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在2006年2月14日记者会上的发言,让我再次领教了中共官员的毫无廉耻,几乎个个具有公开说谎不脸红的老本领;也很佩服他们学到了与国际接轨的新本领,即便每天都在公然践踏普世规则,他们也硬要用普世规则来应对国际指责。比如,美国有“年度世界国别人权报告”,中国就有“美国人权白皮书”;眼下,美国国会马上要召开“中国的网路:自由或压迫的工具?”听证会,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就针锋相对地召开记者会,硬是援引“国际通行做法”为中共的邪恶封网制度进行辩护,还声言中国网制规则是从美国的《爱国者法案》学来的。

在记者会上,刘正荣副局长大言不惭地说:中国政府对网络的管理采取的是“国际通行的做法”,“我们从来没有想要控制互联网,所有做法的立足点是规范互联网,创造一个良好的秩序。……所以我不赞成用‘控制’这个词。”他还恬不知耻地声称:“中国至今没有任何公民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逮捕。”

同时,刘正荣再次对进入外国的网络公司发出利益要挟,他说: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巨大的,这个市场也是开放的,相信会有更多外国公司愿意来分享中国巨大的市场利益。他还暗示说:中国政府不会直接干预外国公司的营运,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公司应该知道如何进行合法的服务,具体怎么做是公司自己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位刘副局长所言的根据何在,但就我个人了解的事实而言,就能提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刘正荣所言,没有一个字是真实的。

例证一:先从我个人的遭遇谈起。在法律上,我是一个中国公民,而在中共政权眼中,我却象“不可接触的危险”,常年处在警察的监控之下。我也是个独立作家,经常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但我的文章无法见诸于国内媒体,而只能在境外媒体发表,甚至我的名字“刘晓波”三个字,也成为报刊、电视和网络的禁忌。

比如,在境外古狗搜索引擎上输入“刘晓波”,能得到528,000项结果,而把“刘晓波”输入“古狗中国”和“雅虎中国”,搜索到结果分别为21,000项和22,900项,境外是境内20多倍。

更过分的是,把“刘晓波”输入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得到的结果居然是:“抱歉,没有找到与‘刘晓波’相关的网页。”

也就是说,“古狗中国”和“雅虎中国”还算手下留情,多少能搜到2万项以上,而中国“百度”则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无怪乎昝爱宗先生撰文引用一位名为jiangj04的网友的留言说:“我不知道刘晓波是谁,我也不想知道。这么普通的名字,百度竟然搜不到,难道中国叫‘刘晓波’的都死绝了么!?因为一个‘刘晓波’,‘坑’杀了一万‘刘晓波’吗?”

我要质问刘正荣副局长,同一个词的搜索,在中国境内搜索与在境外搜索竟能有如此大的区别,究竟是中国特色的结果还是采取“国际通行的做法”的结果?

例证二:在中国国内,几乎所有境外的中文网站全都上不去,比如,西方知名媒体的BBC中文网、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德国之声、法广等,台湾的中央社、中国时报、自由时报等,香港的苹果日报、明报、争鸣、开放等,海外华人办的大纪元、博讯、多维、看中国、新世纪、观察、议报、北春、民主中国等,而只有通过“动态”、“无界”等代理服务器,中国大陆网民才能看到以上这些境外的中文网站。

我要质问刘正荣副局长,难道“国际通行做法”就是花大钱构建号称网络长城的“金盾工程”,设置敏感词过滤系统吗?

例证三:自互联网进入中国以来,中国出现许多个人的、民间的思想网站和时政网站,这些网站不同于官方网站和门户网站,它们突破了中共的封网,为大陆网民提供被官方封锁的敏感时政信息,登载异见人士的言论和组织网络签名,而这些致力于突破封网系统的民间网站,如“思想的境界”、“不寐之夜”、“文化先锋”、“宪政论衡”、“民主与自由”、“公民维权网”,几乎都有过屡关屡开、屡开屡关的经历。其中,“不寐之夜”被关过五十次以上,“民主与自由”被关过四十七次,网站主持人野渡先生多次遭到刁难。目前,这些网站已经从大陆消失。甚至连大学校园内的网站也遭到严厉整肃,北大的“一塌糊涂”被关闭,其它著名的校园BBS被“实名制”变成与社会隔绝的孤岛。

就我所知,还敢于刊登官方禁止内容的民间网站,只剩下服务器在国外、访问量有限的“自由中国论坛”和“递进民主”两家了。

我要质问刘正荣副局长:难道如此大规模封网关站和整肃高校BBS,又是那家的“国际通行做法”?

例证四:中国网民在快速增长,现在已有1.1亿,是世界第二的网络大国。同时,中国网络文字狱位居世界第一。黄琦、欧阳懿、刘荻、杜导斌、师涛、罗永忠、张林、郑贻春、许万平、李智等人,无一不是因言获罪的网络作家。另据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发布的2005年全球新闻自由现状报告:在167个国家新闻自由状况的排名表上,中国排在第159位,属于新闻最不自由的国家之列,已经有62名网络异议人士系狱,全球第一。所以,“记者无国界”才把中国行为政治异见的最大监狱。

我要质问刘正荣副局长: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中国的网络文字狱全球第一吗?

例证五:众所周知,美国的思科公司帮助中共建设网络长城“金盾工程”,多家进入中国市场的微软、雅虎、古狗,也都与中共的网络管制相配合。设立的敏感词过滤系统,“微软中国”还关闭过安替的个人博客。而雅虎最无耻,居然向中共警方提供用户的个人资料,在师涛案和李智案中扮演了“文字狱帮凶”的角色。

我要质问刘正荣副局长:难道这些来自自由美国的世界顶级网络公司都是没有受到中共政权的压力而自愿地践踏网络自由吗?难道你不知道在师涛案和李智案中,两人被判重刑的证据中,都是有雅虎香港公司提供的吗?

够了,足够了!以上例证充分说明,刘副局长硬把中国的“独裁特色”说成是“国际通行做法”,是在衣冠楚楚地公然向世界说谎,也是在堂而皇之地“拿屁股当脸”!

2005年11月17日,中共国务委员唐家璇出现在凤凰卫视的镜头中,他居然大言不惭地说:“中国的人权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国的人权不怎么样。”

为此,我在《唐家璇的脸皮真够厚》一文中指出:唐委员这种大言不惭的劲头,很有点硬是“拿屁股当脸”的无耻。而无耻者无畏,公开说谎不脸红且理直气壮。

我想,这段对唐委员的评论,也非常适于转赠给刘副局长!

2006年2月15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论坛》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