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金家政权之邪恶比萨达姆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堪称当今世界的邪恶之最,美国政要指控其为“邪恶政权”和“暴政前哨”,不过说出了有目共睹的事实而已。小金宁肯二百万平民饿死,也要眷养上百万军队,也要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从事国家性的贩毒、绑架、走私、印假钞,向其他独裁国家出口核技术,反复用核讹诈来要挟国际社会,一贯玩弄出尔反尔的无赖手段……所以,就连支持金家政权的中共,也不希望金正日手中握有核武器,这才有北京出面来全力促成的六方会谈。

已经进行了四次的六方会谈,次次无果而终,再次凸现国际政治的无奈、甚至荒谬:与北韩比起来,六方会谈中的五国都可算是富国、大国和文明国了。

美国是全球超强,且是自由同盟的领袖和人权卫士。

日本是亚洲最成熟的民主国家,其财富又居世界第二、亚洲第一。

韩国也是民主国家,经济上起码算中等发达。

俄罗斯是半吊子民主国家,经济再不景气,也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近些年的经济状况大有改善。

即便中国,虽然仍是独裁国家,与其他四国相比,是不够文明;但与北韩相比,毕竟要进步一些;中共政权起码还知道发展经济和改善生活的重要,对内统治的暴虐性也有所下降,对外开放度也在日益扩大,经济上是正在崛起的大国。

而唯有北韩,不仅是最封闭、最野蛮、也最暴虐的极权国,也是最贫困的小国,连年饥荒,连年向国际社会伸手。

当年,英法两国在慕尼黑向德意两国妥协,最终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灾难,的确是自由国家的最大耻辱,也可称为“与虎谋皮”的经典案例。现在,五国中,随便挑一个与北韩相比,在实力上也都是大象对老鼠。如此悬殊的力量对比,文明国家若是还要向野蛮的北韩妥协,那就连“与虎谋皮”都谈不上,充其量算个“与黄鼠狼谋皮”。

然而,怪诞的是,统治着饿莩盛野的北韩的金正日,既是骨瘦如柴的北韩人中肚子最鼓的人,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强硬的国际乞丐。而怪就怪在,一个靠乞讨度日的国际乞丐,却整天挥舞核讹诈大棒,动不动就在国际舞台上撒野,这大概也算是前所未有的奇观了。

看透了六方会谈的金正日,不光是拿北韩两千多万人的生命当人质,也是拿着朝鲜半岛、乃至整个东亚人的生命当人质,所以他才敢一味穷横和无赖,高举核讹诈大旗,惯于出尔反尔。而怀揣大把银两、准备救济小金的五大国,却都要围着这个穷横的无赖小国打转。

难道今日的国际社会竟如此不堪,除了现在的无效清谈外,就真的拿不出其他对付核讹诈的办法,而任由暴君把穷横和无赖进行到底吗?

此次六方会谈的难点之一,是先给胡萝卜还是先交出核大棒?中方起草的第四稿共同文件,五国要求先交出核大棒,再给胡萝卜,而小金是个紧攥核大棒的无赖,他谈判的逻辑就是讹诈的逻辑是:我是腰里挎着枪来参加谈判的,只有满足了我的要求,我才放下枪;任何人也别指望让我先放下枪,才满足我的条件;任何人也别指望我日后不会变卦。别说与我为敌的小布什和小泉没门,就是最近已经把我视为同胞的卢武铉也不行;别说关系密切的说客普京不行,即便是我的“准衣食父母”小胡也不行。

六方中,俄罗斯是看客,日本是美国的兄弟,最利益攸关的四国是美、韩、中、朝。朝核问题关系到美国的东亚战略,但忙着反恐的美国还无暇与小金真的较劲,也乐得让爱虚荣的中共出面周旋;朝鲜半岛一旦出现核危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是南韩,但鉴于北韩的极端贫困和极权,南韩显然不想在短期内与北韩统一,所以,六方会谈的对南韩而言,关键在于不断地谈,谈成更好,谈不成也无所谓,反正还要谈下去;剩下的就是东道主小胡和焦点小金的较劲了。

如果中共不抢当这个东道主,就可以如俄罗斯一样悠闲。而当上了东道主,面对无赖小金,小胡就再无轻松可言。无论怎么谈,只要小金不先放下枪,与其说是不买小布什的账,不如说是不买小胡的账。

面对小金的无赖相,小胡还真是左右为难:

一方面,不拿下小金的核大棒,明摆着给美国继续驻军东亚的理由,也等于给日本提升军力、甚至发展核武提供借口;另外,现在的逃北者涌向中国东北之势,已经让中共头痛不已,万一朝鲜半岛局面危机,北韩的难民潮将愈演愈烈。

另一方面,出于牵制美国和日本的策略,出于中共政权扮演地区大国的渴望,更出于独裁政权之间一损俱损的利益攸关,小胡又不能眼看着小金垮台,即便老大不情愿,也不得不拉小金一把,让他腆着大肚子硬充反美的急先锋。

北京在六方会谈,东北的中朝边境上,一会儿是中国游客赴北韩狂赌,一会儿又是北韩毒品大量走私进中国,还有逃到中国的北韩女人出卖肉体为生,小金除了年年向小胡伸手要援助和送给中国大量难民之外,还把北韩人享受不到的黄赌毒都走私到中国来了!

于是,六方会谈的关键时刻,“小金一句话,小胡皆成空。”小胡这个东道主当得再窝囊,也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真不知到,中共政权还要背着这个混不论的金无赖走多久?那些添鼓金无赖大肚皮的银两,可都是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呀!

2005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