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3日,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发生连环爆炸,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危机。

但爆炸后,吉林市环保局经过连续几天的监测宣布:截至15日中午,整个现场及周边没有有毒气体,水质也未发生变化。

中央电视台关于爆炸影响的报道中,石化公司的发言人也反复强调爆炸没有造成污染。

而后来曝光的事实是,吉林省及吉林市和黑龙江省及哈尔滨市的官权,联手隐瞒松花江被严重污染的真相,当被污染的松花江开始威胁到哈尔滨市水源之时,哈尔滨官权才被迫发布了先欺骗后真实的信息。

中央环保总局到23日才公开证实污染,温家宝总理也是在同一日在国务院会议上对当地政府处理水污染的方式表示震怒!

隐瞒和欺骗

松花江污染的直接原因是化工厂爆炸事故,但官权的隐瞒与撒谎,却使事故性危机迅速发展为社会性和政治性的危机。

水危机至少凸现了现行体制及政策的三大弊端:

一,不尊重民众知情权和不顾及社会公益的信息黑箱和垄断的制度

二,官官相护的官场潜规则形成从中央到地方的集体隐瞒

三,跛足改革的单纯GDP政绩指标,迫使地方官员为了政绩而牺牲自然环境、人文关怀和社会公正。

在中共掌权后的中国,因隐瞒重大公共危机而导致惨痛损失的教训从未间断过,无论是人祸还是天灾,每当遭遇突发危机,这一体制的反人性本质就大发作大曝光,从毛泽东时代的大跃进和文革到后毛时代的六四大屠杀和镇压法轮功,它一次又一次地践踏”人命关天”的普世底线。它不仅造成生命和财产的超常损失,而且导致国民精神的急遽堕落。

胡温上台后,中共官权并没有从2003年的SARS危机汲取必要的教训,其应对公共危机的方式居然毫无改变,松花江水污染危机不过是最新实例而已。

只要是独裁制度,黑箱和谎言就是必然的。一旦遇到重大灾害或危机,无论是局部灾难还是全局灾难,也无论是矿难、食物中毒还是爆炸、流行病,中共官员们大都是习惯性的隐瞒或撒谎。危机突降时,中共官员的第一应急反应,想到的绝不会是民众福祉、社会公益和政治道德,而是维护党权及其代理人的”伟光正”形象,从而确保官员个人的乌纱帽及其集团利益的既得利益。

追究责任

造成如此巨大国内外影响的恶性人祸,总要有人出来负责,否则中共高层无法向国内外的滔滔舆论交代。

于是,在事故发生20天后,中共最高层才下决心对相关官员进行问责和批评。

12月2日,已经当了中共环保总局局长12年的解振华引咎辞职;

12月3日,中共中央环保总局副局长王玉庆才在全国会议上严辞批评吉林省有关官员;

负有直接重大责任的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才召开各企事业单位领导干部会议,宣布免去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吉林石化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于力的职务,并责令其停职检查;

同时责成吉林石化分公司免去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的双苯厂厂长申东明、苯胺二车间主任王芳的职务,接受事故调查。

然而,这样的问责仍然是避重就轻,联手隐瞒污染的吉林省及吉林市和黑龙江省及哈尔滨市的相关官员,却一个没有被问责,更高层的官员更是毫发未损。

而且,只要独裁的黑箱制度不变,就算把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的书记、省长都撤职,也无法从制度上解决问题。

危机所在

当下大陆,由政改停滞所导致的深层危机,早已到了积重难返的程度,而中共现政权仍然固守邓小平的跛足改革模式,确保政权稳定第一和权贵利益优先的现状,为了GDP而宁愿牺牲自然环境、人文关怀和社会公正。

面对此起彼伏的草根群体反抗,胡温仍然怀着得过且过的政治机会主义心态,对所有危机的处理措施都是治表不治本的权宜之计,而且在意识形态上急遽左转。

建立”和谐社会”的前提是消除危机,胡温政权如果要在消除危机上动真格的,就必须对危机之源进行切实的清理。

如果说,净化水源是解决水污染的治本之道,那么,净化体制水源乃消除日益严重的危机污染的治本之道。而要净化体制水源,只能拿出启动渐进政改的诚意和行动。

从SARS危机到松花江污染危机一再告诫中国,就破除权力黑箱和应对各类危机而言,民间拥有几个独立媒体的意义,远比所有言不及义的长篇大论和空洞承诺更实在,也更能赢得民心所向和国际支持。

BBC
2005年12月07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8:34北京时间 02:34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