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3年3月到2004年10月,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三岔湾村的农民,为了捍卫自己的土地财产,也为了获得公正的补偿,与榆林市政府的强制开发进行了长达一年半的维权抗争;而榆林市市政府高举着“收回国有土地”的尚方宝剑,依仗着手中握有的行政权力和镇压机器,对农民的土地进行非法征用,在遭遇农民的合法抵制之后,自2003年3月强行夺地以来,该市政府居然“执法违法”,近乎疯狂地开动镇压机器,先后五次出动大量警察对徒手维权的农民进行公开镇压,少则出动400名警察,多则出动3000名警察,前后抓捕维权农民近百人次,并向徒手村民开枪,致使50多人受伤,其中重伤27人。

然而,三岔湾村民并没有屈服,一方面,他们为了对抗政府的野蛮镇压而团结起来,自今年5月底到10月4日,该村2000多名青壮年农民24小时坚守在村部大院,过着原始的集体性的共产主义生活。另一方面,他们以三岔湾村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名村民的名义,在10月4日向国家主席胡锦涛发出《紧急呼吁书》。

呼吁书事实确凿、层次分明、有理有据:

说明了该村土地一向为村民所有,对此的官民认识“明确一致,界线分明”。而且,50多年来,各村为防沙固沙投入大量劳力,“终于把沙漠变为林地,不能一夜之间说是国有的就是国有的。

说明了市政府成立该开放区不具有任何合法性,因为“到目前为止,农民没有查到中央、省批准成立该开发区的合法文件。”

揭开了非法设立该开发区的腐败:负责该开发区开发的“实际上是一官办公司,宣布政府占有大部份股份。到目前为止,已产生严重的政府官员和干部私分股份,以及围绕该地出现的其它严重违规操作和腐败问题。”

痛斥该市市政府的毫无诚信:“政府承诺给农民的宅基地多次承诺多次背诺。”

列举了市政府的单方面强买强卖和对维权村民进行的五次野蛮镇压。

最后,“我们紧急呼吁胡锦涛主席立即干预此事,请立即派工作组调查这次镇压事件,调查确定2万亩林地的权属问题,调查设立‘榆林市西沙开发区’的合法性问题,调查围绕开发区违规操作和腐败问题。”

任何尊重事实和不抱偏见的国人皆会认定:这些村民的集体徒手维权,完全是合法合理合情的行为;他们写给胡锦涛的呼吁书,也是有据有理有节的诉求,充分展示出农民维权活动的正义、理性和坚韧。

反观该市市政府及其开发商们,是多么贪婪的敲骨吸髓之徒:打着“收回国土”和“发展经济”的旗号,抢夺归村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靠手中的政治权力,不征询村民集体的意见,甚至连象征性的谈判和讨价还价都没有,就强制性地单方面征地,单方面定价,堂而皇之地发布规定:开发2万亩林地,补偿给农民的劳务费仅仅是每亩500元,而向开发商招商出让的地价则是每亩35万元,卖地价比补偿费整整高出700倍。

再看该市市长、公安局长以及警察们,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先后五次出动大量警力,对徒手村民进行公开的暴力镇压。据村民的呼吁书列举:第一次镇压是2003年4月28日,出动400多名警察;第二次是2004年5月23日,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是2004年5月26日,出动近3000名警察;第四次是2004年8月27日,出动2000名警察,前后共有近百人次被抓。最为暴力的第五次镇压发生在国庆长假期间的10月4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和市公安局长杨勇亲自出马,指挥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三岔湾村,逮捕了30多名抵抗政府非法征地的该村村民,其中23名为妇女。在镇压和反镇压的过程中,警察居然对徒手村民开枪,致使50多名农民受伤,其中重伤27人。正如呼吁书所言:两年来的五次镇压,该村及周边村庄已经变成地地道道的白色恐怖地区。村民们包括许多党员村民,感到榆林地区成了被一些虎狼官吏割据、不受共产党领导的“土围子”。

中共执政的55周年庆典,变成了三岔湾村村民的灾难。

在这里,我们再次看到土地开放中屡屡发生的野蛮行为:强势的官权与资本结成利益同盟,强制掠夺民财和肆意践踏民权。而正是写在中共《宪法》中“土地国有制度”、官权至上的现行制度和官商勾结的制度化腐败、以及稳定第一和经济增长优先的政绩标准……赋予了政府性暴行以合法性。联系到十。一前后,中共的专政机关对来京上访民众的围追堵截和驱赶逮捕,所谓的加强中共各级政权的执政能力,不过是在邪恶制度庇护下,加强权力滥用和暴力镇压的能力。

由此,能否尽快“还地权于民”、特别是“还地权于广大农民”,不仅事关基本人权的能否落实为法定权利,官权能否得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而且事关能否改善官权太大而民权太小的极端不公的现状,遏制官商勾结的权贵集团对弱势群体的肆意掠夺。

由此,固然,一直受损的民众还无法在短期内改变现行制度,但民间权利意识的觉醒和自发民间维权运动的扩张,越来越变成自下而上地争取民间权益和推动制度变革的基础性力量。

我必须以高傲的愤怒,强烈抗议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公然掠夺三岔湾村民的土地和镇压村民维权的野蛮行动!并要求按照司法程序调查榆林市市政府的征地和镇压的违法行为,对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和市公安局长杨勇以及相关责任者,进行公开公正的司法追究!

我更应该以谦卑的姿态,向这些村民表示由衷的支持和敬意:他们不仅是必须加以平等对待的国民,也不愧为令人尊敬的维权斗士!

2004年10月6日于北京家中

编者注:查到当时的“致胡锦涛主席的紧急呼吁书”及报道文章,附注如下。还查到一些后续报道,此事以27名村民被“法律判刑”3至15年而终结。该村被定名为全市有名的“烂干村”村,事件后村领导更换班子,村民生活“恢复秩序”。市领导“亲切慰问群众”,村民另辟耕地恢复生产,“一片祥和”。

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三岔湾村
致胡锦涛主席的紧急呼吁书

胡锦涛主席:

10月4日凌晨3点,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三岔湾村,逮捕了30多名抵抗政府非法征地的该村村民,其中23名为妇女。在抓捕与反抓捕的过程中,警察开枪,到目前为止,受伤的农民50多人,其中重伤27人。此次行动的指挥者为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市公安局长杨勇。

三岔湾村地处榆林市榆阳区榆阳镇,距市区7公里。2002年3月,榆林市政府突然宣布要在该村及邻近的沙河口村、流水沟村、杏焉村、西沟村、西郊农场等所属的2万亩林地上搞“榆林市经济开发区”(后改为“榆林市西沙开发区”),受到当地近15000农民的坚决抵制。政府规定,每亩地补偿农民劳务费500元,同时明文招商每亩地的出让价为35万元,到目前80%以上面积已被出让给开发商,40%的林地被毁。

政府和农民的矛盾是:政府认为它收回的是“国有土地”,依据的是1951年西北军政委员会为配合土地改革发布的一个行政命令;农民认为该地为集体土地,“国有土地”于法无据,即使根据上述行政命令也不能确定该地就是“国有土地”。该地1949年10月以前就为该村村民明文所有,解放后为该村所有,不论是官方还是民间认识明确一致,界线分明。50多年来,各村为防沙固沙每年都投入了大量劳力,终于把沙漠变为林地,不能一夜之间说是国有的就是国有的。到目前为止,农民没有查到中央、省批准成立该开发区的合法文件。该开发区实际上是一官办公司,宣布政府占有大部分股份。到目前为止,已产生严重的政府官员和干部私分股份,以及围绕该地出现的其他严重违规操作和腐败问题。政府承诺给农民的宅基地多次承诺多次背诺。

政府违法掠夺农民土地的行为,受到七个村15000农民的坚决抵抗。在多次上访无果的情况下,三岔湾农民被迫采取在自己的土地上静坐的抵抗形式。由于三岔湾村属大村,3600多人,涉及所属林地10800亩,成为抵抗的主力。自2003年3月夺地以来,榆林市政府多次出动大批警力公开镇压:第一次,2003年4月28日,出动400多名警察(其中90%为假警察);第二次,2004年5月23日,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2004年5月26日,出动近3000名警察;第四次,2004年8月27日,出动2000名警察,前后共有近百人次被抓。自今年5月底至10月4日凌晨,三岔湾村民为防止被抓,团结抗敌,该村2000多名青壮年农民24小时坚守在村部大院,过着原始的集体性的共产主义生活。全村4000多亩耕地两年荒芜。

胡锦涛主席,我们三岔湾村及周围地区为陕北革命时期的重要地区,为革命先后献出了1000多条人命。今天,我们决心继续发扬红区人民的革命精神与榆林地区这些比国民党胡宗南、军阀井岳秀坏得多的虎狼官吏战斗到底。在此,我们紧急呼吁胡锦涛主席立即干预此事,请立即派工作组调查这次镇压事件,调查确定2万亩林地的权属问题,调查设立“榆林市西沙开发区”的合法性问题,调查围绕开发区违规操作和腐败问题。榆林市长王登记、市公安局长杨勇两年来五次镇压,我村及周边村庄成了地地道道的白色恐怖地区。自2003年4月份以来,我村及周边村庄有400多名党员多次被迫产生向中央正式提出退党的想法。他们感到榆林地区成了被一些虎狼官吏割据、不受共产党领导的“土围子”。

三岔湾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村民

2004年10月4日

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因征地出动大批警察镇压农民,开枪造成重伤20多人

李中柱

10月4日凌晨3点,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出动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该市榆阳区三岔湾村,逮捕了30多名抵抗政府非法征地的该村村民,其中23名为妇女。在抓捕与反抓捕的过程中,警察开枪,到目前为止,受伤的农民50多人,其中重伤27人。此次行动的指挥者为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市公安局长杨勇。

三岔湾村地处榆林市榆阳区榆阳镇,距市区7公里。2002年3月,榆林市政府突然宣布要在该村及邻近的沙河口村、流水沟村、杏焉村、西沟村、西郊农场等所属的2万亩林地上搞“榆林市经济开发区”(后改为“榆林市西沙开发区”),受到当地近15000农民的坚决抵制。政府规定,每亩地补偿农民劳务费500元,同时明文招商每亩地的出让价为35万元,到目前80%以上面积已被出让给开发商,40%的林地被毁。

政府和农民的矛盾是:政府认为它收回的是“国有土地”,依据的是1951年西北军政委员会为配合土地改革发布的一个行政命令;农民认为该地为集体土地,“国有土地”于法无据,即使根据上述行政命令也不能确定该地就是“国有土地”。该地1949年10月以前就为该村村民明文所有,解放后为该村所有,不论是官方还是民间认识明确一致,界线分明。50多年来,各村为防沙固沙每年都投入了大量劳力,终于把沙漠变为林地,不能一夜之间说是国有的就是国有的。到目前为止,农民没有查到中央、省批准成立该开发区的合法文件。该开发区实际上是一官办公司,宣布政府占有大部分股份。到目前为止,已产生严重的政府官员和干部私分股份,以及围绕该地出现的其他严重违规操作和腐败问题。政府承诺给农民的宅基地多次承诺多次背诺。

政府违法掠夺农民土地的行为,受到七个村15000农民的坚决抵抗。在多次上访无果的情况下,三岔湾农民被迫采取在自己的土地上静坐的抵抗形式。由于三岔湾村属大村,3600多人,涉及所属林地10800亩,成为抵抗的主力。自2003年3月夺地以来,榆林市政府多次出动大批警力公开镇压:第一次,2003年4月28日,出动400多名警察(其中90%为假警察);第二次,2004年5月23日,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2004年5月26日,出动近3000名警察;第四次,2004年8月27日,出动2000名警察,前后共有近百人次被抓。自今年5月底至10月4日凌晨,三岔湾村民为防止被抓,团结抗敌,该村2000多名青壮年农民24小时坚守在村部大院,过着原始的集体性的共产主义生活。全村4000多亩耕地两年荒芜。

冲击政府机关 非法拘禁民警 强占村委会
榆林27名抗法村民被判刑

2005-01-15 18:21:37 来源:法制日报

http://www.yfzs.gov.cn/

本报讯 (记者韩家文 法制播报记者陈正直)2005年1月14日,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举行公开宣判大会,该区三岔湾村高拉定、张忠、高随林、徐奎娃、韦海明、张福财等6名主犯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非法拘禁罪、煽动暴力抗拒法律实施罪和妨害公务罪,分别被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韦喜堂等其余21名被告人也于同日宣判。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年5月至2004年7月,以高拉定为首的27名村民因对政府收回原由三岔湾村管理的国有土地不满,先后通过捏造虚假事实,混淆视听,煽动并组织三岔湾村不明真相的村民进行非法聚集、越级上访、拦挡车辆、堵塞交通、冲击政府机关、拘禁他人、阻挡建筑工地施工、破坏生产设施活动。经政府做大量的思想工作后,他们仍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铤而走险,采用打、砸等非法手段破坏生产建设秩序。2004年3月27日,高拉定召集韦喜堂、万秀明等20多个村民,组织三岔湾村300多名村民持械进入榆林中学建筑工地阻挡施工,破坏施工设施,致使其施工长期停顿。同年4月12日,榆阳公安分局依法传唤三岔湾村牛淑珍、张五心二人调查取证,高拉定立即组织400多名村民持铁锨进入榆林城区,围攻榆阳镇政府一个多小时,并组织堵塞榆林城区南门口主要交通要道长达13个小时。5月23日,高拉定等对入村执行公务的公安民警和政府工作人员实施非法拘禁,长达41个小时,并组织300多名村民强占村委会,非法聚集,形成“土围子”,暴力抗拒法律实施,非法聚集长达133天。

榆林市榆阳镇三岔湾村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

“建设新农村,国家已给了农民这么多的好政策,而对于我们来说就要科学规划,多干实事,做到自立自强”,在榆林市榆阳镇三岔湾村治河造地工地上,伴随着装载机、大卡车的轰鸣声,该村几位领导向笔者描绘着宏图。

三岔湾村曾经是全市有名的“烂干村”,特别是经过多年的上访和部分村民闹事,致使该村的土地长期荒芜,许多农民生活出现了困难。去年12月16日,经过村民认真选举出来的领导班子一上任,就把发展集体经济,改善群众生活作为己任,他们找专家、搞设计,因地制宜地寻找着三岔湾村致富的突破口,在大量论证的前提下做着新农村建设的科学规划。面对榆溪河水冲刷西河湾下游的河床,影响大片良田安危的现实,他们找到市水利设计院专家进行论证,并在通过治河工程设计后,很快多方筹资100多万元,春节一过便拉开治河造地的序幕,目前,每天有20多台机械奋战在工地上,该工程完工后,在使河道得到治理的同时,可新增土地100多亩,将新建农民住宅。榆溪河东岸的几百亩土地长期荒芜,面对如今要种稻田上游水量供应不足,而种其它作物由于地下水位偏低、土地盐碱等具体实际,他们采取股份制的形式,筹资30多万元修通了道路和便桥,准备把属于他们的工业园区的沙土挖填到地里,这样既使工业园区得到平整,也使几百亩盐碱的土地得到改良和利用。

与此同时,该村按照社会主义新农村“发展生产、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要求,积极筹措了近百万元资金,大搞基础设施建设。春节前,他们在村里安装了几十盏明亮的路灯,还给六十岁以上的300多名老人每人赠送了一袋白面和一袋大米;并给七十岁以上的150多位老人每人送了两吨煤炭。为了扶持教育,还拿出30万元在村小学设立了奖学金,用于优秀学生和老师的奖励。

榆林市委市政府领导看望三岔湾村贫困户

2005-1-26

1月25日上午,榆林市委书记周一波,市长王登记,市委副书记路志强,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玉虎,市委副书记李涛,带领市委办、民政局、扶贫办、农业局及榆阳区的负责同志看望了三岔湾村的贫困户,带去了面和慰问金,把市委市政府对老百姓的关爱之情春节前送到老乡家中。

市上领导在三岔湾村支书高宝的带领下,先后看望了万慕洞、徐翠英、万三娃、张兰芳、万马马五户。每到一户,都与主人亲切交谈,了解家庭收入情况,揭锅看瓮,查看过年的东西准备了没有,肉面准备的是否充足,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当市上领导将两袋面和200元钱送到徐翠英家时,激动得她热泪盈眶:“政府需要花钱的地方多哩,我们有儿有女,怎好意思再让政府接济”。周一波告诉她,党和政府不会忘记群众,也决不会让一户困难群众挨饿受冻。鼓励她对生活充满信心,有困难找政府,政府会尽全力帮助。徐翠英表示一定要用自己的双手,凭借家居城郊的便利条件,摆摊设点也要争取来年家庭生活有一个大的改观。说得在场的领导笑了。

得知市上领导来慰问,张兰芳老人托人掏了两块半钱买了一包烟,一定要让来家的同志抽上一支,表达一个农民对党和政府的感激之情。她告诉记者,她从心底里感谢共产党,因为她的房子塌了,是政府帮助盖得,到了晚年粮食是政府供的。有房住,有饭吃,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在三岔湾村委会,看到标语上墙、制度上墙,院落整洁,显得生机勃勃,周一波、王登记等市上领导鼓励村干部一定要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牢固树立宗旨意识,在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进程中,坚决遵章守纪,为建设一个和谐而富裕的现代新农村而不懈努力。

周一波:榆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7年1月)
王登记:榆林市市长,2006年4月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
杨勇:省十届人大代表、榆林市公安局局长(2005年12月29日)

当今中国最危险的一类黑恶分子——认识陕西榆林公安局长杨勇

按照中国法律对黑恶势力、黑恶分子的定义,榆林市公安局长杨勇多年所犯罪行和犯罪特点,就可明了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黑恶分子。比起普通的黑恶分子更危险的是,他身披人民警察的皮,每次作案都以国家机关的名义,以共产党组织的名义。他所驱使的不是普通的社会犯罪同伙,而是纳税人供养的公安干警。

杨勇敢在2003年“榆林三岔湾土地纠纷案”中五次出动上千真警察和假警察对村民进行镇压。敢在2004年十月的一次镇压中公然开枪血洗三岔湾村民,造成几十人重伤。敢伙同其他机关黑恶分子把三岔湾二十多位村民判处高达十五年的刑期。在北京诱捕三岔湾村民代表时,敢用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长秘书和新华社副社长的名义。杨勇在“陕北民营石油案”中,公然强迫被捕投资者代表对朱久虎律师栽脏陷害,受到投资者的坚决抵制。敢公开声称要把投资者代表之一的冯秉先整死。杨勇敢在2001年造成81人死亡的,震惊全国的“横山县马坊大爆炸案”发生前长期收受非法炸药制作者的巨额保护费。在省上要求查处时,敢签发“查无此事”的报告。爆炸案发生后,敢伙同其他犯罪嫌疑人销毁涉及他的罪证。

杨勇敢在2001年把公安机关查扣的价值一百多万的汉代皇家文物据为己有,在上杨勇敢在2003年协查发生在河北省的“全国第一汽车大盗案”中,将追回的十四辆小汽车用来装备公安局,释放了罪犯。并要求公安机关全体人员以后类似情况照此办理。

杨勇敢在多次干部调整中完全违反组织程序,大肆调整提拔人员,收受贿赂。敢在影响很大的多起大案办理过程中收受贿赂,打击坚持原则的办案干警。敢公开包庇流串几省进行麻醉抢劫的亲属逃避制裁。敢在公安部公安厅“四不准”颁布后,严令下属多个部门必须完成各自的上百万元的任务。

杨勇敢在榆林拥有六套房产,敢包养包括女公安干警、卖淫女、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女教师在内的众多姘头。

杨勇敢在每年清明节给祖宗上坟时鸣枪祭奠。敢把今年与儿子鸣枪祭奠的过程拍录下来到处炫耀。据榆林公安干警和纪委干部测算,杨勇在榆林的黑把子兄弟在一百二十人以上,杨勇个人资产绝对在三千万元以上。

这样的黑恶分子正在作为专案负责人办理“陕北油田事件”中被抓捕的朱久虎律师和十位投资者的案件。正在人模狗样的搞“公安局长接待日”活动。

今年六月份榆林几位离休老干部在给中组部和新华社的反映信中有下面的一段话,发人震醒。

恶棍在恣意妄为中
百姓在饥寒交迫中
石油投资者在群情激愤中
干部在冷眼旁观中
上面在死后不管洪水滔天中
江山在风雨飘摇中
——发布时间:2005-9-6 10:43:33

就陕西榆林市公安局局长杨勇的有关问题

致罗干书记、周永康部长的信

尊敬的中央政法委罗干书记

尊敬的公安部周永康部长

我是陕西省委陕北籍干部,今天把陕西榆林许多公安干部和群众反映的榆林市公安局长杨勇的问题,以及他们的意见整理了一下,以公开信的形式向你们反映,想促使这个长时间得不到解决的问题能得到解决。

近几个月来,中央政法委、公安部部署的全国公安局长接待日活动搞得有声有色,解决了很多积案、难案,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这一声势浩大的活动在榆林地区却没取得这样的成果,工作很难展开。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主持接待工作,解决群众问题的市公安局长杨勇本身就是一个焦点问题。从去年后半年以来,鉴于自杨勇主持市局工作期间榆林地区社会治安形势不断恶化,公安队伍十分混乱,警察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简直没法说,榆林市很多干警同志曾多次署名向中央、省有关部门反映杨勇的问题,但一直没有解决。今天向二位领导再次汇报,希望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希望局长接待日活动在榆林能够真正开展起来,希望此次活动的目的能够达到。

这次反映的只是杨勇大量问题的一小部分,是榆林干部群众都知道的部分问题,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这几起问题都有详实的各种证据,知情的干警和群众都愿意站出来作证。

一、2001年7月的震惊全国的“横山县马坊大爆炸案”.此案死亡81人,伤残200多人,直接经济损失1亿多元。此案系杨勇担任市局政委主管治安工作时发生。案发前的六月上旬,省公安厅按举报材料要求榆林市严格查处马坊村几乎家家私造炸药一事,杨勇很快向公安厅亲自签发了“查无此事”的报告。爆炸案发生后,杨勇销毁了他应当承担责任的各种证据,安排销毁了该村村民刘世伟、马世平从村民收款,向杨勇和其他人行贿的证据,杨勇因此逃避了法律的制裁。

二、2003年,在协查发生在河北的“全国第一汽车大盗案”中,杨勇将追回的14辆广州本田、桑塔纳2000、世纪新秀等品牌的新车全部装备给市局各科室,将参与销脏的榆林籍案犯王强取保释放。在总结会上,杨勇公开把处理此案作为经验,要求干部以后照此办理。

三、1996年,杨勇任延安地区清涧县公安局长期间,破获一起文物盗窃大案。杨勇将其中价值一百万元以上的汉代皇家用品文物据为己有。为掩盖事实,杨勇制造文物被破坏的假现场,在省、市纪委严查时,杨勇当时吓得跪下,交代把东西送给了时任陕西省委常务副书记艾丕善同志。此事不了了之,随后杨勇升任榆林县副县长。

四、2003年上半年,震惊陕西省的榆林“二赵”黑恶犯罪团伙被榆阳分局一举端掉。办案民警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历经七个月逮捕了39名案犯,破案234起,振奋了人心。杨勇施压要求办案负责同志对主犯之一的磊进行劳改处理,指使姘妇贾树梅(系其外甥)进行威胁办案人员、骗取假口供等一系列严重的干扰司法的违法活动。杨勇又公开施加影响,使本应在市法院审理的磊最后在区法院审理。杨勇的不当干预给办案造成严重混乱,使案件审理当中出现了严重的不公和违反程序的问题,一个本来振奋人心的案件反而在榆林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

五、杨勇亲戚郇润林、郇喜林多年流窜临近省市的高档酒店麻醉抢劫作案,当时应属重大案件。二人被榆阳公安分局抓获后,初步侦察证实麻醉抢劫14起,后在杨勇的干预下,未做任何处理释放,影响极坏。

六、杨勇的几起涉嫌受贿案

1,2003年1月,杨勇严重违反程序,不顾其他负责人的反对,一次提拔任用了29名榆林市榆阳公安分局干部。公然买官卖官,在公安队伍和群众中震动很大。
2、2003年,榆林市局办理一宗重大赌博案,涉案30人,赌资300多万元,在主管领导不在场和办案人员反对的情况下,所有涉案人员送钱后被杨勇下令全部释放。
3、2002年,在办理靖边县赌博案时,杨勇通过姘妇贾莉共收受涉赌6人30万元贿赂,其中两人是公安干警。
4、2002年,杨勇向承建市局办公大楼的建筑商张玉禄索贿10万元。
5、2003年,在办理子洲县朱小宏贩毒案时,一次受贿20万元。
6、2001年,在榆阳公安分局上划市局时,杨勇挤掉了5名老公安民警编制,违反程序将李万红、窦宏斌、高彦琴等5名社会青年通过在劳人局办理假转干手续变成警察。
7、榆林公安分局副局长马锐,原为刑警大队长,无恶不作,臭名远扬,副局长职位就是花2.5万元向杨勇买来的。

七、杨勇在榆林市区房屋财产情况:

二里半公路边三层小洋楼一处
肤施路商品房一套(2003年卖给司机柴宽明)
二街菜根香酒楼三楼一处
二街沿街门面房一处(已卖)
东沙平房一套
现住榆林培训中心二楼单元房一套

八、杨勇生活作风糜烂,姘头有贾树梅、贾莉、董婷(卖淫女)、孙老师(中国公安大学教师)、康啸峰按摩院女技师、市工商银行张氏等。杨勇给其中多人在榆林购房。杨勇经常出没淫乱嫖娼的地方有榆林宾馆、榆林四海大酒店。

九、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四个严禁”颁布实施后,杨勇顶风给市局刑警支队100万元的罚款任务,给治安支队120万元的罚款任务,其他部门均有任务。

十、杨勇每年在清明节为祖先上坟时都要鸣枪。今年上坟时,杨勇把自己和儿子鸣枪祭奠过程拍录下来,现在光盘在榆林干部和群众中广为传播。

2005年8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