们就应该用光明驱赶黑暗。

第四,在零八宪章上签个名字,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公民表明自己权利所在,不是像专制官僚翘着二郎腿在文件上签字一样,那只是表明权力所在。我们要求的只是权利,只是平等的公民权利,只是联合国文献上最普遍的权利。我们要求的是做人的基本的权利,包括生命的权利、财产的权利和自由的权利。我们争取这些权利的目的并不是要凌驾于其他人之上,而是要和其他人和谐相处,共同建设文明社会。所以做一个合格的宪章签署人就应该坚守自己的人格尊严,勇于为自己也为别人争取原本就属于人们自己的各种基本权利。

第五,在零八宪章上签个名字,这是一个光荣的事情,我们也必须把这当做一个光荣的事情。本来参与一个签名活动只是公民权利的正常行使,但是在一个专制社会里参与到这样一个反对专制的签名活动中是需要勇气的,正因为这样,零八宪章签署人才成了一个光荣的身份符号。因此,宪章签署人不应该因签署宪章而怀有道德优越感,而应该因这个光荣的身份怀有历史使命感。为了达到零八宪章所追求的目标,我们不怕喝茶,也不怕喝咖啡,站着,绝不跪下,不仰视,不俯视,永远平视。

第六,在零八宪章上签个名字,表明我们与刘晓波先生有了一个契约,我们和他分处在在大墙的两边,但我们和他有相同的使命。刘晓波用坐牢的方式为国人争取自由,零八宪章签署人应该跨越大墙,把自己的心与刘晓波的心连起来,共同争取国人的自由。零八宪章签署人不是只有与刘晓波一起坐牢才能表达我们对专制的愤慨,当我们继续完成刘晓波先生留在监狱外面的事业,这才是对刘晓波先生最大的声援与支持。刘晓波坐牢了,我们有必要在道义上做出担当,在监狱的外面做另一个刘晓波,就是一个合格的零八宪章签署人。

第七,在零八宪章上签个名字,就把自己与围绕零八宪章的公民运动联系了起来。执政当局通过重判刘晓波把自己拒绝普世价值的面目暴露无遗,但是中国的公民运动不可能因此停顿,那么,零八宪章签署人肩上就有了一个沉重的担子。要围绕零八宪章的精神继续致力于民间力量有效成长,继续推动公民运动。担负起这样的担子也许比刘晓波先生坐在牢中更显艰难,但是还是零八宪章签署人不能推卸的胆子。只有担起这个担子的人,才是一个合格的零八宪章签署人。

因为在零八宪章上面签了字,所以就有了契约;因为有了契约,所以就要遵守,这不仅是做为零八宪章签署人的责任,而且是做为一个“人”的责任。如果连契约都不能尊重,那么不仅不是一个合格的零八宪章签署人,而且不是一个具有完美人格的人。这是最坏的时代,因为充斥黑暗与愚昧!这是最好的时代,因为承载梦想与光荣!如果我问你:这个社会的问题出在哪里?你应该回答:我。我们都不是无辜的,我们早已和镜子中的历史,成为同谋。自由、民主、法治、宪政和公民社会,这是中国必然的未来,为了达到这样的未来,我们都应该做一个合格的零八宪章签署人。

民主中国首发,零八宪章网站2010年1月15日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