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1

十二月十日是国际人权日。廖亦武、贝岭、孟煌和王一梁当天在斯德哥尔摩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前用“裸奔”的方式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刘霞、刘辉和刘晓波的状况,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中国人的精神尊严。

十二月十号是国际人权日,也是瑞典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举行的日子。

记者获悉,十号下午,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和平奖获得者廖亦武先生,着名流亡诗人贝岭、王一梁,画家孟煌,以及学者王军涛,在斯德哥尔摩联合发出了一个“裸奔宣言”。

宣言说,我们以赤裸的方式,来这里奔跑,因为这里曾经是言论审查的坚定捍卫者、共产党高官莫言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地方。我们以此提醒这个健忘的世界,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他的妻子刘霞,和刘霞的弟弟刘辉继续受到各种残酷迫害。而“发生这种骇人听闻的政治株连之际,共产党的宣传机器,借助于瑞典学院的颁奖,高调发动起来,人类普世价值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自2012年冬末以来,无数良心犯被投进监狱,西藏人自焚已达到122起。”

为此,有关这个裸奔事件,在发生后记者采访了陪同他们的一位友人,他对记者具体介绍说:“我们分了两拨。廖亦武、王一梁和贝岭一组,孟煌和王军涛一组。王军涛没跑只是做协调。先是老廖他们那组跑出去。我们到了一个商场找了一个很隐蔽的电梯,他们就在电梯里面脱了衣服,然后从电梯里冲了出来,直接冲破了当时警方的封锁线,跑到了会场的台阶上面,还摆了个姿势。孟煌的情况是,他是在此后跑的,跑过了一条街后被警方拦了下来。”

在裸奔发生前,关于他们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方式,记者采访了参加者诗人贝岭。

“我们作家、艺术家和学者之所以用这种方式呼吁,请求这个世界,是因为我们除了文字以外我们只剩下一个东西,就是我们最后的自己的身体。我们想用身体引起这个世界的注意,这样的一个行为本身事实上是我们一生里面临的一个最大的、最特别的行为。因为我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来表现‘决绝’和抗议的方式里面最最后的手段就是自杀,而裸体也许是仅次于自杀和自虐的一个‘决绝’的行为。”

贝岭说,他们是用自己的牺牲唤醒对中国人每个个人人权的关注,捍卫中国人、作家在精神上应有的尊严,也是捍卫中国的,乃至人类的文学和文化的尊严。

对此,他说:“这么多年来,我们作为个人,作为作家写过多少文字试图让这个世界去关注目前发生的事情。可是,效果非常有限。我们这个做法首先是想要告诉西方世界,以及在瑞典的代表西方文明的所谓的一个重要的典礼之前,必须面对我们这个文明所遇到的巨大的对于人和人性,对于人权的损害。我们这个行为可能是一个除了自杀以外最后的、最决绝的行为,去让这个世界关注我们这个民族所发生的一个巨大的人性的悲剧,和关注一个对于人性采取如此无视的,没有任何基本良知和人性的政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