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9

中国敢言媒体财新传媒的调查记者庞皎明近日宣布辞职,并回顾了多年来与中宣部的纠缠和斗争,曝光了在财新总编辑胡舒立的帮助下躲避官方追查的经歷,引发各界广泛关注。庞皎明周日告诉本台,事件披露之后,他处境被动。有评论认为,调查记者是在中国严控媒体的现状下倍受打压的群体,而敢言媒体的生存状况也走钢丝般,处境艰难。

近日,因报导湖南邵阳超生婴儿被强送福利院并被卖掉牟利、武广铁路使用假粉煤灰等敏感事件被中宣部多次追查的财新传媒记者庞皎明宣布辞职,与此同时,他还曝光了湖南方面使用了特殊的技术手段入侵其个人电脑、掌握了其个人信息,及多年来在财新总编辑胡舒立的帮助下,化名“上官敫铭”、“郑道”发表文章躲避中宣部对他职业生命几度“追杀”的全过程,引发业界震动。

记者周日与庞皎明取得了联系,他谈及近况时说:“具体涉及到前公司的事情我不方便说,被披露出来的文本是一个内部讲话,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披露出来了,所以造成方方面面都挺被动。我在《中国经济时报》呆了两年,在《南方都市报》呆了三年,在财新也呆了三年多,确实每次离开都有来自政治方面的压力。像我离开《中国经济时报》主要是因为铁道部,当时铁道部势力很大。我之前离开过很多次了,也有经验了,我就静下心来看看书,写写字,先暂时休整一段时间。”

庞皎明的离职的新闻引发网络就调查记者命运及中国新闻环境恶化的热议。

《经济观察报》记者韩雨亭发微博称:“调查记者的命运就是开除,庞皎明因”武广高铁粉煤灰事件调查“,开除;河南石玉提前半年把河南出版集团董事长双规,开除;《南方人物周刊》曹林华调侃刘洋,开除;《经济观察报》温淑萍,提前一年泄露铁道部改革方向,开除。”

清华大学陈昌凤教授称:“在中国深度报道没落之日,庞皎明的离开增添了一个悲情的注脚。因为离开,所以敢说。”

对此,庞皎明说:“毕竟在中国,做事(调查记者)还是比较艰难,政治环境不允许,当时他们(中宣部)打压我是因为铁道部的利益集团不希望被披露,活在中国这些都可以理解,而且我从事这个行业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这些打压没必要多度悲情的解读,我有足够的韧性来承受这些压力。”

调查报道记者、“中国舆论监督网”的网主李新德周日对记者称,像庞皎明这样中国调查记者一直都在经受中宣部的打压,近期他曝光河南纪委违法乱纪的事件,竟然遭到网上追逃,而曾在《中国经济时报》任职的记者王克勤以及《山西青年报》的前记者高荣勤都曾有过类似经历。

他说:“中国的调查记者,他也不是第一个(被当局打压),但他也表示最后一个。揭黑记者王克勤也辞职去做慈善去了,还有高荣勤,也判了十几年。触犯了地方的利益,通过地方宣传部门到省委宣传部,再到中宣部去做工作,抵挡不住集团的利益,这是体制性问题。前段时间我们报道河南的纪委违反乱纪、乱双规,然后纪委书记火了,在网上追逃我们。”

近来,有不少在敢言媒体供职的新闻人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广州《新快报》记者刘虎曾于今年8月实名举报国家工商总局现任副局长马正其,于今年10月被指涉嫌诽谤罪遭到批捕。该报的另一名记者陈永洲因多次批评报道总部在长沙的中联重科,同月被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正式批捕。上月底,《财经》杂誌副主编罗昌平,疑因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涉贪,被免去副主编职务。

对于中国敢言媒体的生存环境,庞皎明的朋友、原《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记者昝爱宗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财新传媒与中宣部小心翼翼地周旋以保护庞皎明,但来自体制内的局限使得这种努力就像在走钢丝:“胡舒立还是体制内的思维,在党的喉舌方面和中宣部是一致的,只不过在做法上面她要求专业主义,要客观真实,但是敏感的事情他们肯定不报道的,比如刘晓波的事情、新公民运动、《南方周末》的宪政梦,他们只是报道突发事件,胡舒立也保护不了他(庞皎明),因为胡舒立是体制内的思维,她就像走钢丝一样,保持一定的平衡,又要求有一定的新闻客观性,又要在中宣部容忍范围之内。新闻管制严厉,干调查记者没有多少空间可以发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