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中国,一面是经济高增长,一面是政治改革停滞、人权状况恶化,两极分化日趋严重,草根维权事件此起彼伏,但如今的中共政权,肃然“国际大款”。中央财政是“超级银行”,为高官们特制了环球旅行的“超级金卡”,中共要员出访,到一国刷一国,一刷就是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

胡锦涛的2004年法国行刷了四十亿欧元、美国行刷了六十亿美元,拉美四国行刷了几百亿美元,仅在阿根廷就承诺投资200亿美金;胡锦涛访问古巴,骨折的卡斯特罗坐在轮椅上高呼“中国万岁!”换来中国对古巴镍矿投资五亿美元。

前不久,胡锦涛前往亚洲两个独裁小国,又给金胖子20亿美元,给越南10亿美元,很有点独裁老大的慷慨劲头,几个独裁者把盏言欢,重温“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的战斗友谊。

在饿莩遍野的朝鲜,唯一的“超级胖子”金正日给中共“超级金卡”的回报,自然是“超级接待”,数千名身穿民族服装的朝鲜群众手持花束,热烈欢迎中共金卡的到来。很少公开露面的金胖子破例亲赴机场迎接,走下舷梯的胡锦涛与金正日亲切握手拥抱,胡锦涛还享用了最具朝鲜特色的大型团体操和艺术表演《阿里郎》。中共联络部长王家瑞解释说:这是中国的“富邻政策”。而实际上,朝鲜百姓饥寒交迫与中共政权无关,胡锦涛并不在乎金胖子拿了20亿美元后干什么。中共看重的,仅仅是两个独裁政权的唇寒齿亡,以及中朝友谊对美日同盟的制衡。

在朝鲜和越南刷完金卡之后,胡锦涛又开始欧洲的刷卡之行,走访英国、德国和西班牙。虽然,现在的中欧关系充满变数,除了武器禁运的政治冲突之外,中欧之间的经贸战不断。在政治上力挺中共的法国政府,却在经贸战中坚持贸易保护主义;政治上坚定地与美国站在一起的英国,反对欧盟解除武器禁运却主张自由贸易;与中国生意做得红火的德国政府刚刚易人,反美的施罗德下台,亲美的梅克尔女士上台。然而,不管欧洲行能否取得实质性的政治成果,胡锦涛仍然要向老欧洲彰显暴发户的阔绰,也带上数十亿美元的订单。在英国签订了价值十三亿美元的合同;在德国也有签订了签署了6项涉及经济和文化的协议,总额高达十四亿欧元,其中,仅中国向德国西门子购买60辆高速列车ICE的合同,就价值价值6亿7千万欧元。

无怪乎德国舆论一片欢呼:《世界日报》发表题为《胡满载数十亿合同而来》的文章中写道:“胡在其欧洲之行的第二站签下了总金额约14亿欧元的一共6个合同,其中西门子获得的60辆高速列车的订单价值约7亿欧元。”《柏林日报》说:“西门子多年来一直想方设法在国外销售其高速列车,但常常被法国和日本的高速列车打败,几年来毫无收获。除此之外,西门子旗下铁路技术部门利润极低,又常出现质量问题。”金融日报德文版在一篇题为《中国主席让德国公司充满幸福感》的报道中写道:“德国担心中国利用其经济力量,破坏公平的游戏规则。中国一定要把购买合同和技术转让挂钩的做法让德国工业界感到头痛。”

放眼世界各国元首的环球旅行,似乎谁也不如中共党魁有钱且大方,与中国经济增长的“一支独秀”相匹配,胡锦涛的钱包自然也鼓胀得“一支独秀”,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不发达的穷国也好,早已发达的富国也罢,与中共同病相怜的独裁国家也好,与中共完全对立的自由国家也罢,皆要对“胡大款”刮目相看,一面是红地毯欢迎中共党魁,一面是大声疾呼“中国崛起”。

然而,如此摆阔的党魁治下的中国,仍然是个贫困的国家,经济总体水平仍然很低,官方公布的中国贫困人口也还有九千多万人;即便经历了二十几年的经济高增长,中国2004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只有1277美元,仅是同年美国和日本的三十分之一。如果按照发达国家的贫困标准,中国的贫困人口就不是九千万,而是几亿。

据《京华时报》11月5日报道,甘肃省渭源县县委副书记上书教育部,痛陈代课教师每月工资仅40元,工资如此低廉的教师在甘肃就有16万人,总计月工资640万元。而胡锦涛给暴君金正日的20亿美元,相当于165亿人民币,是甘肃16万代课教师月工资的2580倍。

胡锦涛上台后,最动听的口号就是“亲民路线”,但胡锦涛的外交奉行“亲独裁路线”,对朝鲜金正日、古巴卡斯特罗等独裁者尤为亲近。故而,甘肃省农村教师的贫困可以不管,却要用民脂民膏支持当今世界的最残暴的独裁者金正日。

2005年11月8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