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5日,圣诞节。刘晓波因为几篇时政文章和一个零八宪章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至此,关于刘晓波司法命运的种种猜测终于尘埃落定。当然,这个判决打破了当局近年来对思想犯四至五年处置的惯例,大部分异议人士也认为过于严重,纷纷指责当局不按照牌理出牌。可是,共产党如果按照牌理出牌它还是共产党吗?违背政治伦理进行政治运做,早已成为共产党的一种常态。这也再一次告诫追求民主的人们:专制制度下没有精确的民间政治。对共产党的政治在微观层面进行种种猜测一再被证明是愚蠢的和意淫的,甚至是别有用心的。

零八宪章在政治上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它标志着自由、民主、法治、宪政和公民社会这些普世的概念已经成为中国民间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标志着中国的反对派在精神上的成熟。同时,零八宪章是中国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由官民矛盾和维权运动催化出来的政治图景,它反映了中国民间社会整体的政治诉求。另一方面,零八宪章虽然缺少一个有效的组织载体,但它为中国社会转型提供了强大的组织资源,这个组织资源积累在零八宪章这个大发酵池中,随时可能会落地而组织化。我想,中共当局也正是出于对民间力量组织化的恐惧而重惩刘晓波,意在杀猴儆鸡,目的是吓阻围绕零八宪章所展开的公民运动进一步开展。

刘晓波进了监狱,但是刘晓波和零八宪章所启动的公民运动已现风起云涌之势,用当局者的话就是蠢蠢欲动。刘晓波进了监狱,但是其他三百零二个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者暂时是安全的,一万多公开签名者也暂时是安全的。刘晓波进了监狱,但刘晓波的一万多个同案犯却与刘晓波处在高墙的两边。刘晓波是一个启蒙思想家,是一个具有独立精神的学者,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的遭遇激发了更多人成为追求民主的理想主义者。刘晓波用一个人被囚禁的代价换来了许多,这说明民间社会和当局在一场较量中获得的是胜利,而不是失败。

零八宪章发布了,刘晓波被关起来了,但是,天似乎还是黑的,空气似乎还是污浊的,专制者还是那样跋扈的。就中国社会整体而言,刘晓波与零八宪章并没有带来根本的变化,中国还是这个中国。也就是说,中国社会的基本面还没有发生更多的变化,官民矛盾依然在正常的积累中,统治者的合法性依然在正常的衰减中,民间力量的成长依然在正常的过程中。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刘晓波进了监狱以后的零八宪章和公民运动该怎么办?

最主要的是,我们应该确定刘晓波和零八宪章是理性的、非暴力的、反对的和建设性的。虽然刘晓波和零八宪章在很大程度上冲击了当局对意识形态的淡漠,使当局恼羞成怒,进行了不恰当的打压和报复,但是,刘晓波和零八宪章依然是理性的、非暴力的、反对的和建设性的。既然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中国社会的基本面也没有改变,那么围绕零八宪章所开展的公民运动也应该坚守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保持自己的基本面,就是要一如既往地做下去,要做到理性的、非暴力的、反对的和建设性的这样一种态度。

理性不是阴谋家的工具,不是革命家的口号,理性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思维和行动方式。国内不乏满嘴“理性”的阴谋家,海外也不乏用“理性”背书的革命家,但理性不是拿来利用的,事实也证明一切不理性的思维和行动都是可笑的。理性的意思和感性相对,指处理问题按照事物发展的规律和自然进化原则来考虑的态度,考虑问题、处理事情不冲动,不凭感觉做事情。在当今社会,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必须把理性上升为一种信仰,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准确把握社会矛盾及其运动规律,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无谓的牺牲,也只有这样才能负责地推动这个专制的社会走向民主。

当然,理性不是畏缩,不是躲在运动的后面准备投机取巧,理性是为了更有效地反对专制。历史也证明,没有一个专制者和独裁者会在掌握政权时主动放弃政权,变成一个民主领袖。催生民主的最终方式就是反对专制者和独裁者,持续地反对它。只有我们反对它的时候,只有我们反对的力量壮大的时候,它才会与我们对话,才会还给我们权利。围绕零八宪章所展开的公民运动如果要成功,既不取决于共产党政法委的心慈手软,也不取决于国际文明力量的外来干涉,而是取决于会有多少宪章志士在刘晓波之后继续反对者的事业,并在反对中成长起来。

自由、民主、法治、宪政的公民社会,这是世界大趋势,也是中国大趋势。我们该采取什么手段推进中国沿着这样的趋势行进?只有非暴力抗争这一条路。血流成河的暴力所造就的社会必然要用暴力来维持,这已经被彻底证明。共产革命中也不乏救国救民之志士,但最终都是侠客变魔王。以暴力革命的思维看零八宪章或许有些软弱,但暴力革命必须被抛弃。中国数十年来的民主历程也证明,鼓吹暴力的人只是用嘴在鼓吹,从来不去实践。企图用别人的鲜血染红自己的荣耀,本身就是不道德的。当然,非暴力并不排除一些激烈的方式,甚至连甘地认定非暴力包含一定的激烈的方式。

我们反对专制的目的不是要坐庄,更不是坐庄不下,我们的目的只是要建设一个更人性的社会。以反对的精神走建设的道路,这应该成为中国反对者的共识。专制制度把这个社会的反对者驱赶到一个狭小的空间,不断打压和折磨,但是,做为专制制度的反对者,我们也需要主动克服自我封闭和自我膨胀的缺陷,更好地认识自己和社会。应该认识到几十年来的中国社会在一定意义上的进步,我们反对是为了这个社会进步更快。应该承认在体制内寄存着巨大的行政能量,只是专制制度使这些能量变成了破坏性的,那么我们也应该尽量与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寻找对话的机会,携起手来,共同改变中国社会的专制局面。

刘晓波进了监狱,但是零八宪章中所蕴含的理性的、非暴力的、反对的和建设性的本意不能改变,也就是说,零八宪章的政治道路不能被异化。对刘晓波及其他因零八宪章而受难的同胞最好的声援就是坚守零八宪章运动本意。我们所有的零八宪章签署者既然签署了,就与零八宪章形成了一个契约,那么我们就更有一份维护零八宪章责任,就更要表现出理性的、非暴力的、反对的和建设性的精神和态度。

积极扩大零八宪章的影响能力,以零八宪章指导公民运动,促使中国的维权运动上升到人民对制度诉求中来,这是所有签署者的责任。用零八宪章的精神进一步对体制内进行冲击,最终如果能形成交流、博弈和对话的关系,这也是所有签署者的责任。虽然我们会付出很多,牺牲很多,只要零八宪章的签署者能够肩负这两项责任,那么中国人民的美好未来还是可以期盼的。

20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