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7月21日,中国女商人赵燕被美国警察殴打,立马引发中国官民的同仇敌忾和持续关注,官方外交部发言人、甚至外长李肇星都出面谈论此案,媒体一边倒地支持赵燕和谴责美国,网络舆论的主流更是被仇美情绪所充斥,赵燕那张坐着轮椅的照片反复出现在媒体上。

赵燕本人为了打赢官司和获得巨额赔偿,也利用国内的反美爱国情绪,在媒体上大肆表演悲情爱国主义,她说:“为了我自己的尊严,为了我们民族的尊严,要将官司打到底,直至打我的凶手被绳之以法。”如此把个人遭遇上升为民族尊严,表面是爱国,实质是谋私,即便不是权钱交易的违法腐败,起码是道德腐败──利用公共资源来个人牟取私利。

今年8月29日,赵燕案在美国水牛城重新开庭;9月8日,法庭宣判被告美国海关边防人员罗兹无罪,当庭释放。判决后,赵燕表示:对美国法律感到非常失望。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在9月8日发表声明称:对此判决感到震惊和遗憾,希望美方切实维护赵女士的合法权益,慰藉其受伤的身心。总领馆对向赵女士施暴的人员及其行为予以强烈谴责。

新华网也报道说,消息传到中国,引起各界人士的关注和反应,众口一词地认为判决不公。

然而,据美国之音记者东方2005年9月11日报导,中国大多数媒体在报道和评论“赵燕案”时,甚至连原告是谁都没有搞清,大都把认为赵燕是原告,而事实上,原告不是赵燕而是美国联邦政府,赵燕仅仅是原告方的关键证人。联邦政府起诉国土安全部警官罗兹涉嫌过分使用警力,侵犯了赵燕的公民权利。代表控方出庭的是美国联邦助理检察官里特费尔德。

同时,中国媒体也很少报道:控方败诉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作为关键证人的赵燕的个人诚信具有严重瑕疵,(一)她违反赴美签证规定的时限,签证只有7天时间,而案发时她在美国已经呆了9天;(二)当庭出示的医检报告和医生证词都证明,赵燕伤情并没有严重到需要坐轮椅的程度,她坐轮椅面对媒体是夸大伤情的表演。赵燕的女朋友在急诊室里拍的两张赵燕受伤的照片作为呈堂证据,照片上显示出的日期完全对不上。证人的诚信瑕疵必然影响证词的可信度,进而影响到陪审团及法官的判决。

中国的官民对赵燕案的强烈关注,让我想起另1起中国人在国外被警察殴打的案件,以及中国官民的反应。

2005年5月11日,在俄罗斯远东伊尔库茨克州,来自中国北方的数百名建筑工人,同俄国警察爆发冲突,鸣枪恐吓,大打出手,170名华工遭到殴打,至少造成20人重伤。俄警察还在制高点架起机关鎗对准手无寸铁的华工,并借机抢劫华工的现金,甚至连1名工人的随身听也被抢走。

但中国官民的反应都很低调,中国外交部只是表示极大的关注,中国驻哈巴罗夫斯克总领馆都提出交涉,要求俄方立即认真调查,严惩肇事者,全力救治受伤中国公民,同时采取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但遭到殴打的华工并没有向俄罗斯法院控告施暴的俄国警察。

关于“华工案”的处理,中国媒体提供的消息是矛盾的:一方面是有利于俄国警察的消息:介入调查的俄地方检察院认为,(一)当事华工使用暴力抗法伤警,触犯了俄国刑事法律;(二)有中国公民抢夺武器,已构成犯罪;(三)当事华工违犯俄国劳动法,检方依据警方提供的证据,称发现华工住处藏有非法假商标服装厂和违法无线电台等。

另一方面是有利于华工的信息:(一)伊尔库茨克市特警头目被撤职;(二)俄检察院已经对涉嫌殴打华工的俄警察进行立案并将提起公诉。至于是否真的起诉了?是否开庭?结果如何?重伤华工伤势如何?是否获得赔偿?中国媒体上再无其它信息,国人自然不甚了了,官方不再关注,民间也不再追问。

为了比较,我专门浏览了国内的几大搜索网站,令我吃惊的是,没想到网民对赵燕案和华工案的关注程度的反差竟然那么巨大。在《腾讯网》,赵燕案留言45页1,115条,华工案留言10页231条,两者相差4倍;在《百度网》,赵燕案11,000多篇,华工案61篇,二者相差180多倍;在《爱问》,赵燕案更是高达11万篇,华工案只有可怜的76篇,二者相差1,447倍

1个中国人与上百中国人同样在外国遭到警察的殴打,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但中国官民的反应却是如此厚此薄彼,以至于,赵燕1个人掀起的舆论潮,完全淹没了舆论对170名华工的关注。国人在媒体上可以轻易找到赵燕坐在轮椅上哭诉的照片,却很难找到重伤华工的照片。

两相比较,说明今日中国的官民,对于中国人在外国受辱、被抢、被殴、甚至被奸、被杀的关注,在乎的并非同胞的生命和尊严,而只在乎这类欺辱华人的事件发生在哪个国家,背后是畸形的反美情绪作祟。所以,俄罗斯警察殴打再多的中国人,造成的人身伤害再严重,也不是大问题;而美国警察打了1个中国人,就变成了天大的问题。

更可悲的是,这么多关于赵燕案的报道和评论,几乎都是出自中国记者之手的一面之词,而很少介绍美国媒体对该案的报道和评论。激烈的仇美爱国情绪扭曲了中国媒体,使它们把1桩普通的刑事案上纲到美国的种族歧视,进而又唯恐天下不乱地上纲到中美冲突。比如,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理事长、南开大学教授李剑鸣对新华社说:“赵燕被打事件虽是警察的个体行为,但表明美国社会仍然存在种族和文化的歧视倾向。”

由此可见,中共政权和爱国愤青们在处理国际关系时,是多么“爱憎分明”!但在这种“爱憎分明”的背后,是中共利用垄断媒体进行长期的愚民灌输的结果。类似的亲苏反美之举,早在中共还未夺取政权的国共内战前夕,中共就亲自操练过且卓有成效。

1945年8月9日,在日本人败局已经注定的情况下,苏联出兵中国东北。100万俄国大兵占领了东北后,曾对中国人犯下过令人发指的罪行。俄国兵把日本留在东北的最有价值的物资,盗贼般地偷运回苏联,许多重要的工厂被拆卸一空。俄军还对平民进行大肆奸淫抢掠,他们随意闯进百姓家中,用卡车搬走老百姓的东西,再怎么喊叫、呼救都没有用,有时还会被俄军一脚踢倒在地上,撞得头破血流;在大街上,一些俄国兵就公然追逐中国妇女和抢劫路人财物,许多年轻的妇女们遭到俄国兵的奸淫。在东北各大城市里,一入黄昏,便人人自危,男人上街不敢戴手表、穿皮大衣,女人更不敢上街;即便留在家中的女人,也害怕得女扮男装,把头剃光,把胸部紧束起来,穿男人的衣服。就连1948年到过东北的俄国著名汉学家杰柳辛(Delukhin)也承认:“在满州地区的居民中存在着许多怨恨和委屈,因为苏联军方从日本在东北的工厂中将很多机械设备作为战利品运回国内。另外也发生过苏军士兵抢劫和强奸妇女的情况。”以至于,东北人对俄国人的厌恶甚至超过日本人。

对于苏军的累累暴行,国民党政府鉴于尽快赶走日本侵略者的愿望,只有轻微抗议;已经进入东北的共军,急需苏军的帮助,就更是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然而,1946年12月24日圣诞夜,发生了两名美国大兵强奸北京大学先修班女生沈崇一案(此案真相,至今仍然扑朔迷离)。中共马上抓住机会,发动反美的学生运动。为此,1946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特别给董必武、吴玉章、张暑时、叶剑英、方方、林平等人发出《中央关于在各大城市组织群众响应北平学生运动的指示》,要求他们尽快着手组织,发动平、津、京、沪、渝、昆、港、蓉、杭等大城市的大学生和海外华侨进行游行示威,并要将运动坚持下去。游行示威的主要诉求是:(一)要求中国法庭按中国法律公开审判美国兵罪犯;(二)要求美军全部撤离中国。游行示威的口号包括:反对美国干涉内政,反对美国出卖军火,进行借款,助长内战,废除中美商约,抵制美货等。中共设立在北大、清华等高校的地下组织立即行动,发动起南北呼应的全国性反美浪潮。

再看1998年5月发生在印度尼西亚的暴力排华事件。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发生骚乱,华侨遭到有组织的抢劫、虐待和杀害,华人的公司、超市、工厂被砸毁、被抢劫,1,000多名妇女(多数为华人)遭到暴徒的群奸,其中许多华裔妇女,或在遭强暴后被活活烧死,或因下体伤势过重而去世,或因羞辱难当而自杀身亡。这次暴力排华惨剧发生后,台湾政府向印度尼西亚政府提出抗议,迅速派遣客机前往营救;新加坡政府动用唯一的1个机场,24小时昼夜不停地营救难民;美国政府认定该事件为种族歧视,批准了部分华人的避难请求,使这部分印度尼西亚华人能够以难民身份进入美国;联合国也认定此事件为种族骚乱,组成联合调查委员会前往印度尼西亚调查。

然而,中国政府的反应,只是表示了口头上的“严厉谴责、强烈抗议”,再没有其它实质性的外交动作。而且,官方自己不行动,也不允许民间的自发行动。印度尼西亚暴力排华事件发生后,北京大学等高校的学生准备组织抗议游行,还有部分民众准备去印度尼西亚使馆前静坐示威,但这些民间自发的抗议活动,全部被中共政权强行制止。

时隔仅仅1年的1999年5月8日,中共驻南斯拉夫使馆遭到北约战机的误炸,造成3人死亡,20多人受伤。北京政权不仅向美国政府发出最强烈的抗议,当时的政治局常委接见使馆人员和死者家属,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慰问、表彰大会;与此同时,官方破例批准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沈阳等城市的大学生上街游行抗议,3,000名大学生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外游行示威,向使馆内投掷杂物,致使美国使馆院内一片狼藉,散发出阵阵尿骚味;上海有数万学生群众在美领事馆前示威,广州有超过1万名大专院校学生和各界人士在美国领事馆前示威,示威者向领事馆抛石头和其它对象,1名副领事出来接受中山大学学生会主席张杰递交的请愿信时,被1只飞来的黑皮鞋打中了脸;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被纵火。

中共之所以如此,根子是中、美之间的制度之争使然,也就是维护一党独裁的私利使然。因为,无论在国共内战时期,还是在苏、东帝国解体之后,俄罗斯都是支持中共实行独裁的最大外部力量,而美国都是反对中共独裁的最大外部力量。所以,即便现在的俄罗斯发生再大的排华事件,中共政权非但不会借此在国内煽动反俄的民族主义,反而将全力压制民间自发的街头抗议活动;而只要是发生在美国华人受辱事件,不管多么小,中共也要借此在国内煽动反美的民族主义,通过垄断媒体来舆论灌输,通过抹黑宣传来误导民众,致使民间的反美情绪不断高涨。中国古代的帝王有生前修建坟墓的传统,民国以来被废弃了;中共执政后误导出的整个民族的仇恨意识和反美情结,近年来越来越趋向流氓化,这是比有形的肉体坟墓更巨大的灵魂坟墓,最终埋葬的,不仅是愚民,更是拒绝现代文明的统治者本身。

2005年9月12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