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济先生:

我叫刘晓波,居北京,靠写作为生。

我写信给你,不是求“青天”的开恩,而是表达一个中国人的抗议。

本来,作为一封公开信,用词应尽量克制、温和、礼貌,然而,由于你所领导的教育部下令整肃数所大学网站的行为,太愚蠢、以至于走向疯狂,实在令人震惊。所以,以我目前的心境,这封公开信的某些措辞无法不激烈。

在十届人大三次会议3月14日记者会上,温家宝总理一开场就说:“昨天我览了一下新华网,他们(网民)知道我今天开记者招待会,给我提出了几百个问题。他们对国事的关心,深深感动了我。他们许多建议和意见是值得我和我们政府认真考虑的……”记者会后的几个小时内,新华网“发展论坛”上出现了数以千计的留言,继续提出了另外1000多个问题,网民们还给温总理起了304个亲切的网名。同时,大陆媒体撰文赞美温总理的网上亲民之举。新华网发表评论说:总理感动网民,互联网已经成为“政治决策和民意表达的平台”。

在媒体被官方垄断的情况下,难以完全封锁的互联网,已经成为民间获取多元化信息和参与公共事件的平台。近几年来,网民对重大公共事件的关注,越来越凸现出网络民意发挥着难以替代的舆论监督作用。比如,孙志刚案、SARS危机、刘涌案、宝马案、妞妞案等等,均引起重大社会反响,逼迫地方高官出面澄清和道歉,也给高层决策提供了民意依据。对于教育部而言,南京师大的数位女生被迫为教育部某些光临该校检查工作的领导陪舞一事曝光后,也引发高校师生和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人们纷纷质问:这些来自教育部的四、五十岁的男性领导,到底是谁?为什么南师大领导和教育部不进行追查?2004年10月29日,南京大学小百合BBS上贴出一篇热门文章,作者自称是南师大女生陪舞事件的当事人,她说当天自己所陪的领导自称是教育部长周济。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可靠,作者还留下了这个领导的电话号码。

其实,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网民不免推测:你的整肃令是否与“南师大女生陪舞事件”有关?

你可以认为我的猜测是听信“流言”,但解铃还须系铃人,“流言”止于公开真相,只要你能像在公开讲话中承诺的那样,在教育领域推动“阳光工程”和“信息公开”,以身作则地公开“陪舞事件”的真相,猜测将得以澄清,流言也会自行消失。

一、整肃激起民怨

我想,你是温总理的部下,也肯定是人大代表,不会不知道温总理从网上了解民意的举动。然而,就在人大会议刚刚闭幕后两天的3月16日,温总理的余音得到媒体的赞誉和网民的欢呼之时,你领导的教育部却对大学校园的BBS大开杀戒,一下子整肃了南大小百合BBS、水木清华BBS、北大未名BBS、西安交大兵马俑BBS、浙大海纳百川BBS、我爱南开BBS、上海交大饮水思源BBS、复旦大学日月光华BBS、北邮真情流露BBS、。吉林大学牡丹园站、武汉大学珞珈山水等校园网站,禁止校外网民进入校内网站,实行ID实名制。与此同时,中宣部、国家广电总局、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近日发出《关于新闻采编人员从业管理的规定(试行)》,明确指出:新闻报道在新闻媒体刊发时要实行实名制。(《新京报》3月23日)

周济先生,你的命令,引起青年学子及其绝大多数网民愤怒,令世界舆论感到震惊。

我劝你看看大学生网民和校外网民对整肃令的反应,几乎全是负面。

清华学生在3月18日中午自发聚集在“行胜于言”校训日晷前,抗议水木清华BBS被关。

北大等高校的有些版主用脚投票,已经宣布辞职。

网名叫dear110 (迪儿)发贴的标题是《水木,我为你能做的都做了!》,他说:“今天晚上,我为水木做了最后一件事情,我为发言下跪了,我不知道我跪的是谁,但是我要发言,我只想通过3位政协常委,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和人大代表反映到教育部高层,开始我想让主持人播放凤凰卫视的报道,被主持人拒绝了,后来提问我四次第一个举手,他还是没让我发言,当第五次我一定要发言时,他宣布交流结束,请我尊重会场纪律,我疯了,我下跪了,跪的是谁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一定要发言,得到了3位委员的同意,我发言了,我表达的只是最基本的bbs被封的情况,凤凰卫视的报道和我的观点,情绪很激动,说话打颤,但是我还是坚持发言完了,我希望周济能像胡主席和温总理一样亲民,希望他下来了解一下同学的意见,或许我的发言是失败的,我的行动也是不可理喻的,是好笑的,是没有尊严的,但是最后有几位北大同学和我握手,我很感动,我没说什么,我回来了,水木,我为你能做的都做了!”

网名为“henrry”的网友发帖说:“我泪长流啊!在这个陷阱遍地,内容低俗、污水横流、人心叵测的互联网环境里,清华水木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圣洁的净土。我1995年的第一次上网,就是从水木清华BBS开始的,”他还说:“永远记住这个日子:2005年3月16日星期三。在这一天的下午,在中国,乃至世界青年华人群体中享有盛誉的清华水木BBS(202.112.58.200/www.smth.org)死去了:在一小撮人的强令下,清华水木BBS被活活地缠上裹尸布,在众多互联网公民,尤其是广大青年网民的睽睽众目之下,揉捏成一个只对校内开放,而且必须是实名制的行尸走肉似的普通公告板。这个同时有2万多人在线的富于文化价值、富于技术价值、富于交流沟通价值、富于中国教育形象价值、富于中国互联网事业招牌形象价值,同时也富于商业价值的,中国最著名、历史最悠久的网站之一被敢于逆历史潮流的一小撮人给毁掉了!”

还有些帖子指名道姓地骂你,骂得很难听。我不想在此征引,最好你自己去看。顺便向你推荐一篇详细介绍此次整肃的文章《中国又一轮互联网封杀行动》。

二、愚不可及

我说你领导教育部愚蠢,绝非无的放矢,而是源于教育部本身的行为。在言论自由早已成为普世人权的时代,也在二十一世纪的网络时代,更在此届人大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之时,你所领导的教育部的理念和管理,居然还停留在野蛮而黑暗的中世纪,甚至连中世纪的西方神学院和中国书院的水平都不如。

首先,近年来,“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在最高当局的提倡下,已经成为中国高校的奋斗目标,教育部也投入巨资;北大、清华等著名学府的校长接连发出誓言,口号喊得一个比一个响亮,措辞一个比一个华丽。

然而,大学乃学术殿堂和育人之地,最需要自由的空气,正如在民国时期做过北大校长和教育总长蔡元培先生所言:“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学的通例。”蔡元培先生当北大校长时,一改旧北大的无自由局面,开创了“兼容并蓄”的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的新传统。但他于1919年6月15日发表了《不肯再任北大校长的宣言》。他之所以辞职,源于“国务院”、“参议院”等衙门对北大校务的横加干涉。于是,蔡先生表示:“我绝对不能再做不自由的大学校长。”

所以,大学能否办成一流,靠的是自由环境中养育出的一流的思想创造、学术成果和毕业生。而没有最起码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不让教授们和学生们独立思考、畅所欲言,如何能创造出一流的思想和学术的成果,又怎能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而你限制学术自由、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整肃,你试图把学校和社会隔绝起来,让大学校园变成只接受官方灌输的“纯洁”阵地,是在把高校当作“党权工具”,只能办成毫无创造力的“学术衙门”和培养犬儒的“动物园”,造就的不是人才,而是谄媚权钱的奴才和唯命是从的木偶。

不幸的是,你所领导的教育部强加于大学的,正是这样的奴才道德、木偶意识和犬儒哲学。在这样龌龊的校园内,那些正值梦想年龄的大学生们,还不曾理想过,便已放弃追梦。看看现在的教授们和学生们,缺乏起码的职业道德和理想主义,而唯利是图者和口是心非者,越来越多。

其次,尽管,在党权垄断媒体和控制言论的当下中国,互联网管理已经极为严格,频繁出台互联网管法规,已经严重损害了国人的言论权利和限制了互联网的健康发展。但即便在现行的法律法规中,也没规定ID必须实名。我也登陆了“教育部”网站,查看了包括“政策法规”在内的所有栏目,不见此次网络整肃的任何信息。在关于网络管理的行政条例《教育网站和网校暂行管理办法》中,也找不到此次整肃校园网络的合法依据。我还浏览你的多篇讲话,只见你屡屡提到“阳光工程”和“信息公开”,却没见到你要求整肃校园互联网。

没有合法依据且不敢公开化的行政整肃,只能理解为黑箱内的人治权谋。而黑箱意味着内在的胆怯和虚弱,人治意味着无法无天。

最后,整肃校园BBS的行为,于法无据,于理相悖,于德相克。

从国民权利的角度讲,在网上获取信息和发表言论,是网民们的神圣权利,而你所领导的教育部却用见不得阳光的下流手段践踏了他们的权利。

从国家教育事业的角度讲,校园最需要宽松的有助于自由交流的环境,在社会大环境不允许自由交流的情况下,就更需要校园小环境的宽松与祥和,而你的命令,给校园带来的肃杀之气和精神压抑。这是对高校教育环境的破坏。

从青年学子成长的角度讲,他们正处在求知欲最强、思维最活跃的年龄段,求知欲需要丰富而多元的信息和知识来满足,活跃的思维需要畅所欲言的争论和交流来发挥,而你的命令,恰恰收窄了校园内最重要的信息通道,缩小了发言、交流、讨论的平台,使这些开办了十年以上的校园BBS遭遇最严厉摧残,无数师生的心血付之东流,这不仅是对大学生的青春年华的戕害,更是对人性的犯罪。

三、近乎疯狂

你领导的教育部对大学网站进行如此大面积的整肃,不仅是道德邪恶和滥用权力,更是丧失最低理智的近于疯狂的行为。

首先,在当下意识形态收紧的政治严寒中,校园外的网络已经遭到严控,民间网站也被大量封杀,去年9月,北大的“一塌糊涂”网站被封之后,校园内的网站已经很谨言慎行了,正如清华学生所言:“水木清华”已经很自律、很纯洁了。在此情况下,你所领导的教育部,本该负起保护校园里的言论及学术环境的责任,抵御来自意识形态部门的整肃之手伸向校园,但在此次整肃校园网络证明,教育部公然亵渎份内职责,眼看着愈演愈烈的高校腐败不管,却热衷于扮演起中宣部的角色,越权充当校园自由的杀手。

这不是疯狂是什么!

其次,你是教育部部长,我可以假定你对“和谐社会”有更多的了解和更深的体会,也会考虑并制定如何从教育的角度建设和谐社会的措施。然而,此次整肃大学网站的行为,已经在各大学和社会上激起了广泛的民怨。这是有意制造社会与校园之间的隔骇和冲突,人为制造学生、教师与校领导及教育部的矛盾。不知道你是否上网,如果你在百忙中偶尔上网浏览,也许你已经注意到,在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和谐社会的目标还极为遥远的情况下,你所领导的教育部非但不求如何促进和谐,反而在校园内制造不和谐。

套用一句古语: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我接着补一句:无事生非者,其人必疯狂。

最后,在国人的权利意识已经觉醒的今天,中国的网民已经高达将近上亿人,无论采取多么严厉的措施,也是无法封住的。网民中的大学生不在少数,上网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教育部的整肃是对他们的网络生活的粗暴干涉,得罪的不仅是在校大学生,也是所有无法进入校园网站的网民。如果你的行政首长温家宝总理某天兴起,想了解一下大学生的民意,在没有通知你的情况下,去浏览“水木清华BBS”,却因温总理的校外身份而无法进入,你将如何向他解释?

这不是疯狂是什么!

四、校园不需要这样的老师

借助这封公开信,我也想提及一位清华大学的传播学教授。此次整肃校园BBS的重要措施之一是ID实名制,让我想起一个名叫“李希光”的人。此人是清华新闻学院的院长。他曾公开向人大上书,建议为网络ID实名制立法,结果遭到网民的强烈反弹。现在,他看到你所领导的教育部率先在校园内实施实名制,看到已经有十多年历史的“水木清华”的花叶凋零,大概可以得到些许安慰了,他建议的谋杀网络的卑鄙手段,终于可以在其任教的清华园中实施了。

李希光先生是个典型的两面派,用英文和中文玩弄两面通吃的私利最大化。正如安替先生在《化身教授李希光和中国新闻的双重困境》中指出:李希光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可以分身为两个李希光,一个叫“Lixiguang”,用于他对外国媒体说英语或用英文写论文,大讲新闻自由的益处和言论管制的危害;另一个叫“李希光”,用于他对国内的发言,完全是言论杀手的腔调。安替先生举例说:“SARS的时候,CNN采访他为什么中国封锁新闻,他也直言不讳地批评政府其实没必要,应该放开媒体采访;但是转回头对中国学生就说,SARS恐惧都是国外媒体搞出来的。”“他有一篇我觉得比较不错的英文论文,叫《互联网传播技术和宣传的死亡》,说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导致中央政府控制的传播模式成本加剧,导致宣传的死亡,他还直言不讳地批判中国建立了世界最大的封IP的防火墙。但是中文世界的我们却发现,同样还是这个李希光,竟然要求人大立法禁止匿名上网,还说什么新闻媒体的作用是为政策服务的。”“所以说实话,我不懂李希光,我唯一的解释就是无论这个化身教授在英语世界还是中文世界,他都恰如其分地迎合其主流理论,甚至不惜造成自己的学术和职业的人格分裂。所以在西方,他是中国媒体进步力量的代言人,获得了大量的学术交流资源和发言地位;在中国,他又被官方所器重,拥有清华重镇。反正中文英文两重天,大部分人也不容易分别。”

于是,安替先生感叹到:“天啊,怎么竟然有两个人,一个叫Li Xiguang,是一个西方传媒思想的播种者和新闻自由的推动者;另一个叫李希光,是反西方媒体的领路人和言论自由的扼杀者。我甚至可以直接用那个叫Li Xiguang的话和理论来直接驳斥这个叫李希光的谬论。这个Li Xiguang反对李希光的游戏,中国有第二个传媒学者能作出来吗?”

周济先生,我查看教育部网站上登载的你自2003年3月就任部长以来的20多篇讲话,几乎在每次讲话中,你都强调“育人”和“德育”的重要性。你在2005年2月28日接受央视《焦点访谈》的采访时,你说你最关心农村教育和德育。你说德育是“关系到亿万学生的健康成长,也是亿万家庭最关心的事情,得到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下一阶段,对于教育战线来说,就是要认真贯彻落实,要把这件事情做实。”

你“认真落实”德育的举措,难道除了下令整肃校园网站之外,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我敢肯定,你没有找准校园道德滑坡的原因,也就无法对症下药。

我曾经在北京师范大学作过几年老师,多少还了解些许为人师表的言传身教对于育人之业的重要意义。没有遵守职业道德和做人底线的师资,很难培养出有道德的学生。像李希光这样两面三刀、内外通吃的道德败坏者,怎么可能培养出有德的人才?在此意义上,李希光(Lixiguang)是不适于教书育人的,更不配当教授、博导、院长。所以,你要加强高校的“德育”,最好放过互联网,而详细了解一下教师们的品德现状,好好清理一下类似李希光这样的缺德教师。

查看你的简历,你属于事业顺利和仕途风光的成功人士,曾先后在国内的华中工学院和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获过硕士、博士学位,并1999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你也曾先后担任华中理工大学副校长、校长,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湖北省委常委、湖北省科技厅厅长、武汉市委副书记、市长,后上调北京担任教育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2003年3月任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

以院士之学术高位和部长之官场高位的经历,我想你应该知道,即便在中国古时,媚上欺下的为官者最为人所不齿,有“血染红顶子”典故为证,鲁迅也写过著名的“人血馒头”故事。在我理解,你整肃校园BBS,就是用青年学子的心血来向当今“皇帝”邀功请赏,离“血染红顶子”,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如果你还不罔顾网民呼声,执意与民意为敌,你有可能踏着校园BBS的尸骸继续高升,并得到更丰厚的既得利益,但你颁布的禁令是有毒的,毒化校园就是毒化年轻一代,毒化年轻一代,就是毒化中国的未来!

故而,你的名字,必然被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刘晓波

2005年3月24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