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三十日,也就是狗年腊月三十,江泽民发表了一篇“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继续奋斗”的讲话。乍看上去,这篇讲话虽属自鸣得意之作,也还口气缓和,略有诚意。仔细读来,却发现当中依然充满杀机。俗话说,听其言,观其行。这里,我们就来看看中共的言和行吧。

江泽民说:邓小平“高瞻远瞩,实事求是”,他提出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具有鲜明时代特色”。这话不无道理。“一国两制”是七九年提出的。那时,中共已经搞了三十年的专制政治和国营经济,其结果是上层斗得你死我活,国民经济每况愈下,中共面临生存危机。在这种情况下再要提“解放台湾”,一来实力不够,二来明显地不合道理。所以,邓小平才“实事求是”,提出“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一国两制”——这里的“时代”,乃是专制政治和国营经济大失败的时代。换言之,“一国两制”是中共迫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的产物。而江泽民声称“一国两制”来自中共的爱国和大度,正好是违背“实事求是”精神的。至於邓小平有多么“高瞻远瞩”,尚待历史检验。我们相信,随着中国民主力量的壮大,中共将再一次被逼退,“一国两制”的口号将被“一国良制”取代——良制者,民主政治、自由经济是也。到那时人们将发现,邓小平其实瞻得并不怎么高,瞩得也不算远。

江泽民说:“在和平统一谈判的过程中,可以吸收两岸各党派、团体有代表性的人士参加。”人们不禁要问:大陆上民主力量的代表,如魏京生,可不可以参加?

事实是,中共不仅不会容许他们参加,而且至今将魏京生等人关在大牢里。江泽民又说:“海峡咫尺,殷殷相望,总要有来有往,不能‘老死不相往来’。”人们要问: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等人与他们在大陆的亲友又何尝不是“殷殷相望”呢?中共为什么要列出一份黑名单,硬要让他们与亲友“老死不相往来”呢?中共如此蛮横还要假充包容,说它立假牌坊,该不算过分吧。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大概是江泽民讲的最能蛊惑人心的一句话了。人们在信以为真之前应当问一句,八九年的时候,中共为什么搞了“中国人打中国人”?

江泽民说:“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决不是针对台湾同胞,而是针对外国势力干涉中国统一和搞‘台湾独立’的图谋的。”这话让人听来耳熟。八九年五月,杨尚昆在宣布戒严时曾说:解放军进驻北京“是为了维护治安进来的”,“决不是为了来对付学生的”,讲得也很好听。但“六四”业已证明,只要有助於达到政治目的,中共是不惜撕毁诺言、诉诸武力的。中共决不会让“决不是”碍手碍脚。

关於“外国势力”,江泽民在讲话里说:“近年来……某些外国势力进一步插手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近年来外国并未驻兵於台湾或与台湾签署防卫协定,也未向台湾派遣专家、顾问。所以,江泽民所谓的“插手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指的不过是西方国家出售防御性武器、提高接触层次之类。将这些交往如此上纲上线,让人联想起中共八九年的“黑手”理论。按照“六四”后陈希同在人大常委会的报告,“美国之音”的广播、赵紫阳“会见一位美国‘极端自由派经济学家’”、甚至笔者和胡平、刘晓波等人呼吁对话的公开信等等,均成了“西方世界的一些政治势力”使中国放弃社会主义的“长期的根本战略”之一部分。只有这样牵强附会,中共才能为“六四”镇压找出个说法。而今天值得特别警惕的是,按照江泽民的判断,“近年来”“外国势力”已经在“干涉”了。因此,按照他在同一篇讲话中提出的标准,中共即使今天想对台湾动武,也是有充分理由的!许多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发现,希特勒灭绝异族、征服邻邦的行动,是他在《我的奋斗》里早就讲明了的,可惜世人未及早注意。前车可鉴。我们希望今天人们能够透过花言和巧语,把江泽民的意思读清楚。

出处:北京之春
1995年3月号-观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