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1

国际笔会美国中心执行主任在美国《洛杉矶时报》上发文讨论中国当局对互联网信息的控制问题。作者认为,中国当局动用成千上万的网络警察监控互联网信息,但中国网民想方设法绕过监控障碍发表言论,国际社会应该支持中国网络作者赢得言论自由。

国际笔会美国中心执行主任苏珊-诺瑟尔日前在美国《洛杉矶时报》上发表的评论文章题为:《让千万个博客在中国盛开》,副标题为:“在中国及更大空间的战斗中,压制言论和言论自由,谁将最后胜出?”

诺瑟尔女士在文章中指出,在中国,政府雇佣着一支专门从事审查和监控网络信息、受过专门训练的五万人的网络警察大军。政府有12个部门被授权能够查询和关闭不合意的网站和信息。这些部门的动作极为迅速。两位美国电脑专家最近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有30%的被禁网络文章或信息,在发表后半小时内就被官方删除。90%的被禁信息或文章,在网上发表后24小时内被删除。

外国公司或跨国公司要想在中国运作,必须遵守中国政府的信息审查要求,或者放弃在中国做生意。比如,美国派拉蒙影视公司今年四月同意删除一部新片中一个对中国不够奉承的片段。对于那些发布被禁信息的人,中国政府的惩罚是相当严酷的。如一位揭露中国劣质学校建筑的网络记者被判处5年徒刑;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因在网上发表呼吁民主改革的文章,2009年被判处11年监禁。刘晓波的勇气使他获得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但有关他获奖的信息在中国被完全封锁。

诺瑟尔女士认为,即使中国如此精心设置的言论监控系统,也是抵不过上亿名拥有手机和微博账户的中国网民。中国网络作者们设计出很精明的、低技术的方式来绕过网络审查。当曾任谷歌(Google)全球副总裁和大中华区总裁的李开复,在网上发布一张一套茶具的照片时,他的粉丝们马上就明白,李开复受到官方审查者的审问。在中国网络上,说某人被“喝茶”就意味着,此人被警方传唤到秘密地点,受到警告。中国博客作者们很精通应该在什么时候按压“惊慌”按钮。

有关中国大陆今年禽流感的信息在受到当局的封锁之前就被网民散布出去了,中国政府试图控制该信息的努力,反而吸引国内外更多舆论对此事的关注。苏珊-诺瑟尔女士表示:

“(中国网民)在试图绕过政府审查过程中呈现出许多聪明才智和创造力。同时你也可以听到,许多人发出批评中国政府审查制度的声音,这包括一些电影制作人最近在北京的一个电影节期间指出,政府的审查对中国电影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近来有很多中国人勇敢地站出来,发出针对政府审查制度的批评声音。这些都表明,尽管政府使出浑身解数来压制言论和信息,但中国网民也在想方设法用各种途径发出自己的声音。互联网上总有办法和途径发表信息和言论,日益发展的信息技术最终会使中国政府意识到,它即使雇佣再多的人力、花费再大数额的资金钱财、和运用再尖端的信息监控和审查技术,最终还是抵不过老百姓要发出声音和拥有言论自由的意志力。”

诺瑟尔的文章还说,虽然如今博客等互联网技术和网民规避网络审查的策略是新的,但类似李开复与中国政府的言论审查制度所玩的“猫抓老鼠”游戏,则并不新鲜。中国当局长期以来一直都不能容忍不同意见,在打压异议声音上不惜拿出任何手段。李开复和中国政府,正如许多在极权国家生活的网络作家和他们的政府一样,陷入了一场谁胜谁输的角逐中。在这场角逐中,中国网民用于言论自由的最新数字技术和工具,正在与极权政府的监控和审查技术进行较量。言论自由的未来取决于确保在这场角逐中,自由的声音战胜压制的机器。

中国言论自由的状况在近10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今社交网络“推特”有5亿注册用户,中国大约有10亿网民。即使在全世界最压制性的体制里,网络社交媒体和微博,使任何想发表看法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听众。随着进入网络世界的障碍日趋减少,网络作家与读者之间的无形障碍也在逐渐消失。然而,随着网络言论的迅速增长,官方的言论控制也在不断加强。20年前,中国政府确认互联网是对国家政权和统一的威胁,从而开始了针对网络信息的数字监控。

诺瑟尔女士表示,中国政府想推广自己的软实力,但它监控信息的做法与它这个目的是背道而驰的:

“我认为,中国是一个拥有迷人文化的重要国家,而它近些年来的快速发展为它在国际社会上赢得了一定的敬意和羡慕。许多人都想更进一步了解它的文化和学习它的语言,这些都是中国的优势。但是,我也知道,只要中国政府针对创造自由、文学自由、言论自由极力继续加以限制的话,中国文化的真正潜力和力量将得不到充分实现。在看到中国仅有的几个闯出来的作家、电影制作者和其它文化艺术人士的时候,你不得不痛心地意识到,还有很多的写作者、电影艺术人士、和其他文化艺术人士因为审查、监控而不能充分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创造力,从而使中国文化的真正潜力得不到到充分实现和发扬光大。”

在美国的原网络刊物《大参考》主编李洪宽认为,中共高官是想利用互联网技术来掌控局势:

“中国当局对新的通讯工具认识得比较清楚,它认识到这个工具本身是中性的。革命派用了它就可以搞革命,反革命用了它也可以搞反革命。中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们要捍卫它现在的既得利益。他们觉得党内动员各级干部要占领这个阵地、要利用这个工具。所以它希望它可以中和或者抑制老百姓用茉莉花革命是有一定的遏制作用。这样他们有利于对在第一时间扑灭革命的火种。这是他们的如意算盘了。”

诺瑟尔女士的文章还表示,中国的新闻审查进入了与新的舆论平台和技术的竞赛之中,它将在自己的重压下逐渐崩溃。信息监控减慢互联网的速度,加重中国巨大经济引擎的负担。即使审查制度的柱石也显出裂缝。今年3月底,一位叫曾力(音)的中国网络审查官员曾就被他禁止发表的言论表达歉意说,“我不想成为历史的罪人。”

文章最后指出,对言论自由的捍卫者来说,与中国的新闻检查对峙意味着,必须召集队伍。世界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必须支持中国维权人士和倡导言论自由的活动人士。在中国做生意的跨国公司,必须抵制屈服于中国政府的言论审查、监控和政府对个人自由的侵犯。普通民众,不管是在网上或网外,必须将中国网络和博客作者的声音扩大,传播他们的信息,呼吁言论自由。只有站在中国反抗者的一边,武装中国反抗者,言论自由才能最终取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