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年初,两大媒体整肃事件震惊海内外,《新京报》高层大换血,《中国青年报》下属《冰点》被停刊。

我在《记住冰点及其杀手》一文说:“最后,我还要告诉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和现任中青报总编李而亮,作为助纣为虐的恶吏及媒体杀手,你们的名字也将被记载中国新闻史的丑闻录中!”

现在,我为自己的疏忽向李大同和《冰点》同仁道歉,因为我放过了最大的媒体杀手——中宣部。

虽然,直接宣布整肃两媒体的决定的都不是中宣部官员,前者是主管者《光明日报》,后者是团中央宣传部,然而,谁都清楚,背后的杀手非中宣部莫属。

《新京报》是南方报业与光明日报合办,光明日报是主管方。而光明日报是直属于中宣部的三大党报之一。据境外媒体透露,《新京报》高层大换血之前,在事发之前数天,中宣部某领导视察光明报业集团,专门针对《新京报》问题与光明报业集团进行关门会议。之后才有12月28日光明报业集团派出的工作小组抵达《新京报》,以集团党委名义宣布免去《新京报》总编辑杨斌、副总编辑孙雪东、李多钰的职务。

据《冰点》主编李大同的介绍,中宣部阅评小组多次刁难过《冰点》,此次停刊也是中宣部召集团中央有关负责人和中青报负责人开会之后,由报社的社长和主编向李大同宣布的团中央宣传部的决定。《冰点》副主编卢跃刚也介绍说,整肃《冰点》是中宣部极少数恶吏所为。

在我看来,作为团中央机关报的《中国青年报》,在大陆分类上属于“党报”。而对一家党报下如此狠手,绝非中宣部的小吏所能拍板,必有主管报刊的副部长的批准和部长刘云山的点头,才敢下手。

在中共执政史上,只有朱厚泽先生出任中宣部部长时期(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主政时期),提出过“宽松、宽容、宽厚”的三宽政策,为中国的思想界和新闻界创造过相对自由的政治环境。而在其他时期,中宣部的惟一职能就是充当独裁政权的舆论杀手,专门负责阉割社会的舌头。它管制媒体、操控舆论、压制思想、扼杀学术,独裁制度犯下的所有罪错都有中宣部的参与。

在古代中国,虽然因言获罪者要被割屌割喉、甚至要砍头灭族,可谓血腥和残酷。但皇权时代再残酷,也没有负责控制言论和思想的专门机构;而在当代中国,虽然废除了割肉屌的酷刑,但在精神控制上的严厉和精密远远超过皇权时代,建立了中宣部这样的专门机构。据焦国标先生的统计,从中央到各级地方政权和各类企事业单位,中国的四百万个大大小小宣传部门,雇佣了八千万人来专门从事思想控制(《开放》2005年12月号)。而怪就怪在,四百万个机构和八千万官员,每年要花费纳税人多少银两,干的却是专门限制纳税人的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脏活。

中国纳税人真贱,用辛苦赚来的真金白银来购买思想管制!

在明朝,中国古代的皇权独裁达到一个高峰,最醒目的标志就是“东厂”的建立。“东厂”在中国历史上的臭名昭著,不仅在于它的恶贯满盈,更在于它是制度化的秘密警察机构。时至今日,“东厂”的恶名仍然被不断提起。而中共政权建立的中宣部,实质上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东厂”,使控制言论和思想的邪恶权力制度化,也就是阉割人的灵魂或精神的制度化、日常化、习惯化、程序化,其恶性累累,可谓罄竹难书。

2004年,焦国标先生曾发表长篇檄文炮轰中宣部,他也因此失去北大的教职。现在看来,焦国标盘点出的中宣部十四种罪恶,包括愚昧、枉法、冷血、弱智、权钱交易、掩盖罪恶、蹂躏传媒人的是非感与正义感等,一点也没有冤枉了中宣部。

今天,中宣部扼杀了《冰点》,就是践踏优秀传媒人的是非感与正义感的恶行。

人有口,要说;有耳,要听;有眼,要看;而中宣部的职业就是封口、塞耳、遮眼,也就是不把人当人!

要问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我的回答是:它不是个东西,而是魔鬼的利爪。

中宣部是媒体的监狱,专门囚禁那些新闻界的良心。

中宣部是灵魂的杀手,专门扼杀那些向往自由的灵魂。

中宣部是喝足了狼奶的机构,每一次伸出魔爪,必有有良知的新闻人及其报刊被扼杀。

基于此,我呼吁新闻界、知识界和律师界的良知者公开声援李大同和《冰点》同仁!

如果我们不能为斩断中宣部这只灵魂杀手而齐心协力,无论是个人还是民族,都永远无法拥有自由的灵魂和自由的新闻!

2006年1月27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