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前百余人示威,促中共释放吴弘达

百余位示威人士七月二十九日下午顶着炎阳,齐集白宫对面的拉法耶公园,共同呼吁中共释放良心犯吴弘达。

示威活动由大华府华人支持中国民运联委会长章严笑梅,及全美中国事务委员会会长赵海青主持。示威民众都在胸前别着黄丝带,有些人穿着写有“还吴弘达自由”的运动衣。讲台後的巨幅淡黄色布幔写着“华裔美国人支持吴弘达”,公园的大树也都系上了黄丝带,象征等待吴弘达早日归来。

自纽约专程赶来参加的王若望指出,由中共目前公布的吴弘达录影带可看出,公安对吴弘达精神和肉体之摧残程度。他说中共这次自作聪明,反而将专制独裁政权的丑恶公诸於世。

自新泽西州赶来的刘宾雁说,中共逮捕吴弘达,旨在吓阻其他人向中共政权挑战。吴弘达被控窃取国家机密。刘宾雁说,任何对中共不利之行动都可被判为窃取国家机密。刘宾雁呼吁大家共同努力,争取吴弘达、席扬、魏京生、陈子明等之释放。各界并千万不可稍稍降低努力的程度。

新当选的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主席邢铮,也在活动中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吴弘达。

大陆劳改人数至少一千万

德国出版社最近出版了法国政治及社会学学者多曼纳有关中国大陆劳改营著作《被遗忘的群岛》的德文译本。书中估计,仅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八年之间,中国大陆被强迫劳改的人数最少在一千万以上。

德国“时代周报”刊出的一篇书评指出,西方国家对於前苏联的劳改营知之甚详,至於中国大陆的劳改营却没有在国际舆论上造成太大的重视,是因为中共当局严密的坚实制度使得人民心生畏惧,不敢谈论透露这类机密。

这本《被遗忘的群岛》对於中国大陆劳改营的制度和发展有非常详尽的描述。评论界指出,西方的政治人物和企业界在和中共打交道和进行合作时,也应对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有所了解和考量。

美众院通过两案谴责中共违反人权

美国国会众院院会,以四百一十六票对十票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一九九五年中国政策法案”;以三百二十一票对一百零七票,搁置取消中共贸易最惠国(MFN)待遇的联合决议案。

这两项表决,既达到谴责中共违反人权的目的,又实质地化解了中共可能失去MFN的危机。

中国政策法案要求美国总统运用各种外交上的方法,促中国立即无条件释放吴弘达。法案还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贸易协定,并禁止进口所有奴工产品。

法案还要求设立自由亚洲电台。

警方对童屹宣布最後通牒

七月十三日上午,关押童屹的武汉河湾劳教所两名警察到童屹家中宣布,1、童屹自九五年初来到劳教所後,始终不服管教不接受改造,因此对童屹将采取强制措施;2、今後将不准童屹母亲去劳教所会见童屹。

刘刚状告公安局

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刘刚,自刑满离开监狱後,一直受到警察的骚扰干涉威胁。由於刘刚拒绝每个星期向警察汇报思想的规定,他被龙山公安分局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他因此提出的复议要求,已经被公安部门否定,维持对他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决定。刘刚只有向龙山区法院起诉公安局对他的迫害。目前,法院在收取刘刚的五十元受理费用後,已经正式受理了这起民告的案件。

徐水良上诉法院

徐水良是被称为南京“李一哲”的老民运人士,因为写大字报被关押多年,出狱後参加民主墙活动,又被判刑十年。在他刑满出狱後,受到各种刁难和迫害,没有工作和没法生活,一度被迫街头乞讨。在他很不容易找到工作时,总是被警察赶来搞掉。今年五月,徐水良很不容易在浙江富春市找到一份工作,但却被警察抓他而再次失掉。警察并以他擅自离开南京为由,要处罚他行政拘留十五天。徐水良对如此断绝他生计的迫害非常愤怒,决定通过法院起诉。七月十一日,南京白下区法院一审开庭,旁听席的票由内部掌握,分给经过挑选的近四十人,而关心徐水良的亲友中,只有妻子一人允许进入法庭。结果仍然维持公安局的处罚决定,如果徐水良不接受这个判决,必须交七百五十元保证金,可以暂缓执行,允许上诉。徐水良在筹借了七百五十元交给法院後,法院通知他下个星期拿判决书,得到判决书後,可以向南京中级法院上诉。经过一审判决的徐水良,对上诉已不抱幻想,上诉只是为了对迫害再次表达抗议。

王丹可能遭刑事起诉

北京消息来源指出,大陆当局正考虑以刑事罪起诉王丹,若罪名成立,王丹将再次入狱。

大陆当局对王丹二年来的激进言行大表愤怒,有关部门经过对王丹言行的分析研判,认为王丹曾经多次煽动各界人士进行反政府活动,及公开地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扰乱社会治安和破坏社会安定,其情节早已构成犯罪,大陆公安部门又将王丹所有在境外发表的“攻击性”文章汇集作为指控王丹的证据。

中共高层除了指控王丹之外,还拟对“六四”天安门绝食“四君子”之一的刘晓波实行“劳动教养”。

著名民运斗士魏京生由於目前“态度良好”,北京方面暂时尚未考虑对其提出新的处理意见,仅维持原有的看管方式,当局目前仍把魏京生列为大陆头号反动人物,而魏京生现时环境与坐牢并无太大分别。

陈子明医疗中断

罹患癌症的陈子明,被中共当局取消保外就医并再度入狱已一个多月,陈子明的妻子王之虹表示,陈子明治疗癌症的中药已中断,目前狱中根本无法让陈子明得到调养。

王之虹担心陈子明可能病死狱中,因此准备竭尽一切努力拯救他出狱。她说,她告诉大陆当局:“如果你们让陈子明死,我也不想活了。我既然不怕死,还有什么好怕的?”

“中国人权”将出席世妇会

联合国经济社会理事会世妇会资格审批小组,二十一日在日内瓦举行最後一次会议,通过允许包括“中国人权”等八个非政府组织,前赴北京出席世妇会的决议。

“中国人权”对此深受鼓舞,将派出新闻主任索菲娅和执行委员王渝,预定八月二十六日起程前往北京。届时她们将代表中国人权向世妇会递交俩份报告,一为中国政府执行妇女权利国际公约情况;另一为“政治迫害中的妇女”,反映大陆女政治犯受迫害的情况。

由於中共反对,“中国人权”申请出席世妇会的资格一度被搁置,同时被搁置的还有其他十八个非政府组织,中共的理由是该组织理事会个别成员是“犯罪份子”。苏晓康曾因八九年“六四”事件被中共当局通缉。

审批小组认为,世妇会不应有政治偏见,只要申请者符合资格,便不应剥夺其与会资格。在二十一日的会议上,采取协商方式通过让包括中国人权等八个组织赴京与会的决议。中国政府代表在会後发表声明,表示遗憾。

为抗日五十周年纪念

民运团体协调会召集人王若望日前对“美国之音”发表谈话,他指出,半个世纪过去了,日本帝国主义给亚洲各国特别是中国人民造成深重的灾难并没有平复。

他表示,我们有责任向中国同胞言明,应一致起来严厉谴责北京政府对日关系丧失中华民族立场的可耻行径!

《北京之春》英文版问世

《北京之春》英文版(Beijing Spring Digest)最近出版了第一期。这是继《北京之春》美国版、《北京之春》香港版和《北京之春简讯》后出版的第四个《北京之春》版本。

《北京之春》英文版暂定为双月刊,每期选择中文版中的若干篇文章。第一期为九五年七、八月号,共有二十四页。这期的主题是纪念八九民运六周年,收入了《北京之春》对严家其、吾尔开希的采访以及王丹、柴玲有关文章的摘要。《北京之春》杂志社将把英文版免费送给西方国家的政要、议员、学者及工商业者,以期唤起他们对中国民主化及人权状况的关注。

出处:北京之春
1995年9月号-民运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