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宁静的风暴

又一个“六四”来临了!

今年的“六四”,正值中共权力转移的最敏感的时刻,得了“六四”恐惧症的脆弱的中共政权,对此早有周密的防备。

北京的公安部门,自五月中旬起,就开始了新一波的对民运人士的镇压活动。王丹、刘晓波、王希哲、黄翔先後被捕,陈子明、江棋生、陈小平、周舵先後被传讯,同时,对丁子霖、许良英、王淦昌等老一辈的著名知识分子也加强了监视和控制。中共的镇压还扩及到全国各地,杭州、西安、上海、广州、重庆,也有多名民运人士被捕和失踪。

六年前被中共坦克碾过的染满学生和市民鲜血的天安门广场,今天游人如织。新华社为了刻意报导天安门广场及北京各公园的平静景象,他们说道:六月四日这天“北京天气晴朗,风和日丽,天安门广场上游客们有的照相留念,有的歇息交谈,有的放风筝。各种文化活动更是丰富多采。”

但是,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不难发现,广场上的公安和巡警哨比往常多出了一至两倍,差不多每隔一百米,就有警察。两人一组的巡警,不断在广场来回密集巡逻。便衣、公安随时会搜查认为可疑者的手袋,或对认为是可疑的人进行跟踪。便衣不断用手提电话机汇报广场情况,但公安基本上不干预广场上行人的活动,他们对广场的防范几乎达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而在北京几所高等学府——如清华、北大等,更被列入“重点保护区”,北大三个校门都加派了公安,每个门约有二十名门卫管理,禁止非校内师生出入校园。同时,中共当局还在通往北大路上,设置路障,禁止外国记者及人员使用“黑牌车”通行,附近海淀区每个路口至少有十名警察看守。北大著名的三角地海报区,平时就设置了二名专门看管的保安人员,六月四日这天,更是加强管理,所有未经校内有关部门批准的海报,一律撕下。但尽管这样,大学校园内还是出了事。五月二十六日,一位名叫卢四清的民运人士,在北大校园发表了三点宣言,呼吁北大同学声援二十一日被中共逮捕的王丹,并举行集会,纪念“六四”六周年。卢四清的宣言约有一百份手抄本,在北大流传。这些手抄本,有些出现在学生宿舍中,有些出现在北大图书馆的藏书中。

天安门广场也曾发生过让中共“虚惊”的场面。下午四时左右,广场西边一辆黄色的士着火,引起公安紧张。当局立即派出了四辆消防车赶到现场灭火,拖走了那辆的士,并同时封锁了现场,没收了外国记者和游客的胶卷。

但即便是中共森严壁垒似的防备,怀念“六四”的人民,还是会瞅准时机表达心中的意愿。自五月份以来,异议人士上书不断。如四十五名科学家和高级知识分子呼吁宽容的上书,丁子霖等二十七名“六四”受害者家属的上书,都向当局发出了要求调查“六四”真相、惩办凶手以及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六月四日下午两点左右,有几名示威者出现在广场南端,在人行道上撒冥纸。公安人员立即蜂拥而至,将他们押走。清道夫反应也很快,迅速赶到现场,用很短暂的时间将这些冥纸清扫一空。穿着制服的警察也一度盘查两名外国记者,将他们留置查问了一番,最後叫他们马上离去。

一张冥纸,就是一份悼念“六四”英烈的深情;一张冥纸,就是一份向中共专制挑战的宣言。

高压是不会长久的!“六四”——终有平反的一天。

一九九五年的六月四日的中国大陆,正在宁静中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香港——永恒的烛光

自五月中旬以来,香港的民主团体即开始推动了以纪念“六四”为中心的民运活动。

五月十四日,支联会在西贡大澳门举行了民主风筝行动,将五只分别写有“民主”

、“自由”、“人权”、“法治”及“平反”的巨型风筝,送上了天空。这五只风筝乘着初夏温煦的轻风,一飞冲天。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表示,放风筝是纪念“八九民运”,并希望市民“勿忘六四”。

五月二十四日,支联会二十多名代表,游行前往香港新华社请愿,沿途拉起横幅并呼叫口号,抗议北京拘捕民运人士,同时要求释放王丹。代表至香港新华社後,将一声明放置门上,和平散去。支联会在声明中呼吁:在香港,在全世界的华人团体,应立即行动起来,声援王丹,向北京发出全球性的抗议浪潮。

五月二十八日,逾二千名市民参与香港支联会发起的纪念“六四”事件大游行,游行队伍高举被中共当局逮捕的民运人士的画像,包括王丹、包遵信等,以及一幅写上“六载沉冤将洗雪,四郊星火正燎原”的抗议横幅,又高呼“坚持下去,跨越九七”的口号,希望这种和平游行活动,能於九七年继续举行。二十八日的大游行由下午二时半开始,从中环遮打花园直达香港新华社。支联会十八名常委在新华社门外放置了纪念“六四”的花圈和一封请愿信。

六月四日,纪念“六四”的活动达到高潮。当晚六时起,市民陆续到达维多利亚公园。今年参加集会者,共三万多人,当全场播出已故歌唱家邓丽君於八九年“民主歌声献中华”的歌声时,参与者显得非常激动,纷纷拍手,以对邓丽君的风骨表示钦佩和致敬。

集会在晚上八时半正式开始,在一曲“江河水”的哀乐下,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带领二十名支联会常委,向在维园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司徒华在“悼词”中宣读了“勿忘六四、跨越九七、坚持下去、战斗到底”的誓言。

司徒华表示:临近九七回归,支联会面对的压力越来越大,不论中方,抑或香港的亲共派,均指责支联会影响香港的稳定及经济,要求香港人“忘记过去,展望将来”,支联会为了对应这些指责,决定在六月四日以明志方式,对我们的信念坚持到底。司徒华还说,即使面临日後可能发生的镇压,我们也会以任何形式继续下去。

大会还宣读了王丹的母亲希望王丹赶快出狱的讲话,并赞扬王丹是中国人的骄傲。

参加大会的有支联会常委司徒华、张文光、杨森、刘千石、林巨成以及民主党主席李柱铭、民联、民阵代表姚勇战、香港知名民运人士刘山青等。

三万多市民点燃了烛光,人们在烛光中仿佛看到了“六四”先烈的英灵,在一片默哀声中,他们向“六四”受难者表达了深沉的怀念。

悼念会後,有二十多名学生到新华社香港分社示威。

美国——“天安门,我们心灵的家园”

六月三日这一天,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的“八九民运”的学生和民众领袖如柴玲、封从德、白梦、张伯笠、项小吉、辛苦、郑义等,几乎都齐聚在纽约曼哈顿靠近哈德逊河边的中共总领事馆前,他们和自动前来的一百多名留学生与华人一起,在八时半天色渐暗後,点燃了手中的蜡烛,祭悼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死去的中国学生和民众。露天会场上张贴的标语是“建设民主中国”、“结束一党专政”、“追究屠城责任”、“纪念八九民运”、“释放政治犯”。在悼念会上,先後发表演说的有:前“八九民运对话团团长”、“中国民联”副主席项小吉,“哥伦比亚大学香港学生会”代表、“天安门基金会”负责人马时敏、《北京之春》主笔胡平、“自由民主党”主席倪育贤等人。他们在演说中都提醒世人不可忘记中国在六年前发生过的争取民主自由的“六四”惨案,在对“六四”的纪念反思中,不能忘记真正的刽子手,不能“头脑糊涂地受到共产党影响”,“对六四做不正确的评论”。

纪念活动进行到中途,曾受到倾盆而下的雷雨冲击,虽然有人躲到屋檐下去避雨,但仍有许多人不顾大雨,在原地“接受洗礼”,继续纪念活动。但因不停的闪电,主办单位决定等雨势转小後再继续活动。众人在细雨中高唱“血染的风采”,高喊“争自由民主”的口号。

柴玲在会上演说表示,海内外华人支持当前中国知识分子要求民主的上书。

她说,中共坦克机枪要灭绝中国百姓对民主宪政的呼声,所有热爱中国民主的人,都要加入把被压制的声音释放出来的行动。张伯笠在雨中代表绝食者宣读了“绝食声援王丹书”,他们为下落不明的天安门战友王丹感到忧心。声明中说:“宣布绝食,用相同的方式声援王丹,表达对中国政府严正的抗议,希望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自由民主的人们支援我们,共同抗议中共的暴行,挽救王丹的性命”,“迫使中共尽快释放王丹、王希哲、刘晓波、刘念春等所有和平上书被捕的中国公民”。

三日晚在领事馆前加入绝食行列的有柴玲、华夏子、白梦、封从德、张伯笠、郑义、辛苦、林明、薛明德、陈学雷、候世明等人。

在旧金山,从六月三日上午十时开始,有赵品潞、徐邦泰、常劲、周勇军等十多人在中共总领馆前以默哀、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此一绝食活动进行了二十四小时。六月四日夜,由民主中国支援会、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以及民联阵主办的烛光晚会在当地华埠花园角举行。

华盛顿的华人也沉浸在对“六四”的沉痛悼念中。六月四日夜,一百多名中美人士齐集在中共驻美使馆对面的天安门广场公园,点燃了烛光,纪念“六四”六周年。天安门广场四周围写着“勿忘六四屠杀”、“民主必胜、暴政必亡”、“中共是人民的公敌”等字样的白布条,公园内搭了铁丝网及血迹斑斑的黑牢外墙。著名民运人士王军涛的妻子侯晓天,以及学自联代主席刘承延,在会中呼吁中共为“六四”平反,侯晓天说,海外是中国民运的大後方,中国大陆被捕的民运人士及其家属,都需要支持。国际特赦组织华府代表罗本森也讲了话,他强调人权无国界,中共必需遵守联合国宪章有关人权的规定,释放所有的政治犯。

六月三日晚八时,波士顿地区一些关心中国命运的团体也举办了“六四烛光纪念会”,在哈佛大学怀恩堂举行,近三百名波士顿地区华人、哈佛的学者及学生参加。纪念会由在哈佛东亚系中文组任教的诗人贝岭致悼词,并由现在哈佛法学院任教的访问学者郭罗基教授发表对“六四”事件深刻反省的主题演说。随后放映了“六四”惨案的电视纪录片。最后,数百名参加者在黑夜的星光下点燃蜡烛,为“六四”受难者默哀并吟唱挽歌。

欧洲、大洋洲、日本——“春风野火又一年”

“八九民运中最为动天地、泣鬼神的一页,是由那些永远倒在北京街头的烈士们写下的”——这是民阵主席万润南在巴黎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上的讲话。

“六四”之夜,二百多位中、法人士,在中共驻法大使馆门前举行了悼念活动。参加者人人手擎一枝烛光,照亮了一条用法文写成的横幅:“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前途”。

民阵法国分部主席马涛主持晚会,万润南以及著名异议人士、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和夫人李淑娴教授讲了话。方励之说:在中国国内,五七年的民运人士、七九年的民运人士、八九年的民运人士,甚至更早的还有九十高龄的科学家已汇合起来;今晚的巴黎的烛光晚会上,五七年,七九年、八九年的三批民运人士全来了,还有许多关注中国命运的法国人士。中国科学家向当局呼吁实行政治宽容,可是,当局却切断科学家们的电话线,包围住宅,用极不宽容的践踏人权的手段对待科学家们。尽管中国当局倒行逆施,但是,中国的现状不可能不改变。今天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烛光,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六四”。

在“烛光晚会”上发言的还有刚刚流亡到法国的上海人权协会秘书长王辅臣、著名异议人士林希翎代表丁子霖宣读了丁子霖等二十七名“六四”受难者家属呼吁书全文,民阵法国分部监事会主席尤世伦宣读了王丹的《告世界人民书》,汉学家玛丽·霍斯曼也发表了哀悼中国民运烈士和支持中国民运的演说。

晚会结束前,与会者纷纷在许良英教授的四十五人的宽容呼吁书上签写了自己的名字。

在德国,以民阵、民联德国分部为核心的纪念“六四”六周年的活动,分别在斯图加特、汉堡、波恩、慕尼黑等城市举行。

五月二十七日,民阵、民联西南德支部,与当地的人权组织一起在斯图加特闹市展出了有关纪念“六四”六周年的资料,并向路人散发传单。六月三日,民阵、民联德国分部和德国人权组织合作在汉堡中国银行对面的广场上举行纪念集会,征集了要求释放魏京生的签名二百多个。六月四日下午四时,在中共波恩使馆对面的草地上,二百多人参加了纪念“六四”的活动,会议由齐墨主持,赶来加入的除了民运积极份子外,还有藏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在集会中,他们散发了民联、民阵德国分部给联邦德国政府的呼吁书,以及翻译成德文的王丹的《告世界人民书》、丁子霖等二十七人给中共人士的上书,大赦国际关於中国政治犯的情况的介绍资料。他们还征集到要求释放魏京生的近两百个签名。下午五时,集会人员环绕使馆举行游行,入夜,点燃了蜡烛和火炬,举行烛光晚会。在会上还宣读了民阵、民联的“六四”纪念声明《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此外,在六月四日当天,民联、民阵南德支部也在慕尼黑主办了纪念活动,二十多名民联、民阵成员上街散发了传单。

纪念“六四”的活动在英国也开展得有声有色。六月三日,民联、民阵、民联阵在英国的分部以及一些其它民运组织在伦敦华埠广场和中共驻英使馆前分别举行了“六四”纪念集会和烛光晚会。大赦国际官员约翰·丹尼尔发表演说,他说,希望世界不要遗忘“六四”,共同向中共施加压力,惩办“六四”凶手,保障基本人权,释放一切政治犯,推动民主改革。与会者还向中共驻英使馆宣读了一份声明,要求平反“六四”、开放党禁、制定临时宪章,以期举行公正的、合法的普选,逐步过渡到民主政体。

民阵荷兰分部也十分活跃,五月底,他们在当地侨报公开发表了致中共政府的公开信,六月一日,民阵荷兰分部又致函荷兰首相及外交部长,向他们通报了中共违反人权、大肆迫害异议人士的最新情况。六月二日,分部理事长何跃接受了荷兰华语电台采访。六月四日,数十人在海牙中共使馆前示威,递交公开信,呼吁中共平反“六四”、释放政治犯。趁此集会之机,民阵荷兰分部还召开了临时会员大会,分部主席张卓辉对荷兰的民运工作作了总结。

纪念“六四”的浪潮也波及到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亚。中国民联澳洲纽省分部於六月三日在悉尼地区与民阵、自民党等当地民运团体联合举办了“六四”六周年的纪念活动,悼念八九年“六四”为中国民主事业捐躯的死难同胞。下午二时,在悉尼华人文教中心举办“六四与民主中国”研讨会,近四十名民运人士就中国大陆目前形势与如何进一步推动民运交换了看法。会中还发表了声明,要求中共释放政治犯,平反“六四”。晚七时许,三十多位民运人士在悉尼中共领事馆前举行了“悼念六四英烈烛光会”。六月三日下午,墨尔本地区民运组织也在墨市图书馆举行了“让专制永远结束”的研讨会。六月四日下午,数十名民运人士在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前集会,纪念六四死难先烈,抗议中共暴政。民运人士高阳、高骅与六月三日下午六时至六月四日下午六时,在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门前绝食示威。

就是在华人比较少的新西兰,我们也收到那儿的华人和留学生纪念“六四”

的消息。六月四日中午,在奥克兰圣安德鲁教堂的“六四”纪念石前,聚集了七十多位大陆、港澳和新西兰人士,他们献上了鲜花和花蓝,对六年前去世的烈士进行的肃穆的哀悼。晚上,他们又举行了烛光祈祷会,同时对平反“六四”和在中国实行民主等问题进行了讨论。他们的活动得到新西兰新闻媒体的重视,当地的报纸,电台和电视台,都纷纷进行了报导。

在亚洲的日本,六月四日晚五时半,由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主办,在日本东京都丰岛区民中心,举行了“六四天安门事件”六周年纪念集会,有上百名在日华人,以及日本、美国、斯里兰卡的友人出席。会上首先放映了近一个小时的“六四天安门事件纪实”录像。池田律师事务所的池田纯一、日本国会议员秘书利萨、大赦国际日本支部的北井大辅、“保护斯里兰卡人权”学会代表阿扎索利亚、亚洲记者俱乐部的管原秀等人分别就国家民主、人权问题,“六四”事件对中国乃至国际社会的影响等问题发了言。民阵日本分部代表赵南就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现状,民主化的前景等问题作了分析,论述。美国中国问题专家金培利与会作了“我所了解的中国”的专题讲演,讲了他“六四”期间在北京的亲身遭遇,以及对未来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的看法。六月五日,民阵日本分部派代表赴中共驻日本大使馆递交了“致江泽民的公开信”和“六四六周年祭文”。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六年来,中共当局力图通过高压,让人民忘记“六四”。但是,现实却与他们的愿望恰恰相反,人民对“六四”的回忆已越垒越厚,温度和压力也越积越高。

我们相信,终有一天,靠“六四”屠杀人民的中共专制体制,也会被人民绑在“六四”的审判台上。民主来临之日,就是“六四”雪冤之时!□

出处:北京之春
1995年7月号-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