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对中共政权强加于港人的23条立法,2002年12月5日,六万港人走上街头;2003年7月1日,五十万港人再次走上街头。正是这种广泛而强有力的民意表达,才迫使北京及傀儡港府搁置23条。

之后,在香港民主发展问题上,官民冲突一直没有中断。北京政权进行了从上到下的政策调整:一面把香港爆发大规模街头反抗的主要责任归咎于傀儡港府,让特首董建华当了替罪羊,由曾荫权接任特首,以缓解民间不满;一面采取拉拢和分化“泛民主派”的手段,于今年4月12日邀请80多名香港立法委员和法律专家北上;在港府政改报告推出前,北京再次邀请特权曾荫权率领香港立法会议员于9月25、26两日访问珠江三角洲,但因在香港民主进程、六四等问题上的分歧,香港民主派议员与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会谈不欢而散。

今年10月19日,港府公布政制发展专责小组第五号报告,非但没有明确提出香港双普选的时间表,反而强调香港民主发展要遵循“不影响其他范畴的发展,不影响经济繁荣,不造成不稳定,不影响政府效率,不伤害特区和中央、内地的关系”的原则,实际上为“07/08双普选”设立了“五不准”障碍。于是,“泛民主派”再次向港人发出号召——为争取双普选而参加“12·4大游行”。

为了把“12·4大游行”的参与降到最低,北京频频出招,一面是舆论轰炸,一面是官员出面。11月30日,特首曾荫权发表电视讲话,意在为大游行降温;12月2日,由中共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出面在深圳举行的香港政制座谈会,他声称港人要求普选时间表没有法律依据。但是,普选是明确写入基本法的港人权利,而北京政权却不尊重香港民意和基本法、强行以人大释法的方式阻止双普选,是非法剥夺了港人07/08双普选的权利。北京官权及乔晓阳的说辞,无异于政治强盗对港人的公然抢劫:我先强行剥夺你的权利,然后再无耻地宣布你没有普选权利。

所以,港人为争取双普选再次走上街头,尽管没有七一大游行的五十万人,据港府警方统计只有四万人参加,但据BBC驻香港记者霍格不久前从游行现场发回的报道说,“12?4大游行”主办单位香港派民主派议员和民间人权阵线宣布,今天仍有高达25万名万人参加,由此可见港人对民主政治的诉求之强烈!

在游行开始前,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于下午1时半在维园篮球场举行祈祷会;大批市民也在维园举行集会,参与的市民坐满了6个足球场。民主派议员、各民间团体及市民分别上台发言,表达诉求,民主党主席李永达和45条关注组的余若薇等议员参加集会。

45条关注组立法会议员汤家骅大律师走在游行队伍前列,泛民主派议员及民阵的代表高举起一幅印有鸟笼的大型横额,上面写有“反对政府方案,坚决争取普选”,龙头还有一个鸟笼,讽刺政府提出的政制方案是“鸟笼方案”。

一位88岁老人拄着拐杖参加游行,他说:参加游行是要为下一代争普选。共产党说的都是废话,不能相信它。

引人关注的是,被誉为“香港良心”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也首次参加了游行,她表示:今日天气非常好,很高兴自己首次参加游行。她说:同意行政长官曾荫权的电视讲话,香港正处于十字路口,是关键时刻,香港市民要出来,表达他们的看法。所以,她今天以普通市民的身份参加游行,通过和平、有秩序及理性的方式,表达对普选及民主的诉求。她强调,无意与特区政府或中央政府对抗及对立,只是以市民认可及接受的方式表达意见。她呼吁,在市民强烈民主的诉求下,特区政府及中央要小心聆听市民的诉求。她重申,希望中央和特区政府在普选上给予明确的目标和路线图,以便港人可以有充分的准备。她希望尽快有普选,有生之年可以见到;若然在2046年,她恐怕自己不能看见了。

作为仍然生活在独裁大陆的我,羡慕港人能够用和平有序的街头政治来表达民主诉求,并为港人捍卫自由和争取民主的精神所感染,再次想起十六年前八九运动的波澜壮阔,想起港人为抗议大屠杀而举行百万人大游行。之后的十六年来,大陆民间的持续抗争处在政治高压的黑暗之中,港人每年六四祭日举行的至少有几万人参加烛光晚会,港人为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而一次次走上街头。而这,才是东方明珠发出的最耀眼的光芒,因为点燃这不灭烛火的,是港人珍惜自由、维护正义和反抗暴政的良知。

面对如此强烈的民意,北京政权必须反省:为什么不遵守港人治港的承诺,钦定傀儡特首,操纵反人权反自由的立法!千方百计地阻止写入基本法的双普选;傀儡港府更应该羞愧:身为自由社会的政府,为什么要听命于独裁政权而不惜出卖民众的权益?

香港回归大陆至今已有八个年头,但在庞大的北京政权的威逼利诱之下,令人沮丧地大陆化趋向日渐明显,中共独裁意志对香港民主派的公开打压和暗中瓦解,对香港媒体的威逼利诱力度的不断加大,以CEPA和自由行等经济优惠收买香港民意。特别是那些与北京政权具有利益关系的香港富豪,每到关键时刻便出面力挺北京和港府,言辞中充满了“铜臭气息”,不惜将香港定义为“经济城市”,也就等于把港人侮蔑为“经济动物”。所以,如何遏制香港的大陆化,的确是对港人的严峻考验。这不仅关系到维护香港的普世价值,更关系到每个港人的长远利益。

在港府唯北京马首是瞻的现实条件下,抵御大陆化的主要资源只能求助于民间和有利的制度条件:1,香港毕竟有健全的制度遗产——长期的自由传统和良好的法治。2,有国际主流社会的关注和监督,有北京想以香港为示范来统战台湾的政治利益,中共还不敢公然背叛“一国两制”的承诺。3,也是最重要的,港人拥有不容政府任意践踏的各项人权,珍惜自由是香港民间社会的主流传统,这是港人抗拒大陆化的最大资源。

在此意义上,我为港人庆幸,他们现在还拥有反对政府的自由,只要共同努力,保住已有自由和争到未有民主的事业便充满希望。尽管,大陆媒体上看不到港人争普选历次大游行的消息,但在民间网站上,大陆网民的绝大多数都支持港人争普选的大游行。比如,在大陆的民间网站《世纪学堂》(http://211.157.100.62/forumdisplay.php?fid=5)上看到一个帖子,题目叫《香港民主进步很快,马上就赶上个大陆了!》,点击量1174;这个帖子也出现在另一影响很大的民间论坛《猫眼看人》(http://club.cat898.com/newbbs/list.asp?boardid=1)上,点击量3690。两个民间网站的点击量相加为4864。

在此类话题被严格限制的大陆网站,该贴只在网上停留一天,能有这样的点击量,已经是很高的了,说明大陆网民还是非常关心香港民主的。

这个帖子的标题显然是反讽,内容是11月26日北京在港喉舌之一《大公报》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没有人为发展民主政制设限》,主要观点是为“不影响其他范畴的发展,不影响经济繁荣,不造成不稳定,不影响政府效率,不伤害特区和中央、内地的关系”的“五不”辩护。然而,这样的辩护非但香港的“反民主派”不接受,就连大陆的网民也不接受。

大陆网民对香港民主的关注主要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

1,对北京在港喉舌的批判:“御用文章。”“上面说香港不能搞普选,下面就有人论证香港搞普选多不成熟,多危险。”“香港大公报,就是香港,人民日报,说的话能信吗?”“大公报,文汇报这些垃圾报没人看,日销有一千份己经偷笑。”“大公报,你能大公吗?你是谁的传声筒又不是也国家机密,而且我党我军也不想隐瞒你的香港人民日报的崇高地位,你就干脆亮明XXX代言人的身份得了,何苦在那里又做婊子又想立牌坊呢。那不太苦了吗?”“大公报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大公报了,简直就是公公报哟。”“上个世纪40年代的大公报可不是这样,只是49年后被疯狂阉割,雄不起来了。以前主编王芸生很不错,可惜死了!”“大公报,凤凰台,好比喉舌。”“只要上面说某事不能做,下面总有人出来证明上面的合理性,凤凰台就在扮演这个角色。”“还有那个香港CCTV,只要特区党委真理部下命令,晚7时至晚8时该台香港新闻联播,,其余电视台一律转播,不转播者立即停播,何愁香港人民不看?”“是啊,他们电台最关心的”热点“,往往是我们政府最怕的地方!!”“如果香港的独立媒体能到达大陆的话,很有很大的影响。”

2,对北京政权的讽刺性批判:“强烈建议标题改为‘香港民主马上就赶上大陆了!’免得让网友们起起落落,弄出点什么来。”“我汗!看来香港的官员‘进步’挺快的嘛!”“我们大使说了,中国人权最好,为什么最好,因为制度最好,既然制度最好,为什么不让香港人接受我们的制度呢?现在终于开始舆论造势了。”“只要有了党委,香港的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再成立个中共党支部民主进程就完整了!”“该搞几个大陆乡长到港做特首!让港人知道什么叫民主!哈哈!”“不影响其他范畴的发展,不影响经济繁荣,不造成不稳定,不影响政府效率,不伤害特区和中央、内地的关系——等等一切,都不能以牺牲民主政体来实现,否则,祸根一旦种下,嘿嘿。”“没有大选的所谓民主,丧心病狂,丧尽天良!”

3,为香港前途的担心:“香港前途堪忧!”“50年不变?天,人家有这样长的寿命?等不及了!”“为香港担忧为中国担忧。”“东方蜘蛛,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Hongkong,完了;”“香港50年后就会默默无闻了;”“香港媒体回归后赤化很严重,广东的看看亚洲电视就会发现新闻评论的那些仁兄像貌似曾相识连广告也是大陆的多,活脱脱另一个深圳台。”“有香港这个先例,台湾和平‘回归’遥遥无期!”

4,支持香港民主:“支持游行!”“12月4日香港将有争取普选的大游行。如果香港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可以直选行政长官的地区的话,影响将是无法估量的。”“二十三条立法为什么在去年的‘七一’大流行之后不搞了呢?我想香港人对民主的追求不会在大陆同化香港的压力下改变。”“所以这次12月4日的游行人数是个关键。上次50万人上街,的确创造了历史,迫使政府搁置23条。这次不可能有这个人数,但一般认为,只要有5万,对政府就构成重大压力。”“中央政府如果足够开明,应该让香港实行民主,也算是中国领土上的民主实验。香港是全世界最具备民主条件而没有民主的社会。”“不知道二十三条立法的主意是谁出的,我想应该是江时代的东西。二十三条立法表现的大陆专制思维的强固,意欲叫香港人闭口,限制香港人的自由,可是香港毕竟被英国管理了一个世纪,香港人已经染指西方人自由法治的习气,再也无法接受官僚政府的管理,于是香港人愤怒,50万人盛厦大游行,大陆不得不屈于香港民意,终于使酝酿多时的二十三条立法毙命。”“如果现在大陆想用经济上的施舍来换取香港人放弃他们的民主追求,香港会同意吗?”香港还有我们,谁敢强奸我们,我们就要给他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

从反23条立法的五十万人大游行到今天的二十五万人大游行,这些声势浩大的的民间反抗运动才是遏制香港大陆化的根本力量。民意不可欺,更不可辱,被大陆政权操纵的港府,面对如此巨大的民意压力,必须做出如下抉择:继续做北京的傀儡?还是做港人的公仆?

二十多年改革,大陆官权仍然固守跛足模式,坚决拒绝任何渐进的政治改革;香港回归八年,北京及傀儡港府仍然为香港的民主进程设置重重障碍,顽固拒绝港人的双普选诉求。所以,从长远的角度看,无论是香港还是大陆,争取自由民主的最大动力只能来自民间,大陆民间维权和香港民间争普选的良性互动,是在目前的制度环境下推动中国政治转型的最佳方式。港人抵御大陆化和保卫自由的最佳途径,一,香港民间应该齐心协力地,直接推动香港的政治民主化,特别是咬住“双普选”的政治目标不放,为香港民主进程提供持续而日益强化的民间动力;二,直接推动香港双普选,就等于间接地推动大陆的政治改革。同时,港人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比如对六四问题、法轮功问题的关注,来推动大陆政治改革。三,台湾岛内政治力量的此消彼长,也可能使台湾的大陆政策由谋求独立转向“一国良制”,如果以马英九为代表的“一国良制”派主导台湾政治,那么台湾的“民主牌”将是推进大陆政治改革的最有力的王牌。

保卫香港的自由制度,不仅是港人的也是大陆人的神圣责任;推动大陆的政治改革,不仅是大陆人的、也是港人的神圣责任。因为两者都是全中国人的自由事业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只有大陆人也享受到了自由,港人的自由和台湾的民主才会得到根本的保障。

2005年12月4日21时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