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4

广东谢(女):1、我听到你们这个节目中江苏小杨说他收听效果很差所以很郁闷。我想跟他讲,最好是用网络收听,电脑也不贵,也就一两千元,二手的可能更便宜。上网一个月五六十元,不是很贵,这个应该都可以接受。另外翻墙软件网上到处都有,你只要有心找是很多的。另外孙志刚先生搞的自由亚洲电台大陆听友联谊群我也找到了。2、很快就六四了,今天就很疯狂的在封网,封了两万个群,没封的也不跟你说话。不许说话,今天晚上的QQ群就很安静。3、六四镇压这样的事都能做出来,你说共产党有多邪恶啊。这不是犯错而是犯罪,是反人类的罪。现在有人对平反这两个字很反感,我也是认为不能用平反这两个字。共产党它也没有资格去平反,只有认罪伏法。

广东黄:明天就是六四了。今天我想讲一讲,六四二十四年了,我的心情相当沉重。就是说,共产党以及政府和军队杀了那么多人,却从来都不反省自己,老是在世界上叫这个反省要那个牢记历史,却不反省不牢记它自己的历史。它所做的不单是自己不反省,还不让人家说。最近封网搞这些乱七八糟的,又不许天安门母亲这些人出去。我认为,中国的社会道德诚信危机、社会溃烂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原因是有两个后遗症,一个是反右后遗症,一个是六四后遗症。

湖南王:1、我小时候发生了六四运动。我在你们的电话中听王军涛讲的六四很感动。共产党这个独裁政党以权谋私执法犯法,上梁不正下梁歪,相当腐败。

湖北阿正:我这几天都听到过福建林先生在你的节目和纬连的节目上唱血染的风采。林先生不是专业歌唱演员没有专业技巧。可是就因为没有专业技巧,所以唱的很淳朴很真心,我听的时候都哭了,特别当他唱到“也许我倒下将不再醒来”,我眼前就好象浮现出89六四倒下的学生,我心里很难受。共产党太没有人性,怎么能够把人压成肉饼?怎么能够用机关枪去扫射?我也看过89六四那些回忆和片段,心里很难受。今天我又看见美国之音采访丁子霖。丁子霖教授已经很衰老,面容消瘦满头白发。她流着眼泪说,她宁可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刘晓波,把她关进去把刘晓波放出来。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