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文网记者 沈平

相对于中国其它地方来说,广东的媒体是相当开放的,这里的报刊种类繁多,电视里的时评节目深受欢迎,百姓甚至能够收看香港的电视新闻。但是这种春意盎然的背后依然隐藏着对媒体控制的寒流。

经过广州或者深圳的报摊,那些琳琅满目的报纸杂志实在让我眼花缭乱:

时事、体育、娱乐、时装、汽车、军事、摄影、旅游,品种之多丝毫不逊色于西方发达国家。

购书中心出售港台繁体字书籍,影视音像店正在热销著名的美国电视连续剧,一些书报摊还能找到最新的香港八卦杂志。

媒体先锋

广东的报业发展在中国也可以说走在前沿。早在1990年代中期,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属下的《南方周末》就以深刻尖锐地揭露和探讨社会问题而备受各界推崇,不过也有人不屑地认为它只是对政府“小骂大帮”。该报后来的遭遇容后再谈。

在2003年初萨斯(SARS,中国大陆称非典型肺炎)肆虐期间,南方日报集团的《南方都市报》不顾广东当局的禁令,质疑“广东疫情被控制”的说法。同年11月,该报又率先披露“非典再现广州”。

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一名湖北青年孙志刚在广州街头被强行送进收容所,继而被殴打致死,该报并在当天推出社评:《谁为一个公民的非正常死亡负责?》。

这篇报道引起整个社会乃至中央政府的重视,最终导致了中国收容制度的终止。

除了平面媒体,广东的电子传媒也发展蓬勃。我这次在广州乘出租车时,在车内的小电视看了一个名为“新闻日日睇(粤语‘看')”的节目,这个广州电视台的栏目,以点评的形式报道广州的社会民生问题。

我随口问了司机对此节目的看法,他说:“该节目看问题的角度很符合广州人的观点口味,贴近市民的生活,有时批评政府的一些政策(如楼价、堵车)等也听得很过瘾。”

有多自由?

广州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董天策教授指出,广东的媒体是全国最自由的。他表示,有一半以上的广州市民观看香港电视节目,深受香港的新闻和言论自由精神的影响。

暨大新闻学院的蔡铭泽教授也指出,由于广东地处沿海,毗邻港澳,且华侨、侨属众多,广东是中国政治环境相对宽松、改革开放力度最大、观念最新的地方。

虽然从表面上看,广东的媒体发展欣欣向荣,可是过去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却又让人质疑:广东的媒体到底有多开放?

先是敢言的《南方周末》遭到整肃,两位资深编辑在2001年离职,该报目前的编辑方针已经收敛很多。而同属南方报业集团的《21世纪环球报道》则在2003年被关闭。

2004年,《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总经理、副总编辑喻华峰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社务委员李民英,被指涉及经济贪污罪而遭逮捕。

程益中在未经审讯情况下被关押了五个月,但在去年8月下旬获得释放。喻华峰和李民英则被判刑。事件被称为“南都案”,很多观察人士认为,案件具有政治动机,是广东当局对《南方都市报》早前一系列出轨报道的“秋后算账”。

当我尝试联系一些在广东不同媒体工作的新闻从业员,了解一下他们对媒体生态的看法时,他们都以话题敏感等原因婉拒,其中一些记者表示,上层有命令:不得擅自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角色矛盾

在电视方面,虽然广州市民透过有线电视可以收看香港的节目、包括新闻,但是每当新闻报导中出现“六四”、“法轮功”等敏感话题时,画面马上就会被广东当局的“把关者”切断。

广东省委副书记陈绍基2004年在南方广播影视集团成立时强调,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坚持“四不变”,即:广播电视作为党和人民喉舌的性质不能变、党管媒体不能变、党管干部不能变、正确的舆论导向不能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对报纸已经不再实行统包统管,国家媒体逐步转型为自负盈亏。中国政论家刘晓波在“南都案”发生后就曾指出,媒体既要扮演“党的喉舌”,又要满足“受众趣味”;既要服从“党管人事”,又要适应“市场竞争”;二者之间的冲突又无法调和。

《广州日报》副总编辑黄卓坚在接受我采访时承认,进行舆论监督有一定的难度,有时候也会受到一点压力,不过她认为媒体更重要的是反映民生民意,为市民提供一种社会服务,开扩读者视野、提高民众素质。

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的陈文鸿博士指出:“广东开放的比较早,而且毗邻香港,因此媒体较为开放。但是广东省是中国整体的一部分,始终不能够跟其它省市走得太远,否则会产生矛盾。”

他说:“中国目前的发展处于一个过渡期,依然不可能太自由、太开放。所以广东省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一方面要与整体中国配合,另一方面要考虑应该如何开放。”

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而且如今网络和手机短信如此发达,想像过去那样绝对控制信息的流通已经不可能。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推动政治改革的呼声不绝于耳,当中包括让人民享有更多的知情权和新闻自由。

广东、乃至中国的媒体什么时候才能迎来真正的春暖花开?

BBC
2006年12月08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9:22北京时间 03:22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