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付出巨大代价的经济高速增长,令国人沉醉于虚构的中国崛起神话中,但只要中国仍是一党专制,中国人就无法崛起为成熟的现代民族,和平崛起就有可能变为战争崛起。

进入新世纪,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中国军力大幅提升,中共大订单风行西方,中国廉价商品无所不在,中国游客满世界撒钱,中国权贵资本满世界并购……,中国似乎正在崛起。

这些都是事实,但仅仅是部分事实。另一部分事实是:跛足改革支撑的经济增长,让中国付出的综合代价之大,是其他国家崛起过程中难以比拟的;中国廉价商品来自劳工权利的匮乏及其“血汗工厂”,也来自粗放型增长模式背后的能源浪费和环境破坏;在中共大订单、特别是从花大钱从俄罗斯购买尖端武器的背后,是独裁政权对全民资源的高度垄断和任意挥霍民脂民膏;在中国游客满世界撒钱的背后,是权贵私有化和制度腐败造成两极分化;在看似稳若磐石的社会秩序背后,是愈演愈烈的官民冲突和此起彼伏的民间维权。

硬实力小日本之大与大中国之小

事实上,经历了二十多年的经济高增长,中国离发达国家的距离仍然遥远,即便不与超强美国比较,也不谈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等软实力上的致命顽疾,而仅仅局限在“大中国”与“小日本”的硬实力比较上,“小日本之大”衬托下的“大中国之小”,也一目了然。

按世界银行二○○四年《全球发展指标》统计,中国二○○三年GDP一万四千亿美元,全球第七,日本GDP四万三千亿美元,全球第二,“小日本”是“大中国”的三倍;再看人均产值,日本三万四千五百一十美元,排名第五位;中国一千一百美元,排名第一百零九:“小日本”是“大中国”的三十一倍。

从财富分配的公平性上看,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中收入分配最公平的国家之一,基尼系数只有零点三。而中国已被公认为全世界中分配最不公平的国家之一,特别是城乡收入差距为世界之冠,中国的基尼系数为零点四五到零五,已超过国际警戒线水平。

从生活质量上看,日本早已步入发展型消费,而中国仍然是生存型消费。

至于中日在其他方面的差别,诸如生产效率、投资效率、金融坏账、环境保护、科技水平、教育水平等方面,就更为巨大。

但中国的举国上下却弥漫着一种民族主义的骄狂和浮躁,以至于国人越发陶醉于虚构神话,由防御型的怨妇诉苦转向攻击型的战争叫嚣,由“事事不如人”的自卑转向“万物皆备与我”的自傲,只愿看繁荣崛起的一面,而不愿看凋敝衰落的另一面;只愿听来自西方国家的惊叹和赞美,而不愿听来自西方国家的警诫和批评,既不愿意正视制约中国发展的制度和资源的双重瓶颈,也不愿意承认在软、硬实力上与主流国家之间的巨大差距的现实。

这种骄狂的民族主义心态,主要来自三种因素:一、当下中国的国力和军力的提升,刺激起国人的自信自傲;二、一党独裁的灌输和煽动,纵容出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狂热;三、西方流行的“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威胁论”,虽然不能反映真实的中国,但却可以变成中国民族主义的“精神鸦片”,从正反两个方面强化着中国人终将称霸天下的幻觉。

君临天下的传统心态复活

民族主义一旦进入飘飘然的仙境,源远流长的“天下心态”必然复活。它是自我中心和盲目自恋,是俯视天下的民族傲慢;它形成于没有遭遇强力外来挑战的封闭历史和缺乏自省意识的文化。在清末之前的漫长帝制时代,国人很少向外看,即便看见外面的世界,也从来没有过“民族国家”的观念,而只有统领宇宙的“天下”观念。统治精英们相信:自己治理的不是一个边界明确的国家,而是包容一切疆土的“天下”,以这样的心态俯视周边,形成了中心││边缘的天下意识。

古代中华文化圈内的国家,大都是文明程度落后于中国的小国。所以,国人称自己是“文明”,而把其他国家及族裔贬为“蛮夷”;进而把自己作为万邦来朝的中心朝廷,而视其他国家为臣属国。蛮夷诸小族与文明大汉族之间的关系,只有不平等的君臣关系,诸臣属国也只有自下而上的“朝贡”义务,相应地,中心国独霸着自上而下的“恩典”权威,而绝无平等的外交往来和利益交换。

甚至,在西方列强用现代武力打开中国的大门之后,国人的天下心态仍然没有实质性改变,直到大败于“弹丸小国”日本,国人才被迫收敛起君临天下的大国傲慢。然而,这种自我中心的民族傲慢,并没有在百年落伍的耻辱中消失,只不过暂时转化为另一极端││自卑自贱。而一旦自以为重新强大起来,另一极端的自恋自傲必然随之复活且膨胀。

事实也确实如此:随着中共打败了美国支援的国民党,毛泽东要成为世界的“红太阳”的权力野心,全面复活了华夏中心论的天下心态。所以,毛泽东在国力完全不具备的条件下,不顾人民死活而发动赶英超美的大跃进,与前苏联争夺国际共运的霸主地位,同时对抗两个超级大国,泡制出“第三世界论”,对外输出毛式革命,领导世界性的“以农村包围城市”(落后第三世界包围发达资本主义世界),鼓吹解放全人类的国际主义,这一切极富进攻性扩张性的好战言论和外交举动,说到底,只是在传统的天下心态之全面复活的纵容下,毛泽东想做全球帝王和人类救主的野心的极端膨胀。直到前苏联那近在眼前的武力威胁,凸现了中国内忧外困的孤立窘境之时,毛泽东才稍稍清醒一些,收敛起两面出击的外交锋芒和充当世界革命领袖的野心,不得不放下身段联美抗苏。

韬光养晦正在转向有所作为

改革开放的邓小平时代,奉行实用的“韬光养晦”,但我以为,一个独裁政权做出“决不当头”的外交承诺,在道义上是下流的。因为,这种实用外交战略是典型的国家机会主义,没有任何道义诉求而只着眼于既得利益,骨子里的称霸心态并没有真正改变。“韬光养晦”的低调是为了卧薪尝胆、以图自强,一旦中华之振兴成为现实,强大的中国将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上重演“报仇雪恨”的吴越春秋。

进入江泽民时代,随着国力军力的迅速增强和申奥、入世等成功,“韬光养晦”的低调外交逐渐被高调的“大国外交”所取代,“天下心态”也以“大国外交”的形式重新复活。谁都看得出,江泽民非常渴望做大国领袖,跻身国际大政治家的行列。江政权全力提升军力,积极经营“上海合作组织”,厚待被美国指控的“邪恶国家”,其目的不只是针对台湾,更是想取代俄罗斯而成为抗衡美国的领袖。即便江核心在现实外交上奉行低调的亲美政策,也是服务于大国外交的韬晦之策,因为要想成为大国领袖的第一步,就是必须得到美国的认可。

胡锦涛上台不到三年,全力提升江时代的大国外交,对台对日对美的态度日趋强硬,从授权战争的“反分裂法”高调出笼,到官方操控了改革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日风潮;从胡锦涛││普京的联合宣言不点名地警告美国,到中俄联合举行大型军演;中共正在放弃“韬光养晦”而转向“有所作为”,举国上下的喊杀喊打之声,正在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最强音。军事专家危言:“中美之间必有一战”;外交专家表示:“是放弃韬光养晦的时候了。”以至于,共军少将甚至狂言:“如果美国用导弹和制导武器攻击中国领土,我想我们只能用核武器来反击”,“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在舆论的导向上,爱国主义变成绝对的“政治正确”,“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二十一世纪已经是中国的世纪”、“中国将在五十年后成为取代美国的世界第一强国”……,大言不惭,屡屡出自主流媒体和各类精英之口。许多著名经济学家声称:中国经济总量可能在二○二○至二○二○年期间超过日本,有人甚至计算出:如果按照人均购买力来评估,中国经济总量甚至能够在二十年后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胡鞍钢);最保守的估算也认为中国将在二○五○年超过美国(林毅夫)。

为了进一步强化国人的民族自信,近几年,“我们曾经阔过”的阿Q式言说随处可见,汉、唐、宋的历史盛世被认定为当时的世界第一,马踏匈奴的汉武大帝,纵马驰骋欧亚的元太祖成吉思汗,扩大了中国版图的清代康熙乾隆,他们对外扩张的丰功伟绩,因满足着当代国人的民族虚荣,激发起称霸心态,而成为国人心中的民族英雄,甚至不顾蒙古人和满族人恰恰是外来入侵者的事实。

同时,西方政要和各类精英不断惊呼:“一个强大的中国正在崛起”,国际权威机构发布的每一项中国利好的消息,让世界想起拿破仑关于“中国雄师猛醒”的预言,而中国人不但自视为“腾飞的巨龙”,也确实越来越把自己当作“猛醒的雄狮”;大陆人及华侨在西方取得的任何成绩,统统变成强化民族自傲的宣传灌输,姚明进入美国NBA打球并成为“火箭队”主力中锋,中国媒体便高呼“中国高度征服美国!”刘翔获得二○○四雅典奥运的一百一十米栏金牌,又高呼为“中国速度超越世界!”

满足于奴隶地位的现代中国人

然而,无论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还能延续多久,无论中心城市多么像现代化的国际都市,无论中国的权贵、精英、白领等先富起来的阶层享受着多少奢侈而现代的生活,只要中国仍然是个一党专制的国家,中国人就无法崛起为成熟的文明民族。这种不成熟最醒目的表现,就是一种“狼羊|主奴人格”:遇强者是羊,遇弱者是狼;落魄了便极端自卑,甘作奴隶且以坐稳了奴隶地位而得意,发达了便目中无人,随时拿着君临天下的主子派头。而一个弱智民族,必然迷信统治者编造的谎言,对独裁者的恩惠感激涕零,在恐怖政治面前唯唯诺诺。那些已经开上好车、住进豪宅、吃尽大餐的国人,他们所能期望的最好生活,仍然不是自立自尊的现代人生活而是坐稳了奴隶地位就心满意足的生活。

主人仍然像父母或牧羊人那样,教育着、规定着、恐吓着、连哄带骗地看管着孩子或放牧着羊群,至多是孩子的摇篮日新月异,羊群的牧场日益丰盛,但孩子们永远没有自己的头脑、尊严和人格,无法独立行走和独立思考。父母用糖果和玩具笼络着孩子,牧羊人用皮鞭和宰杀恐吓着羊群,虚幻的歌舞升平娱乐着、也毒化着国人的灵魂,用希图“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一党独裁,用丝毫不肯让他人分享的绝对权力,也用“离开我就将天下大乱”的虚构前景,绑架了全体人民和整个国家。过多的人质,使国人的绝大多数不得不依赖于政权的施恩,使国际主流社会不得不温柔地与中南海打交道。

尽管,现在的中国还远不具有可以抗衡自由国家的实力,也谈不上二十年后成为称霸世界的第一强国,所以,西方人热炒“中国威胁论”有点危言耸听,中国人陶醉“中国崛起论”过于轻浮。但是,被独裁政权误导的民族主义,正在走向丧失理智和泯灭普世价值的盲目狂热,已经为将来的称霸准备好了可怕的天下心态,却是不争的事实。更为危险的是,一旦中国人狂热得失去起码的理智,就会把独裁政权臆造的幻觉当真,“和平崛起”的许诺也就很容易变成“战争崛起”。

二○○五年九月二十日于北京家中
2005年10月号开放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