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交者:刘路 于 February 24,2004 00:22:53:

2004年2月9日,杜导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检察机关认定证据不足,退回公安补充侦查。消息传来,海内外网友欢呼雀跃,正对杜导斌成为第二个刘荻充满期待时,2月17日,新华网转载湖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声明,认定杜导斌“自2001年以来,先后撰写28篇文章在互联网上张贴,采取造谣诽谤的方式煽动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据当地公安机关侦查,杜导斌还与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联,接受其资助,并根据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的要求,在境内网站为其张贴和炒作煽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文章。”“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国的《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之规定,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舆论普遍认为:这则报道无疑对等著杜案出现转机的人们当头棒喝。

即使常年与中共打交道具有丰富经验的刘晓波先生都觉茫然。先生认为,中共对政治案件能够从黑箱操作走向有限公开,应该是一种进步,但罗织恶名枉加人罪似乎又充满了恶意。对中共此举晓波先生不知应该称道还是应该谴责,广大的网友更是喜悲交加,羞怒无常。那么,杜导斌案为什么会被退回侦查?新华社的文章又意味着什么?

我们先来看杜案的证据:

本人虽然没有看到杜案卷宗,但根据经验判断侦查机关的证据不会超出如下范围:1)书证,包括杜先生发表在海外的28篇文章,杜先生收到的海外稿费传单;2)物证,包括杜先生的稿费存折;杜先生收到的海外出版的三本书籍;杜先生的电脑;3)现场勘查笔录。证物提取笔录。搜查笔录。辨认笔录。4)证物清单。5)证人证言。6)报破案纪录。7)窃听的音像资料;8)杜先生口供。9)杜先生户籍证明。

公安机关用了两年时间收集的这些证据只能证明杜先生是28篇文章的作者,杜先生收到了这些文章的稿费,如果想落实杜先生被控的罪名,核心是考察杜先生文章的内容。检察机关认定证据不足,只有一种可能,即认为杜先生文章内容不具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特征。

本人之所以得出上述结论,是基于这样的逻辑以及经验事实:其一、杜先生是28篇文章的作者,杜先生取得了这些文章的稿酬这两个客观事实以杜先生的刚烈、正直的文人品格当不会否认,因此,这两个问题不存在证据不足;其二、文章是否具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功能完全由文章的内容决定,不存在深挖文章背后的动机问题,否则即是诛心,因此,不存在杜先生口供认不认罪的问题。其三、本人读过杜先生所有的在海外发表的文章,28篇文章当包罗其中,没有发现杜先生有煽动颠覆政权的言辞,最多是对当政者的批判、谴责。相反,杜先生还在一篇文章中呼吁:中共不是敌人,国安、公安也不是敌人,知识分子应拒绝暴力,坚持独立、自由的批判立场,和平推进国家政治体制改革(大意)。这与自邓小平先生以来中共历届领导人所宣称的推进政治改革的立场没有太大分歧,也在宪法35条41条规定的言论自由范围内,如何就成了煽动颠覆罪?

文章是否具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功能还要看被煽动的读者是否感受到了颠覆政权的信息,在这个问题上,检察官个人就可以做出体认。如果检察官读完28篇文章没有感觉到作者要他去颠覆国家政权,出于职业道德和做人的良知,他当然要“退回补充侦查”。(本来他应该做的是不起诉,但在当下的司法环境中,并不独立的检察机关只能以退回补充侦查的方式表示不起诉的意思)。这就是杜案退回的真实原因。

那么,湖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为什么打破常规发表荒唐的“定罪声明”呢?

其中原因被刘荻小姑娘一语道破:“这是冲检察机关去的。”

因为杜案根本没有什么证据可以再去补充,杜导斌的文章光明正大发在网上,他说了什么,想干什么,人所共知,苍天可鉴,孝感公安偷偷摸摸窥视了一年半,大张旗鼓侦查了半年搞不到有罪证据,检察院再退一个月,证据就会从天而降?再说,要想在一个月的补充侦查期间让杜导斌自证其罪更是妄想,杜先生铁骨铮铮,怎么可能在最后关头认罪自污?

刘荻毕竟在监狱待了一年,她一眼就看穿了这个秘密。

孝感公安无法取得证据,检察机关又不配合,面对汹汹舆情进退两难,只好孩子哭交给娘,把球踢给上级湖北省公安厅,本来杜案就是湖北省公安厅交办的嘛。于是就有了这份声明。

这份新华社转发的湖北省公安厅发言人声明无非想达到三个目的:

其一、欺骗社会舆论,尤其是警告、吓阻那些跟着签名的社会贤达、知名的学者、教授们,杜导斌不仅是一个写写文章骂骂政府的书生,而且是与境外反动势力相勾结意图颠覆国家政权的危险人物,小心跟着倒霉。

其二、威胁因杜案退查而兴高采烈的国内外自由化分子、跃跃欲试的异议人士,不要高兴得太早,这事儿没完。

其三、警告孝感检察机关以及法院,不要梦想着司法独立,杜案是政治案件,有罪没罪都得诉、都得判,乖乖配合吧,我们上头有人!

如果说从黑箱操作到有限公开是一个进步,这种公开也是对司法独立赤裸裸的公开干涉。湖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不同寻常的声明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那就是,为了镇压不同的声音,他们不惜撕掉法治这块遮羞的面纱!

大参考总第2184期(2004.02.24)