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可能面临长期监禁
中国知识分子联名呼吁释放刘晓波

这些日子不断看到瞎折腾的新闻:

江西南康市政府无理提高家具业的税收,导致家具业者和当地居民的严重不满,发生了群体性抗税事件,迫使江西省当局立即废除了这项政策。湖北石首市一家饭店的厨师非正常死亡,地方当局莫名其妙地派警察去和死者亲属抢夺尸体,引发数万民众与警方的严重冲突,最后省委书记亲自坐镇,从外地调集大批武警介入才平息事件。还有那个所谓"绿坝"软件,强制国内电脑企业一律安装,引起轩然大波,绝大部分网民都强烈反对,凭什么呀?

折腾,总是折腾,总是政府在折腾!胡锦涛总书记强调要"不折腾",看来地方官员的执政水准太低,胡总书记此言确有针对性。北京总应该好一点,聪明一点吧?也不,今天看到,已经被非法拘禁7个月的刘晓波先生,竟然被逮捕了,罪名是"造谣"、"诽谤","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简直是昏了头,故意向国际社会证明中国是一个肆意侵犯人权的国家,又是在瞎折腾。这是哪个衙门出的昏招呢?是北京市公安局还是公安部,希望胡总书记查一下。

执政党需要观念的转换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60周年,应该有些祥和的气氛。这需要执政党的执政理念和执政方式有一个重要的转换。中共第二代领袖的杰出代表当为胡耀邦和赵紫阳先生。早在1980年代中期,笔者就听过他们意见的传达,大意是,"我们要学会在中小型动乱的局面下执政","要适应在人民群众游行示威的条件下执政".

可以说,这是中共第二代领袖最重要的观念转变之一,即将人民抗议视作社会常态。其他重要的观念转变还有许多,譬如"执政党无权判断文艺作品的对错",群众团体的领导班子选举执政党不要干涉等等。可惜,胡、赵二人都无全权,他们的观念转变,未能成为全党的规范和习惯。

如今中共第四代"领导集体",已经没有了第二代领导人的时代掣肘因素,应该有明确的执政观念的转变了。其中,要习惯在批评意见中执政理应是重要的一条。一个有7千万党员、掌握了全部政治资源的执政党,为什么要害怕批评呢?自己没有意识到错,别人批评得对,择其善者而从之,岂不大大有利于执政吗?批评得不对,摆出事实来说明,社会自有公断,又有什么可怕呢?

拳头对待舌头

刘晓波先生乃一个具有理性的知识分子,写文章议论时政本来就是中国文人的传统,你不赞同他的意见,可以批驳嘛;你认为真理在自己手中就更没有必要害怕了。把人抓起来算什么本事?执政党里的宣传干部、党校教师、社科院研究员至少有几十万人吧,还怕一个刘晓波?思想要由思想来对垒,批评要由反批评来抗衡,这才是正理儿吧?用拳头来对付舌头,胜之不武吧!

执政党已经有了60年的经验教训,应该明白权力是有边界的,权力不是万能的,权力尤其不能用来对付思想和意见。1986年9月,台湾民进党宣告成立,此时台湾并未"解严",这可算是名副其实的颠覆势力了,情治部门立即向蒋经国总统呈上"非法组党"分子名单,准备抓捕。蒋经国却回答:"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他不久后开放了党禁和报禁,也就是说,他明白民众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宪法权利是不能用权力来剥夺的。如今国共之间已经建立起了交流平台,如何促进两岸的交流和民生自然是重要议题,不过笔者希望中共第四代"领导集体",也向国民党主席询问一下民主进展方面的经验,譬如台湾对当年让著名知识分子雷震、李敖蹲监狱有何反省。

笔者希望,当局不要丢人现眼地把"审判"刘晓波这出戏再演下去了,他连一个居委会都颠覆不了,别说一个国家了。将这样荒诞无稽的罪名扣在胡佳、刘晓波头上,受到耻笑和抗议的只能是当局自己。真要这样判罪,先召开人大,将公民有"言论自由"这一条取消后再说。

快到"国庆"60周年了,别折腾了!

注:本文不代表BBC的观点和立场

BBC
2009年06月2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56北京时间 20:56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