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6

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5日去世,享年95岁。曼德拉一生和平争取平等社会的努力,引发中国民间对社会和平民主转型的呼声。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身份,再次引发民间关注中国同样获得该奖项、现却仍身陷囹圄的刘晓波及大批狱中的维权人士。但有评论认为,中国当局高压的统治之下,以和平方式过渡到民主社会的可能性较低。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周四去世,其毕生致力于争取南非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权与法治,被尊为“南非国父”。南非总统祖马已经宣布,将为曼德拉举行国葬,南非各地从周五起将降半旗致哀直至葬礼完毕。

曼德拉的一生,经历过多重戏剧性的身份转折,他曾经当过拳击手、律师,在白人统治的种族隔离时期被监禁27年,带领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走向多种族的民主制度,并在1993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他1994年至1999年间担任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是世界民权运动的指标性人物。

曼德拉逝世的消息传出后,世界多国政要以及各界人士均表示哀悼。美国总统奥巴马当地时间5日命令美国白宫和公共建筑为曼德拉降半旗以致哀。

曼德拉辞世的消息公布后,中国网络上哀悼声四起。不少网站更重温香港摇滚乐团BEYOND主唱黄家驹为曼德拉所创作的名为《光辉岁月》的歌曲。也有大量网民们就事件表达对中国自由与民主的和平转型的渴望。

曼德拉的去世令中国的网民们联想到了仍在服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有网民写道:“我们追悼一位尊重人权、自由、平等且为之奋斗的人,但中国的曼德拉做了与南非曼德拉一样的事情,却被监禁,真是讽刺。”这则为了避免中国网络审查没有提及名字,暗指刘晓波的网帖被广泛转发。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周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刘晓波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不仅没有被释放,中国当局反而加强监控,软禁了他的妻子,中国民众不要只寄希望于中国出现曼德拉,而是应凝聚公民力量,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推动民主:“现在刘晓波还在坐牢,会不会往后他能做更大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但是我想无论如何不能光期待中国的曼德拉,中国的人民还是要利用各种各样的途径推动中国的民主。”

刘晓波曾在独立中文笔担任过两任会长,该组织刚卸任的副会长蒋亶文周五向本台记者表示,中国会出现曼德拉式的人物推动民主转型,但不大可能以和平的方式:“中国会出现自己的曼德拉,早晚都会有一个,也可能是很多个,公民意识的觉醒是必备的条件,任何时候都应该有对和平转型的期望,但民间良好的愿望始终得不到官方任何积极响应,所以只能遗憾地说,和平转型的期望,越来越小,这对未来的中国必然是一种悲剧性的命运。”

此外,有网民借事件讽刺中国当局的高压政策:“若曼德拉被关在中国,他不可能成为国父,但很可能变成一个精神病人。”

内地知名刑辩律师陈有西在其个人微博上称,一个坐牢27年的人,出狱后仍然能承受繁重活跃的政务活动,直至担当总统重任,活到95岁。南非白人政权的监狱文明和人权保障,更值得人类思考。

对此,曾经任职中国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也曾身陷囹圄的俞梅荪周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曼德拉伟大,南非最后一任白人总统德克勒克同样伟大,他力主废除种族隔离,不顾外界反对释放曼德拉,最终二人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认为“没有他就没有曼德拉”:“如果德克勒克打击他、枪毙他、弄死他,就不可能有曼德拉了。我们在狱中的王炳章、高智晟在狱中受到虐待,身体大伤,还包括刘晓波,我坐牢三年,出来都元气大伤,能出来的是九死一生的。至于曼德拉,至少南非当局没有很厉害地虐待他,使他的身体还能过得去,使得他还很长寿,使得他出来还能为国家、人民做事,应该说监狱对他还是很人道的。如果把他迫害得痴呆了,都不行了,像李旺阳那样,眼睛都瞎了,他就做不了曼德拉了。所以曼德拉的伟大和白人政府德克勒克的伟大是双方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