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局全面封堵《零八宪章》。据报道,一些刊登与《零八宪章》有关文章的网站被关闭,而参与起草该宪章的著名评论家刘晓波被警方拘留近一月后,目前仍被软禁。

《零八宪章》由中国三百多名各界人士在去年12月初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前夕签署发表,此后海内外近七千人跟着签署。

有报道说,当局准备把或者已经把《零八宪章》定性为反革命平台。与此同时,中国各地的第一批签名者中有几十人被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有些地方当局甚至把《零八宪章》称为反革命组织,质问签名者为什么参加这种组织。

《零八宪章》在网上公开发表,内容是呼吁在自由、平等、人权的普世价值下,在中国建立民主、共和、宪政的现代政治构架。但是中国现在已经有保障公民自由、人权的宪法和相对健全的法律,为什么还要起草一个《零八宪章》呢?

宪章意义

签署者之一、中国社科院哲学所著名学者徐友渔教授在接受“中国丛谈”的采访时说,尽管中国有宪法和法律的纸面上的保障,也签署了联合国有关人权公约,但都是停留在纸面上,没有落实到实践行动中。而今天的《零八宪章》则体现了人们希望把纸面上的东西落实到社会生活中去的要求。

对于这样一个呼吁把已经立法的条款实践化的要求,有中国官员说,它违反了中国现行的法律和宪法。因此中宣部已经把第一批签署《零八宪章》的三百多人名单下发给全国所有新闻出版单位,要求媒体不准采访签名者,并禁止刊登他们的文章。

首批受到这一禁令影响的徐友渔教授在反复研究《零八宪章》的内容后猜测,也许第18条主张"联邦共和"会被认为大逆不道。但是他认为,这一条探讨的是中国的和平统一,在政治上完全站得住脚的,因为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走的比《零八宪章》更远。

所以导致中国当局对《零八宪章》如临大敌、对和平签名者冠以颠覆政权罪名的原因,可能就像许多学者认为的,是因为2009年是中国许多敏感事件的周年纪念,尤其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二十周年纪念。当局采取防患于未然的策略,要把任何不安定的因素扼杀在萌芽之中。

政治惯性

但是许多人会问,现政府同那些历史事件尤其是六四血腥屠杀基本没有直接关系,他们为什么要草木皆兵,连一个人权宣言都害怕呢?

徐友渔教授分析说,尽管人们有理由期望现政府能在充分考虑民意的基础上,对这些历史事件拿出一个全新的态度,但是当局不会这么做,原因是由于中国政治的特殊环境。这些人当初被挑选为最高领导层的接班人,就是因为相信他们能够接受和继承上一代的政治遗产。此外,同历史事件有关的一些老人也仍然在世,会对现政府施加压力。所以封杀《零八宪章》这样的行动可以理解为中国政治惯性的使然。

今年被中国当局认为是群体性事件高发年,所以呼吁各地政府提高敏感性、早做准备,保证中国社会和谐。其中当然包括禁止《零八宪章》。但许多人期待,过了敏感的今年,当局可能会在人权和民主与法制方面宽松一些。

对于这一乐观的期望,徐友渔教授认为不太可能。他说,中国政府过去作过许多扩大民主、增加人民知情权和表达权的许诺,但是按照中国政治生活的规律,当局每次总是能找出收紧压缩的借口。也许2009年是有许多重大政治事件纪念日,但在没有那么多敏感事件的年头,每年的两会、甚至逢年过节,也都可以作为采取高压政策的借口。所以期望当局在2009年后会宽松和进步,可能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BBC
2009年01月07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7:47北京时间 01:47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