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前的2003年12月18日,专门为民维权的律师郑恩宠,因揭露强制拆迁中的官商勾结对弱势群体的掠夺,而被上海当局以莫须有的泄密罪判监三年。为此,我曾写过《郑恩宠冤案:霓虹灯下的罪恶》一文。

事隔一年多之后,统治着“国际大都市”上海当局,再次制造出绚烂的霓虹灯下的可耻罪恶,又一名著名的维权律师被处罚:2005年2月23日,上海市有关当局的周处长和朱处长带着扛摄像机的小青年来到郭的办公室,没收郭的律师证,查抄了郭的电脑,最后又向郭出具上海市司法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沪司执监[2005]第41号),对郭律师处以停业一年的处罚。

处罚的理由与郭律师的法律行为基本无关,而主要罗列了郭律师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言论和在一些境外媒体发表文章的只言片语,就宣称郭的这些言论“污蔑、攻击中国共产党和我国政府,诋毁社会主义制度”,“严重损害了我国律师的社会形象,且造成恶劣国际国内影响,显已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条第一款之规定”……云云。

中共的刑法上有专门制造文字狱的“煽动罪”,而从没有听说过《律师法》上也有“煽动罪”。上海司法局对郭律师的行政处罚,与其说是在依照“律师法”条款来处罚律师,不如说是在用刑法上的“煽动罪”来制造又一起“文字狱”。

事实上,郭律师的言行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更谈不上任何违反律师职业道德之举。上海司法局无法容忍郭律师的真正原因,在于近年来郭律师代理了多起敏感的政治性案件,如代理清水君、杨天水、张林、师涛等异见人士的文字狱;特别是不能容忍他代理了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等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案子。据署名南郭的文章《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介绍:为了阻止郭律师为法轮功辩护,有关人员曾经对郭律师做过近三十次劝导性警告:不要写政论文,不要上网,不要那么认真辩,不要那么书生气,不要做英雄,不要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不要为政治犯辩护,不要为法轮功辩护,不要为人权辩护,老老实实做你的海事律师赚你的钱得了!

但郭国汀律师仍然坚持自己的职业道德和个人政见。而这,无疑是上海当局处罚他的真正原因。对握有律师行业之生杀大权的司法局来说,给敬酒不吃,那就只能给罚酒吃。至于给罚酒吃的理由是否成立、其处罚是否合法,在衙役们眼中并不重要。太多的案例一再表明,尽管改革以来的中共政权不断表示要建立“法治国”,但时至今日,中国仍然是骨子里的人治远大于说辞上的法治的国家,特别是,中共所谓“依法治国”,落实到专政部门对政治性案件的处理上,大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郭国汀是颇有成就的海事律师,还一手创立了上海天易律师事务所。虽然,郭律师没有像郑律师那样深陷囹圄,但他藉以安身立命、养家糊口的饭碗却被砸掉。对于郭律师来说,这样的处罚,不仅是饭碗被砸的个人损失,更是砸碎了他经过二十年个人奋斗所创立的事业。

更为下作的是,上海市司法局既要构陷郭律师,又要维护其依法办事的脸面,在宣布停业一年处罚的同时,还留下一纸“行政处罚案件听证通知书(沪司听通字[2005]第1号),告知郭律师”于2005年3月4日上午9时30分在市司法局2115室(吴兴路225号)公开举行听证。请准备证据,通知证人,准时参加。“然而,到了听证会举行当天,听证会的地点突然改变,多位前去旁听听证会的男女却被警察违法劫持,如小乔女士和王继海、吴孟谦、王建波三位男士。警方不但要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数小时,还遭到多个小时的强词夺理的非法盘问,在盘问中还用没收物品和拘禁来加以恐吓,企图要挟他们在具结保证书上签字画押。更为下流的是,警察对小乔女士进行强制性的搜查。在不得不释放他们时,特别威胁他们不得向外透露任何真相。

上海当局对郭律师的处罚已经是在执法违法和滥用权力,对小乔等人的基本人权一系列野蛮侵犯,就是在滥用暴力。

虽然,在大陆依然严峻的政治环境下,肯于介入敏感政治性案件的律师,极为罕有。但近几年来,随着民意觉醒及其民间维权运动的高涨,肯于介入底层维权官司、敢于为“良心犯”辩护的律师正在逐年增多。各地方政府也开始以“新敌情”的眼光看待这些有良知的“维权律师”。但就全国范围而言,上海当局对维权律师的处罚之频繁和手段之卑劣,还真不多见。

这不能不让我想起一年多前的郑恩宠冤案。上海当局以“泄密罪”指控郑恩宠律师,其证据居然需要“临时抱佛脚”的鉴定。郑律师的妻子蒋美丽女士赴京为丈夫请辩护律师,上海当局居然派出十几个大汉将她绑架回上海,并对她进行长期的严格监控。

近些年来,经济上愈发亮丽的大上海,政治上却愈发黯淡,文化上也愈发低俗忸怩。每天高唱建设“文明大上海”的上海当局,却在镇压民意、制造冤案上用力,具体做法又如此野蛮和厚黑,甚至到了不计影响、不管后果的程度。这一切,不但尽显上海当局的虚弱和慌张,而且透出其内在的阴暗和下作。

也许,大上海的霓虹灯,较之于郑恩宠受难时更为绚烂;但在愈益绚烂的霓虹灯下,却是日益加重的恐怖政治的阴影,阴影掩盖着越来越多的罪恶。

郭律师失去了饭碗,也失去了继续以律师身份从事民间维权的资格,但在无视人的尊严、更无视法律尊严的党权国家,他的作为已经为自己赢得了做人和做律师的双重尊严。正是这尊严,在凸现了官权上海的下贱的同时,也为民间维权添加了又一笔财富。

2005年3月6日于北京家中

编者附件:

郭国汀律师简介

2006-05-26 13:50

郭国汀,出庭律师。1958年1月出生于福建长汀,1984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律系国际法专业,随后执业于福建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1995年在香港齐伯礼律师行工作。原福州至理律师行创始高级合伙人,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主任。2005年5月20日被迫流亡海外,现为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自由撰稿人。

郭国汀先后入选《中国社会科学家大词典》(1994英文版),《中国专家人名词典》(1997);《世界名人录》(1999),〈中华英才大典〉(2001),〈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2002),2001-2002年度被Legal500评选为亚太地区中国最佳海事律师。2002年入选WHO‘S WHO Historical Society.

郭国汀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国际商会调解中心调解员,福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英国皇家仲裁协会会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海事专业委员会委员,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兼职教授,上海海事大学海商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国对外经贸大学WTO研究会特邀研究员,《海事审判年刊》特约撰稿人,国际律师协会国际贸易委员会、海事委员会会员。

郭国汀已出版十部法学专译著;在全国30家专业杂志及国际互联网上发表论文、评论、案析500余篇;主要专译著有:1、《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著)1992年大连海运学院出版社(17万字)2、《审判的艺术》(译著)1993年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8万字)3、《国际经贸的法律与律师实务》(合著)1994年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8万字)4、《当代中国涉外经贸纠纷案精析》(主编)1995年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43万字)5、《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译)1996年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26万字)6、《CIF & FOB合同》(主译)2001年复旦大学出版社(62万字)7、《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著)(76万字)2001年法律出版社8、《OMAY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主译)(92万字)2002年法律出版社9、《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著)(49万字)2002年10、《项目融资》(主译)(21万字)11、《郭国汀海商法论文集》(著)(34万字)12、《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77万字)、13、《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14、《挥剑万里行—我的四十自述》。

自1984年始,郭国汀律师便专职从事涉外经贸律师业务,致力于国际贸易、投资、海事海商、海上保险金融银行法及商事仲裁的法律与实务研究。主要执业领域涉及:国际货物买卖、信用证、信托收据、进出口贸易争议;合资,项目融资;提单、租约(航次租船、期租、光租)海上船、货保险及P&I保险;沉船、海难、碰撞、共同海损、油污、责任限制;扣船、货、燃油;船舶融资、租赁、买卖、抵押、建造合同争议;执业20年,已主办各类经贸争议案1000余起,其中涉外案件300余起;同时广泛涉略重大刑事、民事、行政诉讼与国家赔偿争议案;曾赴香港、新加坡、加拿大主办过数起国际商事仲裁案;其中进口5000 吨智利鱼粉品质争议案、中国首例涉外预借提单案、1900万元涉外行政诉讼案、加拿大哥伦比亚国际商事仲裁案、四百万美元货款担保合同争议案、1700万美元涉外仓储合同争议案、1200万美元涉外性骚扰案、重大造船合同争议案、4000万元石油污染案、特大海难沉船货损案、重大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重大海上火灾免责争议案、特大光船租赁合同撤船争议案等有全国性和国际性重大影响。

自2003年1月始立志成为中国人权律师,并分别出任郑恩宠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师涛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杨天水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马翔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张林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吴爱中等法轮功讲真相案及王水珍、马亚莲、周大烨及苏州历史文化街区、烟台历史文化街区、苏州依丽人制服厂强制拆迁案的辩护律师和代理律师。

业务专长:刑事诉讼(特别是人权案件)、国际贸易、海事海商、海上保险及银行法律事务争议调解、谈判、诉讼与仲裁。尤其擅长代理各类重大、复杂、疑难刑事、民事、行政诉讼案。

郭国汀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辩护词

尊敬的合议庭诸位法官阁下:

郭国汀律师与张思之律师共同接受郑恩宠先生委托担任其辩护人,经深入了解全案来龙去脉,查阅检察卷,并经今天的庭审调查质证;我们认为对被告的全部指控完全不能成立,起诉书指控的两份文书根本不属于所谓国家秘密,其内容与所谓国家秘密无涉,至于上海市国家保密局之密级鉴定书之可信度因其本案显而易见之外界干扰大打折扣;即便退一百万步言,假设所涉文书属所谓国家秘密,依法对被告指控的罪名仍然不能成立。

在提出辩护意见之前,有必要就公安机关在办理本案过程中的某些有违法律的行为提请合议庭注意:

首先有必要提请诸位法官注意下述事实:我们注意到公安人员分别于6月6日和6月11日(该次没有搜查证)两次从郑先生家中抄家查扣了大量与本案毫无关系的文书与物件,依法必须于法定期限内予以退还,然而公安局迄今仍扣留了大量与指控罪名无关的文件与物件,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18条的规定,侵犯了郑先生的合法权益,理应及时加以纠正。

其次,据悉公安人员对郑先生家中及办公场所的电话和手机进行了长期监控,严重侵犯了郑先生依据《宪法》所享有的通迅秘密权,理应加以纠正。

第三,控方在起诉时隐瞒了郑先生的两份自述及不少询问笔录。郑先生自6月6日被捕以后,除了5天公安人员未作询问笔录外,每天进行10个小时的询问制作了大量笔录,且郑先生曾自书了两份得到市政府领导认可的情况说明;然而提交法院的只不过是其中的少数几份,无法全面客观地反映事实真相。

兹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诸位大法官判案时参考:

就涉案法律而言

从法律上析:首先必须分清什么是国家秘密?什么是机密级的国家秘密?什么是秘密级的国家秘密?

《保守国家秘密法》第2条:“国家秘密是关系到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悉的事项。”

由此可见只有涉及国家安全,国家利益且经法定程序确定者才有可能是国家秘密。仅是使得贪官污吏闻风丧胆的事实,仅是令腐败分子的利益受到制约的事实的披露,根本谈不上国家秘密!

《保守国家秘密法》第9条:“机密”是重要的国家秘密,泄露会使国家的安全和利益受严重的损害:“秘密”,泄露会使国家的安全和利益受损害。

披露反映社会现实的新闻,工厂工人示威或和平请愿的事件;揭露官商合作违法乱纪非法野蛮强拆,侵犯平民百姓人权,非法干扰记者合法采访的事实,根本谈不上使国家安全和利益受严重损害;恰恰相反,这是有功于国有功于民的壮举!

其次必须弄明白什么是犯罪?

《刑法》第13条规定:“一切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国家、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侵犯国有财产或者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以及其他危害社会的行为,依照法律应当受刑罚处罚的,都是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社会危害性是任何犯罪的首要要件。任何犯罪都必须是危害社会的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也就谈不上犯罪。

不准工人行使宪法赋予之示威和平请愿之权,不准揭露官商合作严重侵犯公民私有房产权人身自由权的行为,才是违法行为;披露这些严重侵犯人权的事实正是为了有效地及时地制止这种不顾普通公民死活的,视民如草芥的官老爷们的丑恶行为;没有丝毫的社会危害性,反之能有效地制止这些严重的侵权行为,对稳定社会只有益处而无任何危害性,何罪之有?!

我国政府人权观念已有根本性变化。第一代领导人认为人权是资本主义的专利,第二代领导人主张人权有姓资姓社之别,第三代领导人终于承认人权的世界普遍性,我国也因此而正式加入了《联合国人权公约》理当尊重和保障国民的全世界公认的基本人权。郑先生之所以在大上海十年动迁中代理500余起行政诉讼与拆迁官司,正是为了维护上海平民百姓的合法正当权益。郑律师之所以不顾个人利益与安危揭露仰融和周正毅(见辩方证据1-3)在拆迁过程中的违法乱纪行为,正是为了维护广大弱势群体的基本人权。法庭调查中郑先生反复声明他是因为上述事实而受打击报复的,我们每个法律人均可从本案复杂的背景中得出相同的结论。

就本案事实而论:

一、虽然起诉书指控的郑恩宠先生曾传真两份文书给中国人权新闻社基本属实。但有两点提请合议庭注意:一是该两份传真因为传真机技术故障等原因,事实上未传达中国人权。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中国人权曾收到过该两分传真。二是中国人权事实上从未使用或发表该两份传真的内容,也未按正常程序予以确认收妥,这一事实表明中国人权未曾收到过该文件。亦即郑先生的行为没有产生任何后果。

二、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自由,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公民不得与境外人士通迅联系,也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公民与包括中国人权在内的海外媒体或团体或个人联系。因此被告人向外发传真或发电邮均是在行使一个公民最起码的通讯自由权。

三、起诉书指控的被告向中国人权发送两份传真件根本不构成所谓国家秘密。

1 起诉书指控郑先生于2003年5月下旬从民警徐某处获悉市公安局处置上海益民食品一厂所发生的突发性群体事件的秘密后,即作了记录、整理,并于同月23日上午,以手稿形式将上述秘密传真给中国人权组织。当晚又以电子邮政的方式发送给中国人权。经鉴定属机密级国家秘密。

表面上析似乎各项证据环环紧扣足以定罪,然而深入剖析则不然。

就此事实而言,郑先生的手稿仅是反映了社会生活中发生的一般现实情况,根本谈不上所谓国家秘密,更不用说机秘级的国家秘密了!

一则徐警员本身也是道听途说(见宗第73-77页),他本人并未参与该处置行动;

二则该警察处置行动仅是日常社会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事,与国家秘密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三则国家秘密依法有特定的含义,并非可以随心所欲任意扩张解释以构罪于人。它必须是“关系到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者,工人示威或和平请愿本来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警方出动警员维持秩序未偿不可,但如临大敌则大可不必。处理工厂工人示威或请愿活动,实乃警方日常维护社会秩序应有之义;与国家安全无关,更与国家利益无涉;徐警员只不过是一名普通警员,而且是一名未参加该次出勤活动的警员;他本人仅是道听途说,连他自已作为公安人员都不知道其陈述的社会新闻是所谓国家秘密,外人又如何可能知二是所谓秘密?又何来法定程序?如果一个普通警员作为茶余饭后谈资的普通执行公务且业已发生数十日的旧闻,也能无限上纲地套上所谓国家秘密,而且提升到机秘级的话,那么我们的政府是否有点太神经质了?

四则根据《公安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3.2.10项之规定:认定该手写稿属于机密级国家秘密未免也太牵强了吧?该手写稿的全部内容仅涉及工人示威及请愿情况和警方平息事件中出警推测之人数着装警车数量等情况,充其量仅是一般社会新闻而已。况且是业已处理完毕数十日的旧闻。值得一提的是:控方拒绝将该文当庭让辩护人一阅,而合议庭竟然支持控方这一非理主张。任何鉴定未经法庭质证不得作为定案依据,该鉴定涉及的原始材料亦然。既然控方拒绝出示该所谓文书,拒绝质证,建议合议庭不采纳该所谓证据。

五则若仅根据道听途说的内容,涉及工人示威或请愿活动,有关警察处置的可能情况,便烂用国家强制力,对一位揭发大金融诈骗案和腐败案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律师公民,实施逮捕关押并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这未免太过份了吧?!

六则郑恩宠先生仅是撰写了一篇未发表的新闻稿件,其目的和动机仅是寻求关心中国文明进步的海外媒体关注中国的民主政治司法改革进程关注中国旧房改造拆迁中平民的人权和利益;同时由于当局不明智地、甚至愚蠢地封锁一切媒体报纸电视广播,非法剥夺公民的表达自由权、知情权;公民无处表达自已的意见也无法获悉社会日常新闻,因而寻求向境外发表。究竟是谁任意侵犯剥夺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权,谁在违法,岂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吗?

七则机密是重要的国家秘密,泄露会使国家的安全和利益受严重损害。公安处置一个地方小厂百余人的示威或和平请愿或那怕是闹事,与国家安全何干?与国家利益又有何涉?依此入公民以罪未免太霸道了吧?!国家安全必然是整个国家的安全,国家利益当然是指整个国家的利益。郑先生所撰写的社会新闻稿件无论如何不会对国家安全构成任何威胁,不会对国家利益造成丝毫损害,何罪之有?!一味歌功颂德其实是真正误国害民,及时揭露社会阴暗面披露各种违法乱纪之现实才是真正对国家负责,对政府负责,对人民负责。

因此将郑先生根据转手三道后撰写的新闻稿件定性为机密级国家秘密,实属荒唐至极!

2.起诉书还指控:2003年5月28日,郑先生将新华社2003年第17期《内参选编》中的《强行拆迁引发冲突,记者采访遇围攻》一文的复印件传真给中国人权。属秘密级国家秘密。

就此事实而论,认定其为所谓国家秘密更是荒谬绝伦!

首先,该篇新华社内参稿件的实质内容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社会新闻而已,而且是中国现行离谱的新闻管制体制下的产物;其内容不外乎在上海某区发生了强制拆迁的事实,发生了记者合法采访受到暴力阻碍的事实,记载了记者受到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事实,仅此而已。本来这些内容理应成为一般报纸的新闻,其并无半点涉及国家安全的内容,更无丝毫关乎国家利益的东西;与《保秘法》第2条有关国家秘密的定义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其次,该篇内参电讯稿事实上是郑恩宠先生建议记者前往采访的,记者之所以将其以内参的方式而不以普通社会新闻的方式发稿,仅是出于给上海市政府留面子,仅是想引起高层重视强拆事件可能引起的社会动乱因素,及纠正拆迁中暴露出的诸多违法乱纪侵害公民人权的严重问题。

再次,该篇内参的内容事实上在同一法院的行政庭业已公开审理,然而却在同一法院的刑事庭却将同一事实当作国家秘密处理,如果不是欲加之罪,那岂不是太荒谬可悲了吗?!

第四,该内参并未标明任何密级,《保密法实施办法》第8条:“应当及时确定密级,最迟不得超过十日”。因此任何秘密文件若系真的秘密必须在法定期限内依照法定程序标明密级,反之不属国家秘密的不得标密级。该内参电讯文稿之所以未标明密级,正因为其根本不属于国家秘密!

第五,何谓国家秘密,法律有其严格的定义与内含,不允许人们任意作扩张解释,对事关公民受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事项更是如此,公民的言论出版发达自由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在法律已对什么是国家秘密作了严格定义时,各部门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任何规章或司法解释均不得违背该法律规定,凡与法律相悖者当然无效。本案中上海保密局任意将公安处理治安问题的普通社会治安日常工作,无限提升为所谓国家秘密,借以用来迫害敢于讲真话敢于维护民权的人士,迫害任何异已。此种作法是十分蛮横专横的!

四、退一百万步言,假设该两页传真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国家秘密的定义,假使其的确属有效的国家秘密,假若其泄露的确有损国家安全而非贪官污吏的安全;有损国家利益而非官商分脏的利益;假如该两份文书确实造成的危害社会的后果,即便上述假设全部是真的,郑恩宠先生被指控的行为仍然与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风马牛不相及!

罪行法定是全世界各国行法公认的原则,我国同样不能例外(〈刑法〉第3条规定: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罚)。

起诉书指控郑恩宠律师触犯了〈刑法〉第111条之“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但任何犯罪都必须满足犯罪构成的四要件,缺一不可。亦即:犯罪主体、犯罪客体、犯罪的主观方面、犯罪的客观方面。

本案中至少缺乏两个犯罪必备要件:即犯罪客体和犯罪的主观方面。

本案中控方未举出任何证据证明郑恩宠律师的行为颠覆了该罪之客体即:“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客观报导工人罢工或和平请愿的社会新闻,不可能颠覆政权,也不可能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有关强制拆迁中存在的非法行为引起众怒或公愤的新闻监督报导,尽管是以所谓内参的形式出现,当然不会颠覆政权,更不会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反之,试图像驼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讳疾忌医,才真有可能最终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初春之的SACE疫情最初也被有关部门视作国家秘密严密封锁消息,结果导致流行全国全世界,沉痛教训人们记忆犹新。正直的蒋医生初时向中国媒体披露真相不被理采,他随后向海外媒体披露真相,才引起国家领导人重视,避免了一场更严重的民族灾难。郑恩宠律师的行为与蒋医生的行为何其相似!他同样向国内媒体发了大量稿件但鲜被采用,甚至《南方周末》已决定刊载的记者采访郑恩宠律师证不予注册的客观报导,上海市有关部门竟派专人前往广州制止其发表(辩方证据3)。而强制拆迁引发的社会茅盾日益激化,北京之泼浓流酸事件,南京之自焚案,上海近200起以死抗争案,难道还不足于引起人们的重视吗?

构成本罪的另一必备要件乃犯罪的主观方面。因为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且具有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见最高人民法院刘家琛副院长主编之《新刑法条文释义》人民法院出版社上册第402页: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刑法修正案和“两高”最新司法解释编写。)郑恩宠律师因为打了十年行政及拆迁官司,客观上得罪了众多权势人物,“十个区长九个反对你”!同时由于郑恩宠律师先后举证揭发了仰融和周正毅,触犯了权贵们的根本利益,动摇了官商合作鲸吞国家和人民的血汗钱的基础。这正是极少数官员欲置他死地而后快,迫害郑恩宠律师的实质所在。郑恩宠律师在公安侦察阶段所写的自述居然要市政府领导过目恩准,岂非咄咄怪事?然而郑恩宠律师是个真正的爱祖国爱人民的人民律师。他根本没有任何推翻政权或是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或动机,尽管他以微薄之力几乎孤军奋战地与各种贪污腐败现象进行了犹如唐吉柯德式的战斗。郑先生甚至还写了一部《我向总书记说真话》的长达50万字的专著!公诉人迄今为止未举出任何郑恩宠先生有颠覆政权和现行制度的任何证据。反而当庭辩称:“未举证证明并不等于郑恩宠就没有此种颠覆目的与动机”。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呀!

五、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本案是一起本不应发生的案件,一个诚实、正直、勇敢、富有同情心、责任感的人民的好律师,因为帮助无辜的弱势群体打官司,维护法律的尊严,公民的合法正当权益,不顾个人私利和安危捡举揭发各种腐败现象,揭露上海十年大动迁中存在的许多非法侵犯公民人权的事实,揭露利用改革开放之机大搞官商合谋骗取国家和人民的巨额财产,中饱私囊;揭发仰融和周正毅,为人民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却因此而得罪权贵,竟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入之以罪!

这是中国司法的耻辱!这是上海的耻辱!这是对法律正义和真理的公然嘲讽!

尊敬的诸位法官阁下,本案的审理已近尾声,经过法庭审理,事实真相业已大白,本案实属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罪于一位正直、诚实、勇敢、富于同情心、责任感的因长期坚持为民请命,因揭发仰融,周正毅而立有大功的人民的好律师的恶性案件。公安机关如果对真正的罪犯能象对付郑恩宠律师那样,功莫大焉;公诉人指控郑恩宠律师的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不存在足以定罪之事实,二乏足以认定该罪之证据,三则本案根本不存在所谓国家秘密,四则郑恩宠律师向中国人权发送传真的行为,仅是公民行使表达权言论自由权的一种方式而已,并不为法律禁止;五起诉书指控之罪名完全不能成立,既无犯罪客体也不存在犯罪的主观方面,完全不符合指控之罪的犯罪构成的必备要件;六则事实充分表明这是一起人为制造的打击报复检举揭发真正的罪犯的人民功臣的案件;七则郑恩宠律师不但无罪,而且有功于国于民;他不顾个人私利大胆揭发仰融和周正毅的勇敢行为应当得到全社会的鼓励和支持,而非投之入狱!

尊敬的合议庭诸位法官阁下:这是一起足以令诸位骄傲与自豪的案件,也是一个可以令诸位终身蒙羞的案件,我们深知诸位大法官会依据法律师良知判决本案,尽管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与来自方方面面的干扰。辩护人认为法官的天职是:应当以法律与良知为唯一准绳,客观公正不偏不依地判案。本案案情并不复杂,事实清二、证据简单、法律关系清楚明白、法律依据充分具体,然而本案的背景及牵涉的权势人物涉及的利益关系确实万分复杂。我们相信诸位法官阁下定能以良知和法律为唯一标准来衡量判断郑恩宠先生的行为罪与非罪,我们期望及时收到体现诸位大法官良知、智慧的客观公正的令诸位终身为之骄傲和自豪的判决。

鉴此,我们强烈要求立即释放无辜被关押的人民律师郑恩宠!

辩护人:郭国汀 律师

2003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