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长假过后上班第一天,杭州、沈阳、南京、成都等不少地方党政机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燃放一串串红鞭炮,称之为"开门炮".这一天上午8:00,8:18,8:58,所谓的"吉利"时辰,鞭炮震耳,红屑满地,烟雾呛人,漫天尘土。政府机关与商铺商家一起争相放鞭炮,乐此不疲只是要祈福图个"好彩头",开年有个"好兆头".

这些鞭炮钱绝对不是官员自掏腰包购买的,而是出自公款即百姓纳税人的血汗钱。商家和百姓热衷这一习俗无可厚非,但党政机关的"开门炮"却折射执政理念的错位。权力是人民给予的,党政机关能正确行使公共权力,不缺位不越位,不贪腐不滥权,保障公民自由民主的权利,这才是百姓的"好兆头".

安徽省濉溪县农民张其均的女儿因被医院输错血而死亡,为讨个说法,他怀揣从八个地方借来的高利贷,耗了10年时间,在医院、政府、司法部门之间来回跑了几百趟。这是一个家庭人命关天的案子,那么多衙门的绝大多数官员竟说他无理取闹。他说:"少说我也见了上百个干部了,只有一个干部见我时起身,为我倒了一杯水。"

"上百个干部"只有一人为张姓老人"起身倒了一杯水"."勿以善小而不为",倒杯水,事虽小,却实实在在体现了干群的一种感情。上百个干部对一个农民、一杯水,呈现的是一种冷漠,对百姓疾苦的无视。如果要求干部对所有来访的民众都嘘寒问暖,殷勤备至,当然是奢望,但起身笑脸相迎,再倒杯水,这绝对可以做到。

"便民新政"受欢迎

春节期间,笔者在云南度长假。16日的《昆明日报》用了4个整版公布了从市委书记、市长到5区、1市、8县及市直属各部门机构的党政官员的联系电话,还详细列明各官员的职务分工。这一专辑竟洛阳纸贵,抢购一空,旋即再版增印,转载的网站也成了复制收藏最多的帖子,社会反响如此强烈,出乎当局意料之外。其实,官员的电话号码原本就是百姓最基本的知情权范畴:百姓遇到问题应该找谁,如何才能找到。看来,百姓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太饥渴了。

不可否认,公布电话号码后,难免会有骚扰电话,只要有措施跟上,骚扰能减到最低。公布领导干部电话号码,只是第一步,如何响应百姓的诉求,解决百姓的问题才是关键,不能以为公布就万事大吉,还需要配套措施跟上。在电话号码公布后的第三天,一位记者按公布的号码,找四位领导干部联系采访,竟然只有一位干部接听,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当然,要一位领导干部每天守着电话也不可能,于是有人提议,还不如公布电子邮箱地址,而且设定自动回复,表明收到了来信,让来信者心中有数。领导干部收到电子信件,可以在方便的时候逐信阅读,逐信回复。

北京自由作家刘晓波和身在美国的政论家胡平等人,日前发起签名,上书3月在北京举行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要求立即废除城乡户籍二元制,从立即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户籍登记条例》开始,让农民公民化,让"农民工"成为历史名词。截至2月18日,已有海内外103人签名。其实,这一吁求早已在云南有所突破。

岁末年初,昆明的户籍新政出台,购房落户、父母投靠、配偶投靠、子女投靠等,长期来始终被设定着过高门坎的管理模式被打破了,只要符合在昆明买住房或父母、配偶、子女是昆明住户等条件中的任何一项,非昆明住户都可申领昆明的居民身份证。在云南省红河州,无论是什么学历、年龄多大,只要在红河务工签三年劳动合同,或在红河签三年租房合同,花5元人民币工本费,一小时内就可把户口迁入红河,不论以前是农业户口还是非农业户口,一旦迁入就是居民户口。这无疑是具有破冰意义的户籍制度改革。当然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户籍问题本身,还必须涉及与之相关的教育、社保、医保等,否则仅有居民身份证,外来人员还不算享有当地居民的"同等权利".为民新政、便民新政毕竟迈开了一大步,百姓期待有更多的"一杯水"能解久渴。

江迅是BBC中文网中国事务特约撰稿人。本文不代表BBC的观点

BBC
2008年02月25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01北京时间 19:01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