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20周年,对9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有什么意义?当年参与抗议的学生与现在的90后年龄相近。90后对"六四"、对国家有怎样的思索呢?

BBC中文网记者嵇伟采访了来自四川的高中三年级学生陈三(非真名)。

问:你怎么知道20年前的"六四"学生运动呢?

陈三:去年高二的时候,奥运会期间,我看到海外中文新闻网站上面关于六四屠杀的内容。我的同学说,可以用代理(服务器)上那些网站,他教我用,我因此看到了很多平时看不到的,比如在电视上和网络上看不到的内容。

问:关于"六四"事件你具体知道些什么呢?

陈三:我知道是因为胡耀邦去世,然后各大高校的学生举行悼念活动,然后慢慢地演变成一种反贪腐、要民主的运动。他们反对老人政治、反对独裁,然后又加入了一些比如说要媒体自由、要开放报禁等等的诉求。后来随着赵紫阳下台,党内的强硬派在6月3日晚上对他们强行地镇压,死伤了很多人吧。

问:在去年以前你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六四"这件事?报纸上、教科书上和父母亲戚的谈话中都从来没有涉及过?

陈三:教科书上是没有的,它不可能在教科书上面写,八十年代历史我们一无所知。我们连国家领导人出现过胡耀邦、赵紫阳,都不知道。

初中和高中的历史课本上,胡耀邦和赵紫阳从来没有出现过。中英关于香港前途会谈,由赵紫阳代表中国政府签署的协议,在教科书上面都没有提。

这个学潮我是知道的。以前我只听说过,不晓得是谁无意中讲起过学潮,就只是两个字,但里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发生屠杀。我还以为就这样不了了之闹腾吧。我想不到政府会这样做。

政府平时在教科书也好、网络也好给我们灌输的就是人民的党代表人民,根本不可能用军队来对付民众或者是学生吧。

问:当你第一次知道"六四"事件的真相的时候,你的反应是什么?

陈三:很愤怒,然后也很难过。愤怒就是对政府的这种行为、这种犯罪感到很愤怒。难过就是面对同胞的惨死心理不是滋味吧。当时第一眼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心情吧。

我问妈妈,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提起过呢?我说你知不知道开了枪,很多市民和学生是牺牲了。我妈说知道啊,但是她是听广播,香港电台也说过。我说你怎么不跟我说,她说这有什么好说的。

问:你对当年的学生运动有什么看法呢?你支持他们的观点和行动吗?

陈三:我当然支持他们的观点和行动。现在大家只关心经济发展,大家都向钱看,可能现在很多人就是各自找路子各自发财,不会想着为国家、为社会、为民族而对抗。

我的同学说他们觉得"六四"很可笑,简直疯了,就是这么一个观点。但是我觉得他们(当时的学生)都是非常敢于跟强权对抗吧,换成我们现在这个社会、这个年代,这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我认为他们应该注意斗争的策略,就是当政府表现出退让的时候就应该撤下来,不过后面刘晓波他们绝食我觉得就不应该了,引发了一种不可挽回的结果。

问:你对政府当时的处理方法怎么看呢?

陈三:我觉得这是一种犯罪吧,当初的这种做法等于在整个民族心里搁上了一个伤口。

问:你的同学或者是同龄的朋友,他们以前也从来不知道六四吗?是在去年奥运会媒体开放之后才知道的?

陈三:以前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一无所知,知道了后就很愤怒。然后有一些知道的,他们听自己的爸爸妈妈说的,但是他们也没有提起过,我们提起的时候他们才告诉我们,也算是以前耳闻过,但是不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吧。

去年我和另外一个隔壁班的同学,他把维基百科,把那个历史的整个事情打印出来,我就给我们班同学看,然后他们才知道详细情形。

问:在知道"六四"的真相之后,你对官方的说话和媒体的报道是不是仍然和以前一样信任呢?

陈三:我当然不信任了,现在我看新闻我都会看央视、看《环球时报》,但是我还会看海外的中文新闻网站。

去年有人说BBC西藏的报道不实,说CNN 造假,但是我觉得CNN再怎么样的,它的权威性、它的独立性也比《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强吧。因为世界上很大部分人都会看CNN、看BBC,而不会去看新华社,看《人民日报》,因为它们的政治立场太偏颇了。

比如说地震吧,今年这个时候我会看央视的直播,但是我也会看BBC关于那些豆腐渣工程的报道,不让这些父母们祭奠自己的孩子,或者把他们拘留,这些侵犯人权的我都会看。就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相信政府、相信中国内地媒体。

还有一些香港媒体我也不信,像凤凰卫视、凤凰网我也不信。我现在综合看,对台湾媒体我还是比较相信的。

问:评论认为"六四"镇压打破了中国人对共产党的信任,但是现在中国各地大学生入党的人数这几年来不断地增加,你认为这是对共产主义信仰的新一轮崛起吗?

陈三:这不是吧。这主要是跟自己的前途、自己的事业、生活有关吧。因为入党会有很多好处,比如说你在单位,你入党你就可以晋升、当干部,你不入党的话就不可能。这是共产党制度下的一种趋势,而不是什么兴起的高潮。

89年屠杀过后,应该说国人就此对共产主义这个信仰已经产生了动摇。

比如说我们入共青团吧,就是抱着一种别人都入你不入,你会觉得自己吃亏的这样一种心态。

问:你认为隐瞒了二十年的"六四"真相现在是不是有必要对公众,尤其是对不知情的年轻的一代公开呢?

陈三:当然,我认为这应该公开,它这样的封锁掩盖事情真相,不利于和解,只会加深仇恨,我认为当然应该了。这样牺牲的同胞,他们的在天之灵才会得到安息。比如说丁子霖领导的天安门母亲,(公开真相)才会抚慰一下他们的心灵。

问:中国大陆很多历史事件,不光是"六四",也是对年轻一代不公开的,所以年轻一代都不知情。除了"六四"之外,你对文革、反右这些政治运动了解吗?

陈三:了解的不多,以前我只是在历史教科书上了解文化大革命,后来我经过妈妈知道有大饥荒、三反、五反、反右,还有内蒙古的内人党事件,还有云南壮族的沙甸事件。就是从去年奥运会开放媒体之后,还有用代理上网,后来我就慢慢地了解这些事情了。

问:你怎样看中国的前途?

陈三:我认为,现在中国经济持续发展这么多年,这是一种牺牲个人的权利来进行的。但是这种专制到了一定程度都会爆发,比如说遇到经济危机或者政治危机的时候,当前这种稳定的局面就会产生动摇,最终的民主化是一个大的趋势。

你想想看,现在世界上专制的国家就只有那么几个吧,民主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比如说香港政府拖延香港的民主进程,就想慢慢等中国大陆吧,到经济发展慢慢跟上香港,比如说上海、深圳、北京,他们会说"你看香港都可以实行民主,为什么我们就不行呢?"就这样子,慢慢的中国大陆也会民主化。

还有我认为台湾也是一个希望,我希望以台湾和大陆统一作为一个契机,来促进大陆的民主,让国民党也参与到大陆的政治民主的进程当中来。

BBC
2009年05月28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19北京时间 22:19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