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7

薄熙来案件庭审结束后,外界的热烈讨论仍在持续。官媒认为薄熙来案是良好的法制改革的开端,外界则反驳无任何改变。海外团体计划将薄熙来案件作为人权侵害案递交联合国。

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贪污受贿及滥用职权一案在本周一结束一审的审理,法院宣布择期宣判,而外界的讨论没有因此而结束。

官媒:公开审理体现司法改革方向

周二,中共中央政法委名下媒体法制网发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家弘和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黎宏的访谈内容,何家弘称“薄熙来案的审理不仅体现了司法公开透明,而且还体现了制度文明,被告人权利得到了充分尊重和保护”又称“以微博直播的方式全程公开庭审,既体现了决策者对推进司法公开的决心,同时也体现了司法机关对案件公正审理的信心。”

黎宏也说“薄熙来案件的公开审理对于司法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周二中国大陆的官媒如人民网、检察日报等也都对薄熙来审判发表评论文章,都称这场审判是体现了法制。被称作第一官媒的新华社周二的社评称“一直有人担心薄熙来案会遭到”秘密审判“,但纵观庭审过程,这一疑虑已被事实所打消。”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主编蔡咏梅向本台表示,薄熙来被审判不仅无法体现中国的法制,并且让外界更加觉得中国政治的黑暗。

“据说现在上万人在上访要求翻案,如果中国大陆的政治出现变化,我相信送进监狱的是另外一批人。你看姜维平这个案子很明显是一个受迫害的冤案,姜维平这个案子在中共现在的体制下是没有办法(翻案),很多人都奇怪薄熙来倒台了为什么还不能办这个案子,所以中国政治如果不出现变化,他们是不会让薄熙来翻案,薄熙来是因为权力斗争失败了。”

北京网民陆锡鑫周二在微博说:“既然是公开审理以体现所谓的法制、法治精神,那为什么还要刻意强调”没有自首、坦白、检举揭发的情节“呢?被告人作为承担法律责任的主体,可以对自己作无罪推论,何必坦白?再说被告人在审判前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他到哪去自首?又为什么非要检举揭发他人呢?”

薄熙来成法制体系弱者?

近期微博中不少人都为薄熙来呼吁公正的审判,而这些人并不是薄熙来的支持者,许多也都是薄掌权重庆时的批评者,他们认为在不健全和无公正的司法体系面前薄熙来已经成为弱者,曾受到薄迫害的律师李庄早前曾表示要为薄熙来辩护。

在海外推进中国改革的团体公民力量则在周二发表声明说,薄熙来于2012年3月15日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就被限制了人身自由,长期被中纪委秘密关押审查,而这一切都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管辖之外的中国共产党的“家法”下进行的,所索取的任何证据都不应具有法律效力。

公民力量表示,薄熙来已成为人权受侵害的人士,同时计划向他的家属发放联合国陈情人权状况调查表“公民力量将同刘晓波、王炳章、高智晟、刘贤斌、许志永、丁家喜等人权侵害案件一样将其呈递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向本台表示:“任何一个中国案子,尤其是涉及到政治的案子,官方都不会按照《刑事诉讼法》来做,换句话讲就是这些当事人被告人的辩护权利是受到了侵害,这件事也不例外。薄熙来首先是被中纪委控制审查,这不是任何司法部门的行为,而是党的行为,换句话说党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这个期间家属不能探视,没有律师可以介入,他是在相当大的精神压力之下和威胁的情况下接受审查。”

不少人认为,薄案是在世界媒体面前刻意营造的一种假象,只为端得上台面。对于中国司法改革则无任何帮助。

香港苹果日报周二署名张昕之的评论则表示,“薄熙来一案只是历史长河中一个微小的浪花、最终会随着其他更为轰动的新闻而被人们遗忘。该案的发生、审判、终结,也未必就会对现行体制产生”质化“的改良,然而民众的”政治犬儒“得分,无疑会加上一个小小的、或许短期内无法察觉、然而正在积累且增长着的百分比”。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