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人民需要刘晓波恢复自由

王超华博士
美国

刘晓波案在国际社会引起回响。
在西方欢度耶诞的日子,独立作家、异议知识分子刘晓波获判十一年重刑。

六篇网络文章,一份并无团体活动而仅以个人身份自愿签署的《零八宪章》,两个小时的草草庭审(检辩双方各有不超过14分钟的发言机会),审后仅隔一天,在西方欢度耶诞的日子,独立作家、异议知识分子刘晓波获判十一年重刑。

中国政府用刘晓波当靶子,祭出执政前期传统上的从重从快,杀鸡儆猴,明面上,儆的是不能不持续与之打交道的欧美澳等西方国家,但更重要的,是在要挟所有仍然力求通过公民身份发言的中国人。

从2008年“世界人权日”前夕将刘晓波从家中带走,整整一年,中国政府严阵以待对付政治上的一系列敏感日期,应对经济上的种种不确定,精心准备自己作为世界大国在世界舞台上的特殊亮相,同时也在为以习近平、薄熙来等太子党为代表的下一代中共领导接班锻造执政新话语。

这个话语的核心不是举红旗打黑帮,而是“父母官”与“子民”的身份区别。更确切地,用前深圳海事局长林某的语言来说,人民“算个屁呀”,当政者就是要把“屁民”身份这根铁钉扎扎实实敲到不“安分”者的头骨里。

《零八宪章》

刘晓波被起诉,很多《零八宪章》同署人站出来说,我们和刘晓波同案。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一点:刘晓波在为所有现在和未来可能会与官方、政府、官员发生利益冲突的人承受苦难。

《零八宪章》并不长,但内容有繁杂的一面,每个人也许有各种不同意见,但这个宪章与以往异议群体的行动不同,并非致力于形成一个固定的团体或组织,而是强调公民身份的尊严,呼唤个体公民的独立承担。

在当今中国经济利益高度分殊、社会冲突频繁激化的情况下,体制内外的专家学者讨论社会政策并向政府建言时,几乎无一不是从警告入手,强调这个问题不处理,会“威胁社会安定”,那个问题不解决,可能“造成动荡”,讨论中全然回避是完善还是危害社会肌体的问题。

突发事件

而谈到社会突发事件数目时,又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民政部发布最近一次年度统计数字已经是四年以前(2005年)的。当时的发布目的,毋宁说是为随之而来的武警部队扩充升级做舆论准备。

于是,虽然如今突发事件的总数可能并没有减少,武警出击的次数和速度可是大大增加了。每年下来,各省市都不乏强力压制群众意见的恶性事件。高度戒备的北京奥运会以后,更有指示说要把强控发展成为日常工作。官方要的就是你们都记住自己的“屁民”身份。

刘晓波以公民身份为本而发言,努力收集四川豆腐渣工程真相的谭作人、艾未未也是以公民身份为本而发言。这些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保护的公民权利。

刘晓波被重判,伤害的不但是那些努力提倡普世价值的外国人士和西方国家,而且是生活在中国的每一个公民。为了自己不会在明天和某个地方官员发生冲突时没有宪法和法律的保障,中国的人民需要刘晓波恢复自由。

BBC
28/12/2009
更新时间2010年1月26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