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中国之旅可以追溯到整整一年以前。

2008年11月5日北京时间中午时分,在上海铜仁路马龙酒吧的三楼,当奥巴马的身影出现在大屏幕电视上时,酒吧里身穿"Obama 2008"字样恤衫的人群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掌声。

期待

我看到不少人眼中泪光闪烁,激动地相互拍照,留下历史瞬间。这家酒吧的常客是附近外资公司的美国人和中国青年人,当天三层楼全部爆满,阵阵欢呼传到街上。我下午离开时还见有人不断从二号线地铁站赶来,潮湿的空气中似乎也染上了一丝“变革”的意味,不禁想,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中国年轻人的热情,以广东为基地的南方报系旗下媒体的大篇幅报道,都与官方CCTV的新闻联播在美国大选前的讳莫如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天晚上,我把白天的感受写了一段发到上海的一家Web 2.0网站,可帖子不到一小时就不见了。想象中的“变革”,毕竟还没有到来。

尽管如此,当时“无与伦比”的北京奥运刚刚结束不久,很多原来被GFW(国家防火墙,中国政府的互联网审查机制)阻挡的国外网站尚能浏览,政府也保证“中国只会越来越开放”,大洋彼岸奥巴马又恰在此时登场,还是让人对未来产生了新的想象。

奥巴马带来冲击?

在上海我曾遇到一位党员干部,这样形容奥巴马当选带来的冲击:“我们一直教育学生说美国种族歧视,民主选举是假的,谁知美国人选出了奥巴马,这简直是当面给了我们一记耳光啊!以后怎么教育学生?这么多年的政治思想工作几乎全毁了。美国人还是厉害。”

一年过去,这位党员干部的担心看来是过虑了。中国政府的政治思想教育显然并没有因为白宫换了主人而前功尽弃。当奥巴马真的要来的时候,根据《华尔街日报》,民调显示大部分中国人对他态度冷淡。《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的一次在线调查中显示,对于奥巴马访华,8100位受调查者中有86%表示“不期待”或“无所谓”。

不变的现实

过去的一年中,中国的网友更不可能感受到“中国越来越开放”,本土的社交网站“饭否”被关闭,“牛博网”被迫流亡,美国的Facebook、twitter、YouTube 先后被墙阻挡,连picasa 也未能幸免。

如果说中国政府这一年有变化,改变的方向恐不在一年前乐观的网友意料之中。

创办于旧金山湾区的社交网站hi5.com 在全球有6000万用户,其中一位是厦门的小L.不巧的是,他注册后用了不到一个月,hi5就被封了,上面的交友名单都还来不及备份出来。如今奥巴马即将访华,传说有些被封网站因而解封,但小L已经心灰意冷了:“他走了还得翻墙(才能上网),太麻烦了。”(截至11月13日,hi5仍无法浏览)硅谷的互联网公司不少名列GFW的黑名单,但是解封这些网站在奥巴马的访华清单上优先度如何,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年的变化不如人意,这次的访问又能带来多少变化?目前留美的法律系学生、网名“三斤”的知名青年博客作者说:“显然没有期待,我对任何一个外国的领袖能对中国的事务产生任何层面的影响都没有任何期待。他们至多是去再次阐述问题,表明态度,这好像已经成为一个不得不做的惯例。这个惯例对于美国特别明显。”

在中国著名的以书会友社区网站“豆瓣网”上,三斤作为“贺卫方小组”的组长把小组成员发展到千人以上,提供了与北大法学家贺卫方讨论中国法治问题的平台,人气很高,但小组旋即被豆瓣网以“自律”的名义解散;这一年来,连三斤颇为节制的博客文字偶尔也会被“和谐”掉——删帖的委婉说法。

变的希望

没有多少人预期这些问题会因外国总统的一次甚至几次访问解决。中国人自己动手解决问题也许更“靠谱”一些。

网上虽然仍然有人为奥巴马访华“支招”,给他层层加码,要他关注中国人权、新闻自由、网站封锁,要他呼吁释放刘晓波、胡佳,恐怕没有人认真地认为任何一个目标可以就此达成。

奥巴马甚至无法确保自己的声音被听到——据英国《卫报》透露,美方要求安排千名中国学生与总统直接对话沟通,网上直播,中方则顽强地在人数、方式上讨价还价,一度甚至传出磋商破局的传言。

而在美国官方完全没有涉足的维权领域,中国的草根却时有进展。如果情况是这样,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中国变化的动力是来自内部呢?奥巴马访华前到日本访问,想必与滞留在成田机场的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擦肩而过,他会不会与中国变革的历史契机也擦肩而过呢?

所以到了今天,有中国的twitter用友调侃地借用小布什单边主义的语言,要奥巴马在中国人民与政府间作出抉择:你不跟我们在一边,就是跟他们在一边。

奥巴马应该已经意识到,无论白宫与中国政府签署了多少份协定,只要他无法与中国的青年沟通,重申美国的承诺,再建他们对美国角色的期待,他的访问都不能说是成功的。现在是中国人、而不是美国人,在给对方一个机会站在历史的潮流一方。这,也许是一年来中国网络公共空间最大的“变革”。

BBC
更新时间 2009年 11月 17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