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具有百年历史的国民党,第一次党内的民主选举顺利完成,马英九先生毫无悬念地当选党主席。

作为一个大陆人,我为台湾、国民党和马英九本人感到欣喜。

其一,国民党终于在党内民主化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我一直为百年国民党焦虑,希望它在蒋经国之后及早改革,尽快由一个独裁党变成民主台湾中的一个真正的现代政党。但它的老朽、僵化和黑金,根本无法适应台湾民主化的脚步,导致国民党2000年大选失败的内部分裂,很大程度上源于党内民主的缺席。

面对民进党上台、政党轮替已经完成的台湾现实,党主席连战居然仅为了个人过一把总统瘾,就可以把个人的政治利益置于首位,不思党内改革且硬挺着非要参加2004年大选,结果是国、亲捆在一起,仍然败给了陈水扁。

其实,我对国民党的焦虑,也是对台湾民主的焦虑。因为,成熟的民主社会建立在良好的现代政党政治生态之上的,现代政党政治又建立在成熟的党内民主之上。而没有党内民主的政党,不可能成就真正的现代政党政治,也就不会催生出成熟的民主社会。所以,作为台湾最大在野党的国民党能否完成党内改革,由一个独裁老党转变为全新的民主政党,不仅关系到国民党的生死存亡,也将直接影响到台湾民主的未来。

国民党在失掉两次大选之后,能够进行真正的党内改革,由传统的钦定党主席转变自由竞选党主席,已经迈出了走向现代民主政党的关键一步,实为台湾之福。

其二,在台湾民主的成长中,也在两岸关系毫无起色的僵局下,我一直希望马英九能够执掌国民党,甚至希望他重新夺回台湾的执政权。因为,在当下台湾的知名政治人物中,马英九不仅最廉洁,也最具政治家的大视野,怀有民主统一中国的政治远见。六四十六年来,马英九年年都会在台北参加祭奠和发表演讲,就凭这一点,他的为政之德就令人感佩。

同时,曾经两次击败陈水扁的“小马哥”,是唯一有实力为国民党夺回执政权的人物,如果他真的能在下次大选中获胜,就有机会兑现他的“一国良制”的大陆政策,以“民主牌”应对中共的“统一牌”。

从短期看,只有“民主牌”,才是台湾应对中共的王牌,既能检验出中共政权是否有统一的诚意,也能使中共对台的武力威胁失去借口,更能赢得国际主流社会和大陆民意的支持。

从长远看,谁能促成两岸的“民主统一”,谁就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也将留名在世界民主化的历程中。

环顾当今世界,大陆政权在事实上已经变成独裁势力的最后堡垒,如果大陆中国能够在国内外民主力量的推动下,尽快走上政治民主化之路,进而变成象台湾一样的民主社会,流行于民主国家的“中国威胁论”将自动消失,也很可能产生又一次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他独裁政权,即便不随之雪崩,其生存空间也将急遽萎缩。

这,不仅是中国之福,也将是世界之福。

以我这个大陆人视角看,此次国民党大选党主席,象台湾2000年的全民大选一样,无论谁赢,都是民主台湾赢!

2005年7月17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