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见过郭飞雄先生,但自从关注太石村的维权活动以来,我知道他一直在当地帮助维权的村民们。在他失踪之前,几乎每天都能在互联网上看到他贴子,向社会各界提供太石村维权的最新消息和相关图片。他还在个人博客上开辟“公民权利论坛”,发布“关于南方维权的最新动态”及其“全部日志”,汇总太石村维权的全部信息、相关的报道和评论,并留下他的手机号码:13552499429和E-mail:gcgfx666@yahoo.com.cn.

正是这些信息和图片,让身在北京的我感受到太石村农民的优秀!他也在帖子中发出呼吁:“太石村村民的勇敢善良真诚十分值得尊敬。值此艰难的时刻,村民们委托他们的学者和记者朋友代为发出呼吁:请社会各界声援他们的合法抗争,请中国的良心们运用各种方式,帮助他们将罢免改选的民主程序一直走到底!”

现在,郭飞雄失踪已经一周多了,没有人知道郭飞雄的确切信息,但“凶多吉少”的预感,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真切,不能不让人想起番禺区政府指控的“不法分子的介入”,这样的指控必定是所指的,目标很可能就是郭飞雄先生。为此,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女士已经在9月20日发出《寻人启示》:

“家弟杨茂东,男,现年39岁,笔名郭飞雄、郭飞雄,于本月13日突然和家人失去联系。作为杨茂东的姐姐,我为弟弟在这太平盛世、朗朗乾坤之下的突然”失踪“深感意外!也为弟弟的凶吉莫测心急如焚!我了解弟弟乃一介书生,知书达礼且秉性正直,当不会得罪什么人而遭遇绑架或行为逾越法度而身陷囹圄,故特拜托所有认识杨茂东的朋友帮助打听其确切下落,万分感激!”

这也让我想起郭先生关于太石村维权的感叹:“鲁迅先生曾说过,在中国,搬动一张椅子都要流血。现在,广州市郊区一村庄昨日发生的血案又令我们看到,在中国,改选一个最小的村官都要流血!”

尽管郭飞雄先生没有象某些村民那样,在官权的暴力镇压中流血,但他的失踪起码是为民间维权而受难。

在太石村村民的罢免维权中,郭飞雄先生所为大致不出两方面:

一,为村民们提供了法律方面的帮助。我相信,郭先生的法律支持和理性劝说,对于太石村村民来说,只能起到理性而温和的作用,使村民们在官权的野蛮面前,始终坚守非暴力的依法维权。保持法治的渠道上进行,那么在当局一味压制的情况下,很多不可预测的后果都可能发生。从这个意义上说,番禺当局应该给予郭飞雄先生这样的维权人士以嘉奖,而不是把他们刑事拘留。

二,通过网络向社会各界提供太石村事件的第一手信息,让外界能够及时了解太石村事件的真相及最新进展。境内外媒体的相关报道和评论,网络上的民间声援活动,都得益于这些来自当地的第一手信息,对国内外舆论关注太石村事件起到了独一无二的作用。

换言之,郭飞雄先生等维权人士的介入,是在帮助太石村村民进行理性而守法的罢免活动,也是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太石村维权。他在太石村事件中的言行,都是一个负责公民的合法行为,也是一位知识分子的践行良知的行动,赢得了关注太石村事件的民意的普遍尊敬。

其实,自从中国基层农村实施村民选举以来,类似太石村的罢免事件,早就发生且大有此起彼伏之势。由于这类罢免行动完全符合中国现行法律,也得到中央政权的政策性承诺,所以,如果当地政府按照法律或政策办事,不可能造成严重的官民冲突。而现在,“太石村事件”完全由番禺区当局的违法镇压一手制造,在中国基层民主的发展中开创了一个极端的恶例:作为执法者的番禺当局,居然动用大量专政工具粗暴地践踏农民的政治参与、自我管理和监督村委会等法定权利,野蛮地劫掠村财务室、殴打村民、抓捕村民代表和人大代表吕邦列先生,不能不说是骇人听闻的暴行,不仅践踏了“执政为民”的道义责任和法律责任,而且是在破坏中央政府所承诺的基层民主,严重损害了现政权的合法性及其形象。

根据番禺当局在太石村事件中一系列丑陋表演,维权人士郭飞雄的神秘失踪,外界的第一合理怀疑就是他被番禺当局秘密拘捕了。同时,另一位农民维权者何锦潮也在9月13日被捕。

这种秘密抓人和秘密关押,绝非政府行为而是黑社会的绑架行为。

如果番禺区官员依然对郭先生的失踪保持沉默,依然继续拘押二十多位村民代表,依然利用行政权力来操控太石村的罢免,那么,只能激起越来越大的民间反弹和国际舆论,让已经声誉严重受损的番禺官员变成千夫所指的恶吏。

通过此文:

强烈抗议番禺当局迫害维权人士和镇压村民合法罢免的种种恶行!

敦促广东省当局责令番禺当局:

1,立即释放所有被抓的太石村村民和何锦潮先生!
2,停止一切违法的搜查、拘捕、监禁和扣押物品,停止对当地维权农民的任何形式迫害。
3,就抢夺财务账目的行为公开向太石村村民道歉,并把本来面目的完整账本归还给太石村的民选代表。
4,立即调查郭飞雄先生的神秘失踪,尽快返还郭飞雄被没收的私人财产,并把调查结果公之于众!
5,尊重村民们的合理合法的民主权利,确保太石村的民主罢免和民主选举的正常进行;尊重村民们对村委会理财的监督权利和清查帐目的要求,以确保太石村的民主监督和民主理财的透明。

最后,我呼吁:

1,大陆民间和国际社会加大关注和声援太石村维权的力度;
2,关注仍然被拘押的村民代表和神秘失踪的郭飞雄先生。

2005年9月21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