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中国,中共越来越陷于暴力威慑力和谎言欺骗性同时下降的道义窘境中,其意识形态劝诱力和执政能力也急遽衰落,于是,维持经济高增长和用金钱购买政治变成为现政权的主要统治方式,对内是“花钱买稳定”,对外是“花钱买友谊”,中共政要所到之处皆要大刷“超级金卡”。

12月4日,中共总理温家宝开始欧亚五国行,先后访问了法国、斯洛伐克、捷克、葡萄牙和马来西亚,在第一站法国大展金钱外交的拳脚。温总的出手远比前党魁江泽民和现党魁胡锦涛要慷慨得多。1999年江总法国行刷了26.1亿美元,2004年胡总法国行刷了四十亿欧元,而温总此次行法国行则刷了一百亿美元。据中国媒体报道,中法签署了16项文件,涉及金融、铁路、航天航空、能源、科研、教育等领域。其中,航空领域的协议最引人注目,中航与空客签署了A320系列飞机框架协议,中国将购买150架空中客车A320系列飞机,仅此一项合同的价值就高达83亿欧元,这是空客进入中国二十年以来获得的最大单笔订单。另外,中法就航空、宇航、铁路运输等重大项目签订的合同总价值可达90亿欧元。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就温家宝的来访在《费加罗报》上专门撰文指出,法中关系应该跨入新的阶段,并倡导建立“法中友谊战略契约”,内容包括3个重要目标,1,继续充实“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共同培养共同信念,包括多边主义、多极世界观、尊重国际法、文化多样性等,2,加强文化对话,促进文化、人文交流;3,保持长期互信,增加双方重要关切问题的透明度,如促进自由和人权、保护环境、可持续发展等。

然而,拉法兰的三大目标中的第一项,显然是针对美国独大的单极国际秩序;第二项是为法中关系增加软实力的共识;最后一项也是就漂亮的言辞,对法中关系不具有实质性影响。因为,希拉克政府近年来的外交政策是反美第一,对中国的政策主要着眼于经贸关系和反美同盟。希拉克多次强调,法国应当依靠中国的崛起来促进自身的发展,特别要“充分利用中国经济增长”来促进法国经济;法国外交部明确表示:“北京不是威胁,它是一个已经深深融入的、负责任的、积极的角色。”所以,法国在人权、民主等问题上都采取了有别于美英的立场,以“低调批评”和“对话代替对抗”为主,但在现实外交上,希拉克政府甚至连“低调批评”都放弃了,转而在政治上一味讨好中国。

1999年10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访法时,希拉克创下法国有史以来一项纪录:在法国的22位元首中,希拉克是唯一在私人别墅接待独裁者的法国元首。

2004年1月胡锦涛访法,希拉克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他亲自接机,把红地毯铺遍胡锦涛所到、甚至所想之处,不仅铺到了行政中枢的总统府,铺到了民意机构国民议会,并在“中国年巡游表演”的引导下,顺着巴黎最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一直铺到法国的象征性建筑凯旋门和埃菲尔铁塔,从基座到尖顶、全身通红的铁塔,在午夜的巴黎显得格外耀眼。铺张的仪式之外,希拉克也为北京送了两大厚礼:一,严辞指责台湾政府,把台湾计划举行的防御性公投称为“错误的”和“不负责任的”,但对北京部署几百枚针对台湾的导弹却不置一词。二,推动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希拉克向胡锦涛保证将努力说服欧盟其它国家,理由是:基于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欧盟的第三大经贸伙伴,所以维持了十五年的这一禁令现在已经根本没有意义。

在温家宝此次访法前,中欧在纺织品贸易上的争执一度趋于白炽化,带头要求限制中国纺织品进口且态度强硬的国家之一,恰恰是与中共政权关系最好的法国。温家宝带给法国的巨额订单,成为弥和分歧与加强双方战略伙伴关系的牢固黏合剂,换来的是中法双方的皆大欢喜,法国政府对华政策和中共的法国政策,非但不会因纺织品贸易争端而改变,反而会因巨额订单而愈加牢固。

对于低迷的法国经济而言,温总的大订单可谓雪中送炭。由于西方大国在中国市场上角逐日趋激烈,与中日、中美、中英、中德的贸易相比,中法贸易额少的可怜。在世界各国的出口贸易排名中,法国出口位列世界第六,但法国对中国的出口却仅仅排在第十六位,而且,法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一年内增长两倍。所以,法国政府一直在想方设法地拓展中国市场,温家宝代表的独裁政府自然是法国产品的最大买主,不能不令卖方笑脸相迎。只要能大把卖货,即便遇上不讲条件的蛮横买主,卖方也会心领神会、有求必应。

作为慷慨的买方,中共也自以为从这笔巨额交易中收益不菲,起码换来两大收益:

1,中共收获了高科技的转让。自由西方对独裁中国的高科技转让一向极为谨慎,特别是在尖端军事技术上设置严格的限制。以前,尽管中共也买了不少空客,但从来没有技术转让协议。温总法国行的超常慷慨打破这一惯例,既然法国向中共大卖高科技产品空客飞机,也就不能只卖产品而不转让某些技术。所以,与空客大订单绑在一起的还有空客技术转让,双方签署了加强双边的航空科学、技术和产业交流、培训与合作的协议,并达成空客在中国建立生产基地的意向。

2,中共第二大收获是政治利益。尽管,法国是自由大国,也一向以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人权宣言》为自豪,历届政府也都声称认同人权为普世价值准则;尽管,在温家宝访法期间,有近百位法国国会议员联名呼吁希拉克、德维尔潘与温家宝会谈时,要求中国在人权维护方面采取具体措施,促使中国向民主社会转化;尽管,12月5日,总部设在巴黎的无疆界记者组织也发表声明,呼吁法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持续恶化及师涛冤案,声明指出,正当中国总理温家宝与法国签订商业合时,记者师涛正被迫在狱中劳动。该组织发言人巴塞尔先生指出:“中国总理此行是重要的经济访问,但双方只字不谈中国的人权和民主,这是人权为经济合作的再一次牺牲。经济是法中合作的重要原因,但不是唯一的原因。法国也应该就政治事务与中国交涉。师涛因表达言论自由入狱,被迫参与被剥削并严重危害他健康的劳动,(对政府)是耻辱的事。”

然而,法国政府更知道,既然是生意,当然要主随客意,在中共这个超级大款面前,最好卖的是空客及高科技,最不好卖是民主人权,只要卖主向买主推销民主人权,很可能砸了这笔大买卖,因为,买主最不喜欢的“产品”就是民主人权。温家宝的大方出手,也使法国政府有资本不在乎这些批评,并敢于限制人权团体的合法抗议活动。比如,在温家宝访问马赛的12月6日,马赛警方突遭阻拦已获批准的人权团体请愿活动,激起了法国南部媒体的极大关注与不平。

法国一向以启蒙运动发源地和重视人权为傲,但近年来在独裁中共的巨额采购的收买下,自由价值在空客大订单面前显得越来越渺小。法国媒体也因此感到超值惊喜,有媒体评论说,温家宝的法国行可谓双赢外交;还有媒体认为,自由法国与独裁中国之间的交易,用出卖普世道义换取巨大商业利益,值得!甚至还有媒体惊呼:中国总理给法国送来最大最好的圣诞礼物。

说到中共送给西方大国的“圣诞礼物”,让我想起因组党而被判十三年重刑的著名民运人士徐文立。在美国的持续压力下,他终于提前出狱,于2002年12月24日携妻子前往美国。对徐文立的获释,美国有媒体评论说:这是江泽民为了维持稳定的中美关系而送给布什总统的“圣诞礼物”。

尽管,中共送给两个自由大国的圣诞礼物,都是基于中共机会主义外交的权宜性考虑,但二者仍然具有截然不同的性质,送给布什总统的是“外交人质”,是中共党魁给美国总统面子,换来的仅仅是保持中美关系的稳定,却改变不了美国的人权外交和台海政策;送给希拉克总统的是“金钱收买”,是报答法国政府对独裁中共的支持,换来的是巨大的政治利益,让法国政府在欧盟内全力推动解除武器禁运,在台湾问题上支持中共的反台独立场,在人权和政改的问题上闭嘴。

其实,希拉克并非专门与美国作对的法国元首,法国人早在18世纪的大革命时期就开始贬低美国的“独立革命”,曾经用刀剑来表达帝国野心的拿破仑是法国人永远的骄傲。冷战时期,西方盟国各元首中最先与美国作对是法国强人戴高乐,为了突出法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他曾经说过一句被法兰西民族牢记的名言:“法国不伟大就不成其为法国”。现在的希拉克是“戴高乐主义”传人,也是在重大国际事务上专门与美国作对的西方元首,经常把“重振法兰西的辉煌”挂在嘴边,颇类似中共党魁把“致力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挂在嘴边。于是,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西方自由联盟因法德反对而出现分裂,但自由法国却与独裁中共结成坚定的盟友。

在国际政治中,自由国家基于利益的考虑而拿原则与独裁者作交易的丑陋,并非个别现象,但自由国家毕竟应该有起码的耻辱感,通常要用伪善来遮掩其不光彩的行为,至少要在面子上平衡一下经贸利益与普世价值之间的关系,而绝少赤裸裸的一边倒。但现在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已经利令智昏到毫不遮掩的程度,着实令人震惊。

在法国、在欧洲,在世界……自视为欧洲领袖并傲慢地对待东欧的希拉克,在自由联盟内部屡屡制造麻烦的希拉克,想与美国争夺世界领袖的希拉克,一度被视为反美英雄的希拉克,由于国内经济的不景气和德国新政府的诞生,似乎越来越陷于形单影只的窘境。故而,舍弃自由同盟的希拉克,环顾四周,如何面对未来,颇有些茫然无措,似乎除了投进独裁者的怀抱之外,再也找不到提升法国威望的方向。

然而,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保卫和推广自由不是免费的,出卖和亵渎自由也不是免费的。用出卖普世价值来换取既得利益,是政治上的鼠目寸光:是的,独裁者的“圣诞礼物”让法国对中国的出口额大增,可以减少逆差,但法国也必然要为此付出代价,极大地伤害欧洲领袖的政治信誉。

2005年12月15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2005年1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